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對五邑大學文學院解讀《仰觀海水無波》 的意見

對五邑大學文學院解讀《仰觀海水無波》 的意見

◎陳葆珍◎



百度圖片

前言:最近,旅美華人陳中美在我家鄉景區石壁上刻自己的詩有三十多首,自命為“石窟詩林”之主,規定海外華人“刻詩一首,收美金一百元”。在作為明朝張通率軍民平倭紀功碑(廣東重點保護文物之一)附近, 分別刻上他寫的兩首詩,與石碑上的題詞唱反調。此激起廣海人的公憤,紛紛口誅筆伐。海外華人聯名上書當局要求鏟除其石刻。最近,有鄉親傳來有關資料要我寫點文字,鑒於報紙四大版皆是聲討文章,方方面面都有人提及。我僅就五邑大學文學院的意見中之一點表態,以免與別人的雷同。

陳中美在明朝平倭紀功碑“海永無波”附近刻的《仰觀海水無波》:

海永無波不可能 , 張通當代又何曾。
難忘抗日戰爭日,  十萬飢民不得生。


五邑大學文學院(以下簡稱“文學院”)致台山市廣新局信中,對此詩的解讀列出1,2,3點意見,其中包括兩種不同的看法。現只針對第1點來說。

原件這樣說:“本詩是針對‘海永無波’的石刻反其意而用之,從詩歌創作構思的角度來講是容許的,從內容看也不無可取之處。全詩大意是說:‘海永無波,天下太平,只是一種理想,實際上是難以實現的。即使張通活在今天也不可能。你看當年被驅逐的倭寇,不是又在抗戰期間殘害我人民,致使飢民遍野,餓殍無數嗎?歷史教訓不可忘記啊’。詩中表現出一種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有警鐘長鳴之意。”

“文學院”這樣解讀,曲解了這首詩的原意。

解讀,第一步,必須從字面上按原意譯成現代通俗化的語言。

我認為應這樣串譯:“海永無波是不可能的,張通當代又何曾有海永無波?我們難忘抗日戰爭時期十萬飢民不得生。”

“文學院”沒有按原字串譯。 把自己的主觀見解,當作原詩中就有這樣的字句, 這不符合串譯原則。 至於你從字面上再進一步思考,得出的印象,只不過是讀後感而已,不一定就是原詩的內容。你要指出原詩想說明什麼,必須從字句蘊含的意思,順作者思路去研讀。

其實,作者觀點十分鮮明,那就是開篇所指出的:“海永無波不可能”。為証明這一點,引証張通那時代以及抗日戰爭時期為例,目的就是要說明“海永無波不可能”。

“文學院”信中,“張通當代又何曾”  解作“即使張通活在今天也不可能”,這樣分析句子 是錯誤的。從句子結構來講,“張通當代”是主語部分﹔“又何曾(省略了‘做到海永無波’)”是謂語部分。本來,在表時態而言,那個“當”字,是過去式的, 如當日、當時、當年等都是過去了的。惟“當代”卻指眼前的時代。如當代文學,乃指我們所處的時代的文學。而“張通”,是作“當代”的定語,即張通眼前的那個時代。我們說:“秦始皇當代害死不少文人”就是指秦朝,絕不可能指現在。“張通當代又何曾”僅是單句, 不可能解讀成假設關系的復句,沒有 “即使……也 ……”的意思。
 
“文學院”說:“反其意而用之,從詩歌創作構思的角度來講是容許的。” 這沒錯,問題是反什麼意?

任何事、物乃至人的意識、情感等都有正反陰陽兩面, 你看見這一面我看見那一面,不足為奇。但人類道德標准總有一個共通點。作為一般動物何況是人,生存需要乃第一要求。 而戰爭,是人為破壞了這種需求,故反戰,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心聲。原詩中的“無波”中的“波”是以自然現象比作社會現象,不是說不可能比的,這是作詩常用的。問題是怎樣比。

在這裡,“無波”比作“沒有戰爭”。無波,從自然現象而言,千真萬確。但“無波”等於“沒有戰爭”,這是錯誤的。以“海永無波不可能”等同於“沒有戰爭不可能”,這說法是錯誤的。因為,沒有戰爭,這可能性是存在的。

說這首詩“反其意而用之”,那就要考究“海永無波”此石刻之原意。既然是為表彰周通當年率軍民抗倭寇獲海戰大勝的功績,誰都清楚其中含義:那就是,趕了倭寇,海面無戰事了, 但願以後都這樣。

正如“文學院”所言:這“只是一種理想”。既是美好的願望,為什麼要反其意?如果是不好的東西,你反其意還有教育意義。如杜牧《題烏江亭》有云:“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這就是對項羽“烏江自刎”此舉反過來設想他的結局, 啟發人懂得“置於死地而後生”要作最後拼搏,總比自殺強得多。這樣, 不是更有積極意義麼?這比“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見李清照《夏日絕句》)又另一番新意。

若濫用反其意而用之, 那就起了反作用了。以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的毛澤東題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為例。 “永垂不朽”與“海永無波”同樣是不可能的,即使是毛澤東當代,或我們的當代及子孫萬代 “又何曾”會永垂不朽?按作者的邏輯,也可列舉千年的遺骸為証,以說明何止“十萬飢民不得生”, 若詩句止於此,就得出結論:“永垂不朽不可能。”

“永垂不朽”是對偉大的犧牲精神而言,與“海永無波”寄托美好理想有同樣的積極意義。你一反其意,那你站在什麼立場持怎樣的感情,就不必明言了。不問你主觀怎樣想,客觀所起的作用,其文責,作者應自負。

反面論証是要証明正面觀點的,但原詩只有反說卻不見反映正面觀點的文字,這勢必讓人產生“既是不可能的事,又何必這樣做”的反應,其後果必然削弱人們的斗志。我不明白,對這種起負面作用的詩,為什麼還說:“從內容看也不無可取之處。”假如全詩在反說之後,有這句“歷史教訓不可忘記啊”,那才是通過反說來闡明正面觀點。可惜, 這句是“文學院”自己加上去的。

作為家鄉的高等學府,應站在客觀立場解讀此詩。不然,人家把你看做權威而你卻發出不實之辭,會誤導人的。如果台山當局不除去陳中美這樣與廣海人民對着幹的石刻的話, 那是否會同意在人民英雄紀念碑旁立石,上刻:“永垂不朽不可能”呢 ?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於紐約

   

 

回應
不敢當,僅是一些膚淺的見識而已.
留言 : 葆珍, 12-Mar-31, 09:53:29
讀了大姊這篇文章.真個得益非淺.使我深有所悟.多謝大姊又為大家上了一課寶貴的課業.
留言 : 吳懷楚, 12-Mar-30, 01:38:1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