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把我牽進詩夢裡

把我牽進詩夢裡

德國●燕子

冬夢詩集《岸不回頭》小序

今晨七點半, 窗外正大雨滂沱,在雨聲中我細讀冬夢的詩。穿過雨,穿過春夏秋冬, 去叫醒一屋的詩!他的詩聲,響滿我的心中。
一首首的詩, 把我牽進他的夢裡,喜悅、 悲哀、 活潑跳躍的情,的真,就是他!就是他!冬夢。
詩的空間,如宇宙之深邃與無邊,讓人的靈思無靜止的去超越與感應,去傳神與創造層出不窮的境界!冬夢的詩有詩魂,詩中有詩!認識冬夢,也看到詩壇的風風雨雨,而冬夢,以一種詩涵與風度,不理風狂雨驟,默默耕耘,展示著高尚的詩質與胸懷,還苦口婆心,任勞任怨,費神費資為接棒的下一代越華詩人開墾孕育越華文學的園地。冬夢對詩的堅持與精神、永不言倦的熱誠, 其誠懇而樂於助人的個性與對詩充滿了柔情蜜意的他,是一個敢做敢為敢當的詩壇大丈夫與真漢子!
在他的詩裡,幾乎看不到斧鑿的痕跡,隨手拈來,卻巳詩意盎然!如《牽牛花清晨的合家歡》: 一道破爛的小籬笆/無意看見/一朵小的依纏著一朵大的/ 一朵大的繞抱著一朵更大的/靜靜地/酣睡。 牽牛花的神態姿態都很溫馨而自然的流露出來了。
他的溫柔與細膩 ,在《當你老去的時候》 如此的情真,情深! 我悄然的離別/總怕觸及你明眸幽幽的一聲再見/更怕接不牢那滴清瑩的淚/。月色星光依然引路/別怕寂寞的影子伴你同行/。婉約無痕的歲月/我說給雲聽也說給風聽/就不敢說給你聽/。那些花兒的名字我選取得很動聽/叫一生的愛。
他在《無聲十五行》裡, 一束心事插在歲月的瓶子/盛的是淚/倒的是水/或者什麼都不是/除了詩/ 除了我/還有你/。 輕輕用“淚”與“水”把潛藏的苦情淡淡寫出,讀後令人如被石子投於心湖,激起漩渦連連。
冬夢還善用俗語巧妙入詩,如《初雪叩窗》: 踩著滿腳的冷回來取暖/絕對未有察覺/此刻/雪色在窗外越描越白。 一句由越描越黑的俗語變成越描越白,把初雪的景色如此輕描淡寫的呈現眼前了 我在下雪的地方住了近三十年, 卻從未想到有這麼一句形容雪景的好句、 妙句!
如《近距離》裡用沉魚與落雁的成語,寫就生動有趣的小詩。
《獨慮》裡也用了水火不容的俗語,也寫得恰到好處!而 :喋喋不休的葉子/茫然問風/根的家究竟在那裡。 問得好, 問得深沉,就如我們這群“凌波橫渡”幾乎遍佈全世界,到處留“根”的生還者那曾經沉重的心聲!
冬夢的風趣與幽默, 也堪稱一絕!在《初會大理、告別麗江》的八首錄景小詩,把景色名勝也活生生的立體形象化的寫出來,且詩裡有詩,趣味盎然, 令人會心莞爾,更引人深思。
大理《崇聖寺三塔》:一大二小的塔/一高二矮的塔/ 一胖二瘦的塔/ 一夫二妻的-----/我怎麼會有這種混沌奇異的想法呢/ 幸好/黃昏晚課佛僧的梵聲禪唱/巳消凡心的木魚朝我游來/狠狠地/把我的腦袋/敲得清清醒醒。
《詩人和魚在涵雪湖的對白》: 玉龍雪山山腳下的涵雪湖/詩人在看水清清的魚/ 詩人說/我唸一首詩給你聽聽好不好? /玉龍雪山山腳下的涵雪湖/魚在看水清清的詩人/ 魚說/你廣東話唸的詩我怎麼可能聽得懂?
《告別麗江的最后一天》:我在霏霏細雨中孤孤走過/一家店子掛著的弓弩/恰恰射中/我離家九日歸心的掛肚牽腸。
當然;其中也有我不太會欣賞的詩, 詩域無邊,可“創”可“新”,詩到濃時,巳不為形式所限, 故不必刻意於形式的排列, 重於神與意與內容,如手中無劍,卻劍氣逼人,即此境界也!
滿地的詩,冬夢是一個很會以純真以修養以深度去撿拾詩的一位詩人,請讀者慢慢欣賞。


-------寫於27-05-2006 德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