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萩●叩門的手不再來




白萩●叩門的手不再來





叩門的手不再來
叩門的手不再來
曾有人
而我如花之心萎縮,萎縮於你的歌聲
在華燈之外
啊,讓記憶如風
曾有走過麥田沙沙,曾有江濤澎湃
曾有古鐘沉寂


而今眾音成曲,成一片
潺潺低訴之水,我衹是
一朵抓不住憑藉的蓮……


(選自《白萩詩選》,臺灣三民書局印行,三民叢刊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