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滿足

滿足          ◎燕子◎  

  

我把衣物塞進洗衣機,  看著它轉,   這就是把責任交給了它!   我又可以去做我要做的事情!  不用把時間花在辛勞裡,   而耽誤了自己想做的事!

我突然感到很滿足!  想到我的前半生,   洗衣機還不普遍的前半生!   洗衣服成了我最大的苦差!  那時候我老是想,   如果有機器代替了要花那麼多時間,   費那麼多體力去洗乾淨每天都必需去做的刻板工作,  那該多好!

家裡只有爸爸與大哥的衣服是洗衣公司一週兩次上門來收髒衣同時也送來燙疊得堅挺整齊的衣服,   爸與大哥都喜歡穿白衫白西褲或淺土黃色的西褲,   奇怪,   印象中他們都很像沒有穿雜色衣服的!   每個月結帳一次!   記得那個收送衣服的人,   是個身材健壯的人,   喜穿短袖衫與齊膝的短西褲,   穿襪子與球鞋,    給人很整齊的感覺!  總是在黃昏時候踩著一架改裝的三輪車,   後面一輪像單車,   把手處是連著像火柴形的密封車箱,   寬約九寸,   長約一碼二三,   高約六七寸吧!   車箱左右是兩輪,   很實用的!  掀開一半箱蓋,   裡面是燙疊好的衣服,   另一半則是放髒衣服的.   兩邊都有鎖鎖著!他送來的衣服上面都夾著門牌街道的小紙條,   另外拿一本較大的本子,   是簽收用的,   寫明數量,   收貨日期,   拿走多少衣服等!   他好像不會笑臉迎人的,   話也不多,   一句廣東話的  „事頭婆“  即老板娘的意思!   把東西交待好就走!   爸常忙著工作,   簽收都是媽的事,   媽媽不識字,  會叫我們看看數目對不對,   簽個名!   我們都不在的時候,   那人就會唸給媽媽聽,  媽就會在本子上面打個交叉,   媽常自嘲說,   那是劃押!   媽是很怕洗衣公司因意外或生病不來收送的,   因媽不會洗燙雪白畢挺的衣服!   要給爸爸與大哥嫌這嫌那的!

那晾衣服的竹槁子,   媽是要兩三年就換新的,   扛一綑又長又青的竹槁子叫賣的人是愈來越少了,   媽常說是可遇不可求!   每次遇到都會買個五六根,  粗細長度都要適中,每次買新竹槁子,   我都歡喜得不得了,   因為我又有東西玩了!  買來的青竹槁子的每一竹節都不夠平滑,   怕弄破掠曬的衣服!   所以先要用菜刀把突出的竹節削平,  再用粗沙紙磨滑,   直到用手摸得夠舒服為止!

而每次為了洗衣服,   我的手指都會被洗衣粉的鹼性弄損傷!  媽媽老說我的手不靈活,用死力,   不會搓衣服!  我只是洗我自己的衣服,   有時還會因手指痛而流淚呢!   虧了媽媽還耍洗爸爸大哥的內衣褲及弟妹姪兒們的衣物一大盆,   也沒吭一聲!  只是有時候嘆著氣說,   我呀老了,   力氣是用一分少一分,    再回不來,  不像你們年青呀,  用多少力都會再回轉來!   我聽了總是有點傷感,   卻又幫不上忙!  媽也嫌我洗的衣服不夠乾淨!  只叫我幫著把衣服扭乾,   幫著換水,   總得換三四次水才算不再滑及水變清了,   衣服也算是乾淨了!  我會幫媽把架在天井高處的長竹槁子,   用約一碼長頂端嵌鐵叉的長竹柄叉下,  擱在約人高的欄上,   用布巾把竹槁子的塵埃來回抹乾淨,   把衣服一件件抖直掠上竹槁子上,  之後雙手用力拿緊竹槁子粗的一端,   把細的一端往約三碼高處的鐵欄一擱,   然後又用長叉子把手握的一端叉高擱在另一邊欄上,  就算完成了。

晾衣過程!   這項晾衣過程是一定要兩個人合力去做的,   衣服多的時候要用上四五根約四碼長的竹槁子呢!   到衣服乾了,   只需把粗的一邊叉下,   那乾的衣服就會鬆鬆的滑下來堆在一邊,   一手抱著乾衣,   一手再把空槁子叉上去擱好,   收衣比掠衣輕鬆多了!   後來就用粗鐵線外套膠管的衣架,   把一件件衣服套在衣架上,   一件件用竹叉子叉到橫著的竹槁子上掛好,   這樣就不用那麼吃力了,   但眼力卻要準確,   那衣架勾要勾得準呢!   還有就是突然下雨了,  就要以最快的速度用竹叉子把掛滿衣服的竹槁子兩端N字形的來回向有遮欄的一邊移過來!  最吃力的就是洗被單及毯子罩子(蚊帳) 了,    因面積大,   難用手搓,   就放在大洗衣盆裡,  灑上洗衣粉,   倒進滾開水,  翻來覆去泡浸一夜,   第二天早上媽會把我喊來,   叫我光著腳在洗衣盆裡踩被單,  又加些熱開水,    熱熱的踩得泡沬橫飛,  挺好玩的,   弟弟與妹妹也跟著一齊踩,  竟當成是遊戲的耍得好開心,   就這樣踩呀踩的,   水越來越黑,   泡沫越來越少,  水也越來越涼了,    於是把污水倒去,    又踩又換水,  直到水由濁變清為止,  就把毯子呀被單呀一張張從清水裡拉成長條, 兩個人四隻手向相反方向扭乾,  一根長槁子就只能晾上一床罩子,  或一張被單,    一張毯子!     這一洗一掠一收一燙要花上多少時間,  多少力氣!   何況媽媽還要趕街市燒火煮飯!  媽是一個典型的家庭主婦!  她說只在我們還小的時候請過工人煮飯洗衣上菜市場抹地做家務,  現在都長大了!  媽媽說她自己就像一條牛呀,   就這麼耕了一生,   把我們都耕大了!  責任也就完了!  可惜媽媽還沒享用過洗衣機的省時省力,   這也是我常感到遺憾的!  她老人家活到八十歲,   除了最後生病的兩三個月要二姐小妹服侍外,   平常換洗的衣服都堅持自己每天用手搓洗的!

可是,   這充滿物質享受與突飛猛進文明的今天,   並不認為也不知道用洗衣機洗衣物是多方便與享受,   因為沒有了比較!   只當它是一個日常生活必需的工具,   談不上什麼享受與滿足!

比喻說寫信吧!   是愈來愈少的人用手在紙上寫字了,  都用電郵印機代替了手寫郵件,   總覺得少了幾分與親朋及與文字間的微妙傳情,   親手書寫的那份親切!

能感到滿足就是一種幸福!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    如什麼都滿足了,  就沒有了挑戰性,  怎能再推進與創造這個世界的文明呢!

我很會享受生活裡的小滿足,  只要不去太強求!  強求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要用生命與時間或加上仇恨去掙來!  對於已穿上花甲衣的我,  已屬於太奢侈了!

寫於 07.04.2009  德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