碧果◎大地就是這樣的簡單






碧果◎大地就是這樣的簡單



有時我站在左岸看右岸,也有時
站在右岸看左岸。看
你如何量度我與樹的存在


大地就是這樣的簡單
如我,只轉動著雙目
伸臂,在空裡空劃一道弧線
讓自己置身在球體之外
反身
把虛懸的
軀殼<
如 蒂落的花與葉
墜入
不可知與不可不知的 空白


所以
有時我站在左岸看右岸,也有時
站在右岸看左岸。
其實,位列為河的樣貌是我
僅只是 尋找
通往 自己的


自己。


(選自碧果詩集《一隻變與不變的金絲雀》臺灣臺北市文史哲出版社出版,文學叢刊 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