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我在地攤買了幅唐寅假畫

大荒●我在地攤買了幅唐寅假畫


什麽畫?
唐伯虎古畫!
你不信我
恰猶我先前不信小販
捲在泰順街地攤恍如一條老貓的尾巴
會是唐寅的真跡嗎

且慢責我買片抹布回來
掂掂這分量,足足上四百歲了
唯故宮沒著錄,乾隆沒蓋章
只能讓人當份淡禮,做做秀才人情
最值錢的日子是紅衛兵把它祭成一張罪狀
把某共產黨員打成右派
之後,也就下廢紙簍了
幸虧拾荒老王比米田共多聞,還曉得
這舊絹上的名字是個風流才子,主演過好笑的三笑姻緣
才沒拿去生火

真假唐寅
讓鍳賞家去傷腦筋吧
看這煙村四五遠山含翠
當你喚我晚餐
獨立陂頭那負手遠眺的士人忽然應聲回首
你就明白……一千元
在彼為貴賣
在我為賤買

(選自大荒詩集《剪取富春半江水》九歌文庫 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