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鶴●雪


雲鶴●雪


很抱歉
一裝進信封裡就全融了
看來只許想想,沒可能
寄去,你畢生未見而渴於一見的
祖國皚皚的
白雪

讀完信時,太陽
正以熟悉的眼神
讀著我
且奇怪,為什麼
我竟如此固執地去愛
祖國的嚴寒?


(選自東南亞華文詩歌國際研討會論文集《蕉風華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