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牧●蜻蜓


楊牧●蜻蜓


那是前生一再錯過的信號,確定
且看她在無聲的靜脈管裡流轉
惟有情的守望者解識
於秋夜扶桑,網狀的纖維
如英雄冒險的行跡,歸來的路線
在同一層次的神經系统裡重叠
分屬古代與現在,綿密的
炬矱空間讓我們以時間計量
緊貼著記憶,通過明暗的刻度
發現你屏息在水上閃閃發光

亢奮的血色髣髴是腥臊,豐腴
而透明,滿天星斗凝聚俄頃的
冷燄將她照亮,掃描:
點綴雁蹼和蠶足的假象,且逆風
抵制一閃即逝的鵝黃鸚鵡綠
在我視線反射的對角
遙遠的夢魂一晌棲遲
陡削不可釐降,失而
復得,我的眼睛透過瞬息
變化的光譜看見她肖屬正紅

還有比你更深不可測的
是那淺淺纖細且薄的翼,何均勻
一至於此已接近虛無
想像那飜飛之姿怎樣屢次似本能
將它對準風向調整,左右
平舉:在靉靆雲影間導致一己
空有感性的條狀軀猶不勝其力
忘情互動,將單一
於盤旋反覆之際繁殖成功為多數
並且,全自動滑翔高過新犁的耕地
比蜉蝣更親,比孑孓更短暫,屈伸
自如且温柔無比,複眼有
水光浮動,斜視我前足緊抓
她張開的翅,口器咬嚙後頸寒戰
不已;尾椎延伸下垂至極限
遂前勾如一彎新月,凌空比對
精準且深入,直到無上的
均衡確定獲取於密閉的大氣---
靜止,如失速的行星二度撞擊
有彩虹照亮遠山前景的小雨


(選自楊牧詩集《介殼蟲》臺北洪範文學叢書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