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長安行

大荒●長安行

----致西安詩人沈奇

一路平安否?
還好。只是臨降落的時候
機翼同長安一片月蹭了一下
讓我飽受一場虛驚
相視一笑
我們倣李白少年行
踏進一家胡姬的酒肆

天傾西北,地陷東南
專演歷史大戲的舞臺,塌了
提三尺劍宰割天下的人物,去了
漢唐的霸氣雄風,只能
從馬踏匈奴與昭陵六駿兩宗證物
想像其髣髴了
而詩鬼的謦欬,字鬼的音容
則忽隱忽顯,時左時右
我一一邀請他們上輞川別業
以紅泥小火爐
煮酒清談

循送元二使安西古道出城
竟屢屢跟不上渭城曲的韻律
你贈我一條可以生元氣的肚兜
笑說:看來似乎是
尊兄健康欠佳,遊興特佳
碰上王維這首絕唱
平聲太少,仄聲太多

依稀是秦風
一吹,便到了海關
隔窗揮別
恍然你是從秦俑中走出的書生

附記:〈送元二使安西〉與〈渭城曲〉是同一首詩,王維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