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娟娟●越南遊記
廖娟娟●越南遊記


越南的傳統文化基本源於中國,民間節日也承襲了中國傳統,有春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等。越南的古代建築、書法、繪畫、佛教、傢俱、雕刻等方面,在藝術上主要也是源於中國。越南從古到今都是中國的友好聯邦,源遠流長,關係密切。胡志明更是印象深刻,他為了革命事業終身不娶,深受越南人民的崇敬和愛戴。越南一直是我嚮往旅遊的地方,2006年9月30日,《香港文藝家協會》應同仁冬夢率團前往胡志明市作四天的文學藝術交流,我有幸隨團訪問,讓我圓了多年去越南的夢。

我們訪問團一行於9月30日傍晚到達胡志明市,迎接我們的有《西貢解放日報》記者李偉賢,詩人余問耕、林小東、冬夢的三哥,正當大家興高采烈的剛拍完合照,看看天色已然昏暗,忽然一陣狂風吹來,我們連忙上車趕赴另一位記者楊迪生胞姐的婚宴。一路上我內心充滿了好奇和企盼,東張西望,只覺得兩隻眼睛都不夠用。胡志明市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不多,轟鳴的摩托車成了馬路上交通的主角,在雨中穿上雨衣的摩托車騎士和擠滿馬路的摩托車流甚為壯觀,簡直就是馬路上的雨中奇景。這個城市雖然樸實,卻也有可愛之處,因為沒有石屎森林擠逼,讓人與大自然有了更親近的感覺。

越南解放了30多年,現在卻已經與世界接軌,在經濟上急起直追,人們的生活水準也日漸提高。我們參加的婚宴就是一個縮影,婚宴的豪華隆重真使我有點意外。婚宴筵開70席,由具專業水準的司儀主持致賀詞,更有歌舞助興及帶領嘉賓又唱又跳,整個婚宴充滿了歡樂和喜興。我們的會長王一桃向新人祝福及送上表示大家心意的賀禮。我本以為這是世紀婚禮,但陪伴我們的偉賢告訴我他姐姐結婚時更是筵開100席。由此可知越人之豪氣、好客和結交甚廣,同時也印證了越人生活水準的富足。

10月1日是我們第二天的行程,我們到錦麗(Pho Le)牛肉河粉專門店吃早餐。越菜特點微酸、微辣、微甜,魚露香花草和青檸檬是必不可少的佐料。我們各人因怕生牛肉吃不慣,所以全要熟的,但經冬夢向我們熱情介紹生牛肉的特色後,我們興趣盎然的全改吃生的。其實“生牛肉”並不是生,只是將熱騰騰的湯汁將牛肉澆熟,這種烹煮法很新奇。我們各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又來一杯香濃咖啡。原來越南咖啡水凖不錯,我們的忠揚主席幾乎每一頓餐食都來一杯咖啡,看來他對越南咖啡情有獨鍾。這間牛肉河粉店沒有特別的裝修,很像香港大排檔,但卻門庭若市,可見經營得法,味道的確與眾不同。

往古芝地道有75公里的路程,一路上陽光護送著我們,沁涼的風吹來,十分的舒適愜意,這麼好的天氣令我有點驚喜。偉賢告訴我,昨晚颱風在本地以強勢登陸,但今天卻風和日麗,難道颱風也有情,不忍破壞我們的行程?它移往別處去了,成全我們渡過了一個愉快的旅程。

一個小时的車程,我可以慢慢地欣賞這個有〝東方巴黎〞之稱的城市。胡志明市原名是西貢,它是越南的經濟、文化中心。聖母院、紅教堂、市郵政大樓是這個城市最具氣派,最有代表性的法式建築物。街道兩傍有很多優雅的咖啡茶座。越南人對於戰爭中的愛國民族英雄十分緬懷和崇敬,這種情結在生活中處處表現出來,許多街道皆以英雄人物命名。車子穿過2月3日街,偉賢告訴我還有老子、莊子街,可見越人對先賢也同樣十分尊崇。胡志明市最高的商樓只有33層,僅二座,當車子經過西貢公園時,我看見一大片樹葉婆娑,修長挺拔,十分秀麗的樹木,偉賢告訴我那是酸枝樹。酸枝我一點不陌生,那是昂貴的傢俬木材,但第一次看到這麽大片的原生酸枝樹,還是令我驚喜。它使西貢公園披上迷人的色彩,更加令人沉醉。在這裏很少看見身穿白色高叉旗袍,長髮披肩的女子,這使我多少有點失望。反而時而看見穿吊帶露背的妙齡時髦女子坐在摩托背後,摟著她的情郎飛馳而過。也有穿著似是睡衣的女士悠然自得的穿梭於於鬧市之中。可見時代發展和不斷交替,傳統的東西越來越少了。

很快我們便到達古芝地道,在現場的實景和錄影資料介紹中,我深深感受到越人抗美救國的不屈不撓的精神。古芝地道長達100公里,通道縱橫交錯有如蜘蛛網,裏面有學校、醫院等一應俱全。這是一座獨特的建築工程,古芝地道展現了越人的聰明智慧。即使在艱難困苦戰亂顛沛的情況下,他們也不忘教育,他們可以忍受貧窮,卻不能忍受無知。白天打仗,晚間在地道仍載歌載舞自娱自樂,生活艱辛和戰亂也無阻他們嚮往美好生活的情懷。他們是這塊土地當然的主人,任何侵略者都會被趕出去。今天古芝地道用歷史的事實告訴人們:他們是最終的勝利者!

從古芝道返回西貢,我們在總統府(現名統一府)對面的一間著名的越南餐館(NgonAn)午膳。這間餐館集南北小食於一身,可以稱得上越南小食天堂,有許多來自不同地方的遊客濟濟一堂,氣氛熱鬧非常。廚師即時製作的美食,炸春捲、蔗蝦……各樣美食甜品應有盡有。我們一眾18人鬧哄哄的歡聲笑語充滿了這間食肆,大家邊吃邊天南地北無所不談。這頓飯的費用真嚇人,吃了96萬元越幣,我笑言在這裏做了一天超級富豪,眾人也因我的豪爽詼諧報以掌聲以示多謝。其實王雲山畫家,鍾存理書法家接著比我更豪爽。我們花得開心,吃得盡興,特別使我留戀的是“三色冰”,它是越南有名的飲品,到越南不可不試,其香滑可口,令我回味無窮。與眾同樂真是一種幸福。

午膳後我們繼續行程,我們一行15人拜會居住在堤岸的華人美術會會長張漢明先生。堤岸是華人聚居的地方,有50萬人之多,在張漢明先生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中國人的驕傲。華人在越南備受尊重,經常會受到國家元首的接見。張漢明先生一臉祥和,他向我們娓娓道來他的藝術生漄:開始他是一手拿錘,一手拿筆,既要從事藝術,也須先解決生活。後來他開設工廠從事商業,以商養藝,現在他是越南顯赫的人物,熱心公益,是一個慈善家。他所捐贈的學校多達20多間。他的畫在拍賣中創下一幅1億5千萬越幣,兩幅合共2億1千萬的記錄,拍賣的收入全數捐贈醫院,他造福社會、造福人群的精神使人非常敬仰。藝術是把生活之美昇華,我們不必到大自然仍可在斗室與山水對話,與花鳥耳語,讓視覺享受生活之美,我們在享受生活之余同時亦可惠及他人,這才是真正的藝術人生。

張漢明先生不但妙筆生花,原來書法也堪稱一流,《香港文藝家協會》真是人才濟濟。歐鞏華先生詩興大發,以張漢明先生名字寫了一幅對聯〝漢學源流深浩海,明光普照朗晴天〞。即席揮毫,筆走龍蛇,不一會兒便把對聯寫好。我們的理事書法家鍾存理亦以飄逸書法,贈上一句〝弘揚文藝之光〞送贈給张漢明先生。主人與客人份外的投緣、互相切磋書法藝術。這一天對我來說甚有收穫且極具意義,我親眼目睹藝術家的精湛造詣,令我歎為觀止。

晚上我們《香港文藝家協會》的全體成員與〝尋聲〞詩社及多位胡市的詩人共進晚餐。〝尋聲〞詩社的詩友都很年輕,有的只有10多歲,真是前途無量。喜見這麼多年輕人熱愛文學,可見他們的社長冬夢精神可嘉,他為年輕人提供網站寫作園地,每個人都有開始,文學不是大文豪的專利,只要對文學有興趣便可投稿發表文章。這種提掖文學愛好者的精神和做法實在值得讚賞、鼓勵、提倡。

晚會上我們每個人各施己長,王一桃會長以充滿感情的聲調朗誦了普希金的名詩《紀念碑》、蘇東坡的名詩《水調歌頭》。晚會更是在王會長抑揚頓挫的演繹下把氣氛推向高潮,人們報以熱烈的掌聲。我們《香港文藝家协会》最年輕漂亮的才女朱茵小姐亦在晚會展示其芭蕾舞舞姿。駱賓路先生暢談他的《一粒荔枝》的故事。黃統才先生席間發揮其特有的文彩,寫下一首〝丙戍秋遊越南〞——〝老來喜得越南遊,罷卻干戈三十秋。浴火鳳凰生息後,騰飛亞太樂悠悠〞。詩人餘問耕很快把它譯成越文刊登於報章。詩人吳順忠先生以粵曲舒發了他對生活的熱誠。文友代表陳燿祖以越語演繹了中國的民歌,余問耕朗誦詩歌,晚宴上大家相交甚歡,水乳交融,恍惚是相識已久的老朋友。良朋相見話語滔滔不絕,我們分別時,此情此境久久縈繞在我的腦海——〝但願人長久〞。

10月2日是我們第三天的行程,我們前往民族文化藝術會進行拜訪交流,當天有畫家、古詩詞、書法家、文學家到來與我們大家相聚。王一桃會長、忠揚主席、王雲山畫家發表了講話,高度讚揚越南華僑對藝術、文學、宏揚中華文化所作出的貢獻,並鼓勵共同努力攜手邁向文化藝術的殿堂。

我們的《香港文藝家協會》的林小枝小姐,是大名鼎鼎林煥平先生的女兒。他的父親是魯迅先生的好友,曾是文學界紅極一時名人,在藝術文學方面有很深的造詣和貢獻。她的畫不拘一格多元化,有傳統的風韻,又有現代意境,獲得好評。她笑容可掬、親切、友善,對我這個才認識數天的朋友竟然相告秘密,其純真由此可知,我當然會信守她的秘密。

其間歐鞏華先生代表《香港文藝家協會》贈送字畫,我們參觀了會舘的畫及書法,牆上掛滿警世言文詩句,字字珠璣,導人向上、向善。我呼吸文化的氣息,感受簡潔淳樸的美感,文化藝術提升人們心靈回歸大自然純真的境地,書法是心靈的藝術。牆壁上的一幅字畫引起了我的共鳴〝人是自己的品質,人生的塑造者,培養者及命運的構築者〞。我相信品格是可以塑造的,仁愛、寬容、謙遜、忍耐、正直、慷慨是美好品格不可缺少的元素。文藝交流展露個人才華的同時,應該有更大的使命感,就像張漢明先生那樣,取諸社會,還諸於社會,宏揚文化,讓人的心靈回歸真善美。

10月2日下午我們前往參觀戰爭遺跡博物館,在這裏我們聽到歷史發出的浩歎,看到血漬斑斑,屍骨殘骸,聽到婦孺的淒泣,亡魂的悲鳴……令人驚憟地向人們訴說戰爭的殘酷,和今天的和平來之不易。歲月帶走許多東西,亦留下許多傷痕,還有永遠揮不去的情懷。我默默地向不幸者致哀,感謝他們使我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幸運,看過了這些殘酷的圖片後我將會對生活多些體諒和包容。我讚賞胡志明立憲的其中一條:〝人人生而平等〞。和平友愛,和諧共處才是人們嚮往的美好生活。

10月3日早上我們接過了偉賢送來仍散發油墨香味的《西貢解放日報》,頭版刊登了我們到訪的消息,可見政府對民間文學、藝術交流的重視。偉賢在四天的行程裏一直陪伴在側,每到一處都熱心的為我們講解地方風土人情、歷史、文物等。年青的他博學多才,很欣賞他從小就有寫筆記的習慣,對文學的追求如此熾熱,在當今年青人中真是少之又少。記者這份職業與文學相得益彰,他是幸運的,祝願他在文學路上更上一層樓。詩人余問耕憨厚熱情有內涵,給我留下難忘的印象,林小東靦腆的笑容可愛又活潑,令人疼愛。多謝偉賢、余問耕、林小東三位朋友相伴使我們享受了一個非一般的旅程。冬夢雖然是同仁,我在這裏還是向他說聲謝謝,因他的緣故,我們才有幸增廣見聞,此行他的確勞苦功高。再一次代表《香港文藝家協會》說一聲道謝。

當我們還沉浸在友好熱烈的氛圍中,享受著相知、相識的美好情誼時,四天緊張而又豐富多彩的文化交流之旅就要結束了。離開的那天早上,我們在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曾經用餐的餐廳作道別,大家依依不捨的神情溢於言表。其間我想起了陳燿祖先生說過的:“桂林是小家碧玉,下龍灣才有大將風範。”一句話,更勾起了我重訪越南,一睹下龍灣風采的強烈情愫。朋友們!希望我們能盡快在這片英雄的土地上再相聚。別了越南,祝福您國家富強,人民幸福!再見,親愛的朋友們!美麗的下龍灣請等待著我們吧!


廖娟娟 23/10/06 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