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媽媽的菜簍子

媽媽的菜簍子       ◎燕子◎

我是跟著媽媽的菜簍子長大的,每天的菜簍子裡,總是有我們每人愛吃的一樣菜,  媽媽是用愛的火煮出滿桌的營養及風味小吃,媽媽用愛一層層鋪滿了菜簍子,  如此純樸,如此令人回味!

田園風味的種種蔬菜瓜豆及雞鴨魚肉蝦,在媽媽的巧手裡一煮,都成了美味的盆中餐,把我們一個個養得白白胖胖健健康康。媽煮的菜,是從不放味精的,只用油鹽生抽蔥蒜胡椒辣椒調味,每天清早穿大襟衫裹小腳的媽媽都要趕街市,提著空空的菜簍子去,回來時總是滿滿漲漲的,風雨不改,每逢下雨天就會很麻煩, 媽媽要披着雨衣,拎着菜簍子,卻從不捨得坐脚踏三輪車回家,說一刹就到了,   坐什麽車呀!媽媽的菜簍子裡,教會我們的,是樸實無華,腳踏實地。也曾裝着我們的童真與故事,記錄着我們成長的歷程與心聲。
 
媽媽的菜簍子是用削成扁細的藤條編成的,菜簍子寬約四寸高約五寸闊約一寸,   軟硬適中,裡面都裝滿一天要吃的菜,每天的菜都會變換的,魚呀肉呀,總佔了一小菜簍子。我每個禮拜天都一定跟媽上街市,安東街市一剎就到了,只過兩條馬路,先走進街市裡面的小吃檔吃豬腳粉,總要吃個兩碗,那個上寬下尖的碗,  像一頂倒轉的草帽,裝著白白粗粗的粉條,加上幾塊切得薄薄的豬腳片與一兩個豬腳尖,兩條炸蝦條,再盛滿上湯,熱騰騰的直端到我們的手上,加上粒粒蔥花及粗胡椒粉,紅紅的新鮮碎辣椒及切成小塊的檸檬就擺在檯上。 搯一塊檸檬,  舀一羹鮮辣椒,好吃得要命,之後再去吃一小碗椰漿眉豆,摸摸肚子讓媽媽牽著手走去魚攤,我最怕進魚市場去,又濕又腥,媽喜歡買一條條黑黑的裝在高約十分圓徑約八寸的大白鋁圓盆裡游乾水的生魚,裡面只放淺淺的水養著二三十條魚吧,都在擠迫中游動或跳躍,選中那條,賣魚的就把滑不溜手的魚抓起放在秤上秤,講定價錢後,那賣魚的安南婆,真夠兇的,一手用布按住魚身中段,不讓滑走,一手持木棍打在魚頭上,打到魚頭的黑皮剝掉全身不會動了,就放在砧板上,   按住魚身,用又尖又薄的刀,把黑魚鱗從魚背往下削,再從魚肚削上魚背,如此幾圈,像削蘋果般把整條魚身的魚麟削得白白淨淨,魚頭是較扁的,身是滾圓的,   然後把魚肚剖開,把腸子拋掉,只留下一個魚膘,或幾條長長黃黃的魚卵子,把尾巴斬掉,如此熟練而乾淨利落,用草繩把魚身綁緊,打個活結,在手裡提著,  就收錢了,找回的錢都是有腥味的,媽媽會趕緊把它用掉。

有一天與媽在魚攤子轉,那時我才七八歲吧,卻讓人給牽走了。一攤攤一檔檔的活魚,都把我的視線引開了,不曾留意到那牽著我的手的竟不是媽媽,到媽媽發現時,我己被牽到老遠,還記得媽媽發狂的跑來,在那個安南婆手裡把我搶過來.   大聲喊搶孩子,我才知道被牽的手不是媽媽!那個安南婆急忙鑽進人堆裡跑掉了。

媽媽很會選黃花嫩雞,毛色要純得好看,雞冠要紅得鮮艷,還要撥開雞屁股看有沒有生過蛋,每個月總要抱三四隻雞回家做粉絲雞湯吃。

魚呢是每天必有的菜,每天都有不同的魚吃,筍殼魚呀、鯽魚呀、石斑魚呀、放木耳金針蒸來吃。黃花魚呀、白倉魚呀、熟魚呀、都是煎來吃的。有一次我一定要媽讓我親自煎魚,媽是很不放心讓我煎,看媽媽煎得那麼輕鬆火喉搯得那麼準..  一條很大的白倉魚,一下鍋就給我煎得焦黑,火太猛了,立刻把扁鍋離火放到另一爐灶上, 把魚身翻過來,有了點經驗,這一邊倒是煎得金黃色很誘人,放到碟子上,當然是黑的那邊朝下,上桌後金色的那邊很快吃完,翻過另一邊,看到爸爸的眉頭皺了皺,媽正想罵我,爸已夾了一大塊吃,對媽說,燕子煎焦的魚也很好吃呀!我真感謝爸爸的體諒,讓我逃過媽媽的一頓罵,更豉勵了我的“失手”以後我煎的魚,就沒有再失手煎焦了。

蝦仁或魷魚片炒黃瓜,蝦米炒韭菜、鼓汁蒸排骨、 鹹魚蒸豬肉、梅菜蒸豬肉、黃豆芽煮豬肉、黑豆腐乾子炒芹菜肉片、牛肉小炒、絲瓜瘦肉滾蛋花湯、西洋菜瘦肉的老火湯、滾豬肝腰子湯、薑片熬牛筋牛肉湯、冬瓜瘦肉湯、白菜熬瘦肉、,   大頭蝦與切塊的生魚用魚露一起鹵、放幾條鮮辣椒, 色香鮮辣俱全,這都是媽媽的撚手小菜。每天一湯四碟菜外另有一碟長命菜,就是鹹酸菜炒蒜蓉與辣椒!   吃到沒菜吃了就吃它,連吃幾天都吃不完,越炒越香,螃蟹上市的時侯,幾乎每天的飯桌上都有一碟薑蔥炒蟹,我們都愛吃,除了爸爸,爸說蟹吃不到肉,還弄到手也髒了,還要花時間去剝,我最喜歡吃螃蟹,也喜歡斬殺它。因有一次“遲”(註)螃蟹,給蟹鉗咬住我的食指不放,急得把蟹鉗斬下,還是不放,鮮血已冒出,我痛得眼淚直流,十指痛歸心呀,後來是爸用蠻力把緊夾著的鉗子掰開,我的手指才沒斷掉,所以以後“遲”螃蟹,我是用筷子使勁的盡量發揮我的惡毒心腸,猛力向蟹肚插進去,直到螃蟹的八把剃頭刀兩把剪刀不會動了才再支解。

媽媽喜歡讓我切肉切菜,蔥絲薑絲辣椒絲,因我切得很細,有幾次我把用報紙包著的豬肉,從菜簍子裡取出,用水洗了又洗,切片之後,又用清水浸過,直到撈到碟上時,己是白白的一點血色也沒有了,當然也把肉味全泡走了,真把媽媽氣壞了。

賣肉的攤擋,是用白瓷磚砌起,約一尺高,瓷磚上是用粗鐵絲框圍著,是四方大洞的粗鐵網,上面橫欄上掛著半隻半隻的豬,掛成人立,豬眼半睜像朝著我看!嚇死人了!那天買回的豬肉,我肯定不吃的,而那陣肉腥氣,往住令我作嘔!幾次之後,媽媽就在吃好早餐後,繞去街市外圈的地攤上先買蔬菜,水果香蕉等,   叫我先提回家,媽就去魚肉市場繼續買肉。
 
媽無論買些什麼瓜菜,都要叫賣菜的人添一兩條蔥,像是慣例,賣菜的人也好像是必然的一樣,一大綑蔥就放在蔬菜旁任人添拿。
 
有時媽少買了一兩樣菜,不夠吃,就去中正學校斜對面那檔在下午四五點開檔的燒腊車檔去“斬料“。 那燒腊車檔會推在固定的小巷口賣,燒鴨、叉燒、鼓油雞、  鹵雞腸鴨肫雞血等自家燒烤的小買賣,不到一個小時就全賣光了。尤其是燒鴨,  燒得鴨身紅亮誘人,脆香好味。半隻燒鴨,半隻油雞或叉燒,就攪掂了還算豐富的晚飯。我們都很喜歡“加料“。有時,媽怕菜不夠,也會叫我去附近的小雜貨店去買七八個用黑灰裏著的鹹鴨蛋,媽教我要拿在手裡搖搖,不一定要揀大的, 要聽聽聲音是否沉實就是好蛋,我很像很喜歡做這些小差事,買回家又可剝刮黑泥,   把刮光黑灰泥的蛋放進淘米水裡一個一個慢慢摸慢慢洗,也等於可玩水一番, 之後又用乾淨清水過洗乾淨,準備放進快乾水的飯鍋裡焗熟,吃飯時先把蛋一個個從鍋裡挖出來,那也很好玩的,飯鍋裡留下一個個窩窩,熱燙燙的把蛋殼外的飯刮淨,用小刀把蛋切成二或四瓣,那流油的蛋黃香,真好吃。是妹妹還是弟弟吧專吃蛋黃,把蛋白留給我,我也照吃,雖然很鹹,但拌在白飯裡也是很好吃。

媽也炒過幾次吐完絲的蠶蛹吃,也很香脆可口,當生意不好的時侯,爸就有藉口嚷著吃  “腳庫“   即豬腳湯粉, 其實大家都愛吃。 爸說,吃了腳庫生意好!媽就會買兩個豬腳回來,那細細的毛要費神拔掉,買三四公斤新鮮越南瀨粉回來.   也放些小明蝦,煮好後,灑上蔥花胡椒鮮辣椒及鲜檸,都暢快的大吃一頓。

還有晚上宵夜的糖水紅豆沙綠豆沙或桑寄生蛋茶呀,冰糖呀,都是下午吃好午飯再去街市買的, 也是從菜簍子裡拿出來的,木瓜呀香蕉呀橙呀橘子呀,也都在下午太陽沒那麼猛的時候, 則由二姐再提了菜簍子去街市外圍地攤檔去買的。
牛肚子即大菠蘿蜜,是弟弟長大了常到街市抱一整個回家吃, 而媽媽通常只買切開後的四分之一,因太重了,媽說菜簍子裝不下,每天媽都會清洗菜簍子,晒乾後明天再用,所以媽媽的菜簍子是保持得很乾淨的。
      
爸爸有時吃膩了茶館的東西 ,不知道早餐要吃些什麼,媽就說到安東街市的小食檔去試試吧,有很多小食都很好吃的,豬紅粥呀蒸腸粉呀、Bun Rieu呀、Bun Than 呀、牛肉丸粉呀、糯米綠豆團呀,、各式黑綠糯米包綠豆椰絲,三色椰漿甜品,薑糖豆腐花、Che Dau, Xong Cac  等。  好吃極了!但卻引誘不到爸爸,爸是從來不走進街市的!每天過早過中都是上茶館吃的,男人家怎好進街市,我又不是婆娘們,這是爸爸的論調!

湖北人年三十晚必吃的年菜十碗,所有的菜都是媽媽一簍子一簍子的提回家做的.   魚片湯、豆腐丸子,用米磨成粗粉末,拌着唐奧菜蒸,、拌着肉蒸、拌着魚蒸、拌着蓮藕蒸、粉絲金針木耳雞湯,牛肉炒紅蘿蔔絲,木耳絲拌豬肉碎及粉絲蒸蛋,  另外還有鹵牛肉豬肉雞肉塊及捲成球狀的海帶、饅頭。一道道湖北家鄉團年菜,  都是媽媽辛勤的一定要我們嚐到而要我們千萬不能忘根的菜,要記得自己是湖北人。

菜簍子換了一個又一個,其實媽不必要親自去買菜的, 二姐、妹妹與我也會上街市,但媽總是不滿意,說錢又花了菜又不好,還是把這差事攬上身。有一個時期也請過傭人買菜煮飯,媽也是嫌這嫌那的,換了好幾個人,最後還是把菜簍子提到自已手裡就沒話說了。而媽媽有時感到很疲累的時候, 提起了菜簍子就會嘆著氣說今天不知道要吃些什麼菜,我幾時一鑽到泥土裡去,   就不用再提這菜簍子了!媽的話會令我傷感好久!但當家裡人提起菜簍子上街市,没幾天她又不合意了。
 
一晃我也到了媽媽當時的年齡了!但往事卻還那麼清晰的印在我的腦海裡。那賣湯粉的安南婆還那麼清楚的活在我的印像中。媽媽的菜簍子裡,有豐富的人間烟火味!有深深的慈母心!媽媽的菜簍子,與她提着菜簍子的身影, 如此深刻的留在我心中。人已去,只餘空空菜簍子,但從菜簍子裡煮出來的菜餚,卻永遠香在我們的心裡!媽媽的每一滴愛都响在我們的回憶中!

註:“遲”字是湖北話,即宰殺剮的意思。

-----寫於  10.05.2009 母親節. 德國 

回應
冬夢是俠骨柔腸,詩劍一揮,什麽題材的絕招都揮洒自如,慧慧是太謙虛了!如燕子當年被拐走,就不能與冬夢及尋聲詩友結下詩緣,這才是我的損失呢!
留言 : 燕子, 09-Oct-28, 03:59:18
燕子寫親情的文章總是那麼感人,這篇文章我貼了很多次都不滿意,因為心情太沉重了,所以令自己讀來再讀,連帶情緒也不能夠完全集中。話說回來,幸好當年燕子沒被壞人拐走,否則尋聲的損失可大了。慧慧要我多點向燕子學習寫這類的題材文章,可能她眼淺,情緒易受波動,但我是男子漢又如何?不流淚並不代表自已個性堅強,是嗎?燕子。
留言 : 冬夢, 09-Oct-27, 12:58:33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