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衣萍●無字的信


章衣萍●無字的信


我寫了半天的信,
仍舊是一張白紙。
我有滿腦悲酸的話,
只是寫不出一個頭近悲酸的字。

我寫了半天的信,
仍舊是一張白紙。
我那滿腦悲酸的話,
卻變成滿眼的悲酸的淚。

我寫成一封無字的信,
灑上幾滴悲酸的淚。
我拿出一個無字的信封,
用淚珠把它珍重封。

這是一封無字的信-----
這信中的意思無人懂得!
把它寄給我心愛的情人,
她的淚珠自然會把信中的意思看出!



(選自喻麗清編《情詩一百》臺北爾雅出版社出版。爾雅叢書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