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明通●一位超现实主义者干燥的嘴唇

楊明通●一位超现实主义者干燥的嘴唇


----致ET

一位超现实主义者,你忽略了真正的马肚子
你已经误点,在工交车上研究悖论的生成
进入凉快的厨房,你的脖子上长了兔肉
赤裸裸的鱼肠子,洋葱一片片
撕下蟒蛇的面具,仿佛美容油都擦在你的脸上
法国式炸土豆我不会做,我关注的是一团烟火
像逃亡者手臂上刺的花纹,发酵后的痕迹
父亲,我比你更加漆黑,覆盖的齿轮一样的多

一位超现实主义者,你脸上都是油漆
昨天,像超市里买的冻肉还未融化
看着窗子外面,盐水泛滥之后就是海水
你看着海水说,那时候欧洲还是一片黑暗
美洲还未出现第一个白人,不算太离谱
我与这个美妙的肉体相知
八小时的睡眠,你就会露出水面
露出你干燥的嘴唇,你和你的儿子
抽着超现实的烟火

豹,在空无一物的平原上奔跑
十分不幸,你的细胞在妄人身上被发现
火箭4.2千米/秒的速度下落
你提议在黏菌的溶液里游泳
窗子破了用胶布补上,气温总是下降
身子破了用胶布补上,无辜总是染病
胚芽破了用胶布补上,瘟疫总是喊叫
今天需要潜逃的潜逃,上水道和下水道一样干燥

痢疾进入你的体内,你往火里扔木头
对干瘪的川贝做一次认真的普查
嘴里都是不负责任的血,盲肠一条一条脱落
每天换一个标准的假发,每天换一条发炎的盲肠
你要保持蘑菇生长的湿地,你深知
洋葱,是超现实主义者最爱的食物
是他的隐藏起来的,裸的,面具

菜牛般的嘴唇,可以出卖你的承诺,他的野蛮历史
那个没肺的女人是你的最爱,对这个,你没有生理上的认识
把亡灵授给别人,结果,体内体外的逃亡者都是鼻牛

今天,你是裸脚的过马路者,他是一头公山羊
伸出体内长长的石头,伸进极权主义者的身体
砥舔他的恶梦和沾满口水的良知,这使你以为自己
拥有了有个尽善尽美的骨架,你的肉眼那样丰满
你努力绕过一只甲虫,绕过它俯瞰的世界,体验着田野的低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