羈魂●我是一棵斷鋸的梧桐


羈魂●我是一棵斷鋸的梧桐


我是一棵斷鋸的梧桐
讓依然茁壯的枝梢
 還在吐蕾的花蕊
默默移栽
一片全然陌生的沃土
深冀
同樣的煦陽不同的養分
可以如常引逗
雲影風聲,噢,蟬鳴鳥噪
只是
無根的强插究能復展
幾許往昔的婆娑?
再度萌蘗的嫰芽
恐怕也未能復長
憑誰識辨啊那瓣瓣奇葩

我是一棵斷鋸的梧桐
任仍堪拱把的株幹
 尚沾泥絮的根鬚
牢牢守待
一方熟悉不過的富壤
苦盼
未脫的表皮猶存的堅實
可以如舊見證
沙印苔痕,唔,蛩吟蟻語
只是
失葉的殘軀究能化合
點滴漏落的餘光?
不意徒增的年輪
相信更難以重轉
蠢然欲動啊那片片風雲

我是一棵斷鋸的梧桐

兩地不同的春秋
於鳳凰也不願棲止的
縫隙之間


(選自羈魂詩集《回力鏢》香港明德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