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明通●夏朝末年


《夏朝末年》

诗/杨明通

夏朝是一个在时间上飘摇的朝代。---题记

如果一个人能忆起,我,桀。名履癸。
弓起来的瘦小身体只剩骨架
它是我家族王朝史的终结。我打量了地下
因饥病而刚刚死掉的
肉体,能擒牛虎,折断钩锁的身躯已经毁掉
这与挂在偏殿上的女性的肉体差不多
像时间上挂着的一坨坏掉的肉
往日时光已经流远
看看这个醒过来的灵魂
无辜的身体将成为野兽的饲料,而它将飘荡开去
像千里飞行的木头,在这美好而迷惘的时刻
我的爱妃妹喜不知为何没醒过来与我相见
她像一身美丽的轻纱包裹着一具干枯的尸体
我征伐有施氏时的战利品,她已经失去。
我飘离南巢,九夷已臣服于商
回想:鸣条之战
遍地都是拥有花这样生殖器官的植物
我却失去了先祖建立的监狱
失去了先祖制定刑法
失去了先祖制造的九鼎
失去了我的军队
失去了先祖造的酒
失去了我的玩乐的倾宫和忠于我的战士
几千条灵魂在天空狂舞,无比壮观
我曾经宣布我就是太阳,我就是她们和他们的太阳
他们是整个夏的英雄,如今
我已经没有足够的酒水去安慰这些亡灵
也没有能力去惩罚那些
背叛之人。商汤天乙,原来早就筑谋已久
“伐谋”,“伐交”
“伐兵”,“用间”
汤誓不过是他一个借口的书面证据
罪恶的人拿着他罪恶的证据进行他早有预谋的战争是为正义
两次停贡是试探,那时候新酿造的酒刚出来,爱妃妹喜尚在
先祖造的酒到今天已经不是原味,酒已经变商酒,打上了
新的漂亮的标志,夏人已经忘记了我
他们看不见:
商人蒙骗之后迟早将
继承夏人先祖建立的监狱
继承夏人先祖制定刑法
继承夏人先祖制造的九鼎
继承夏人的军队
继承夏人先祖造的酒
继承夏人的玩乐的倾宫和忠于我的战士
我经常谴责自身的欲望,而整个夏朝缺乏性爱的指南
这些背叛的人将获得惩罚
继承一个朝代的人迟早会继承一个朝代的性欲
我看见,被先祖治水的大河隐藏着无数孤独的灵魂
自从神话般的先祖大禹治水有功而成为部族联盟首领
启立国而称为夏,收买人心,每一顿都是普通
饭菜,善用人才,严格要求自己就
像商汤天乙后来学的都一样,而我失去了这个机会
北斗星旋转斗柄依然在旋转
我引诱这些无辜的灵魂,我开始收复失去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