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萩●遠方


白萩●遠方



大沙漠如海夢寐了
我似帆影孤立
啊,怎麽連馬都瘦了
清脆的駝鈴搖落滿天黄昏


夕陽把我的影子拖得長長的
如古堡陷落,肩著滿身晚暉
我駐腳向遠方的七星喘息...


月下的宇宙似一面大圓盤
孤另另地我立其軸心,似
頂天的大石柱,沒有感情,沒有智慧
於是我振臂向地平線呼喚:
「遠方啊,明日」
「生命啊,花朶」


(選自白萩詩選,臺灣三民書局印行,三民叢刊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