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他們學什麼?怎樣學?-----《美國語文》讀書筆記

他們學什麼?怎樣學?   ◎陳葆珍◎

-----《美國語文》讀書筆記

美國中學語文教育的教材由三部分組成,一是講語法知識的《英語》;二是注重單詞訓練的《拼寫》;三是介紹各種美國文學讀本的《文學》。

這樣,教材分類很細,學生的基礎知識會扎實些。雖然,《英語》和《拼寫》,側重于語言學的,《文學》側重于作品欣賞與寫作實踐的,但《文學》課本還以相當篇幅爲學生提供語言方面的練習。看來,它是對語言與文學知識的綜合運用。

而中國中學語文課本各學期只有一本,每講授一篇課文,讀音、書寫、語法、作品分析都一攬子包了。其缺點是面面俱到,讓一篇課文所承受的壓力太重。

我所閱讀的就是《文學》讀本,被中譯者取名爲《美國語文》,共兩大卷。

這是給12 –18 歲的美國中學生用的課本,譯者在《譯後記》中說:“考慮到中國的英語學習者和一般水平的讀者的需要,我們把原書中關于詩歌的單元,以及針對英語國家學生設計的詞彙、語法、聽說講解練習全部略去。”這無疑是一大損失。也是這中譯本的缺點。

不過,就這留下的大部分課文來看,讓你看後不得不震驚。全書難以找出適于低年級學生看的。文章的深度特別是課後思考題的深度,可能會難倒不少成年人。

閱讀後,得出的印象如下:

其一,美國十分重視通過語文教學進行德育。

文以載道,各國均如此。由于選用不同時代的具有廣泛社會影響和文學意義的代表作,讓人在增進歷史、人文以及語文基本知識的同時,認識歷史經驗教訓,聯繫當代現實和個人實際,吸取代表人類精神的思想精髓,藉此培養良好的人文素質。

如有篇課文是著名哲學家亨利·大衛·梭羅的名作《論公民的不服從》。課文後的思考題這樣問:“誰應對墨西哥戰爭負責”;“爲什麼一部分人可以濫用政府(指權力--筆者註)而免受懲罰”;“爲什麼美國人將會獲得在可能範圍內的最好政府?”

這樣有深度的牽涉到國家大計的問題,在小小年紀已觸及了。難怪中學生在競選總統問題上,也會爭得面紅耳赤。

幾乎凡可以觸及個人思想修養的課文,他們都不會放過。如選了林肯《葛底斯堡演說》的同時又選了羅伯特·E·李(維護奴隸制的邦聯軍隊統帥)的文章(《給兒子的信》)。這兩篇課文後面有六條思考題,其中一條是:“李和林肯都具有什麼共同的品質?”

又如在《福蘭克林自傳(節選)》這篇課文後面,對學生提出這樣的要求:“將你從《自傳》中所理解的內容與福蘭克林作爲一名政治家的事業進行比較。將你的發現寫成一篇短論文。”此外還要在小組內“做出一個美國人自身提高的計劃”。

這樣,讓學生在成長過程中有個榜樣可學。老師根據你的“自身提高計劃”執行情況加以表揚。從不把學生的個體放在班級來評比,只是學生自己和自己比,甚至連分數也認為是學生的隱私,根本就沒有班級的學生分數排隊。只按層級來分級,告訴你的成績屬于第幾層。學生既知道自己實際水平而成績又不在班級公開,减少了思想壓力。

其二,課文之前,來一個“閱讀指導”。

以《普利茅斯農場(節選)》爲例,按初中階段以叙述文入手,由此推測,這篇課文應屬初中的。

課文前面的“閱讀指導”,其內容是歷史背景;該時期的文學狀况,包括文學流派、出版狀况;作者生平及在文學上的地位;文章體裁的特點。

以前在國內,這一切是由教師講述的。而美國,這都由學生通過閱讀來獲取知識。

其三,最精彩的莫過于課文後的“問題指南”。

還是以《普利茅斯農場(節選)》爲例。這篇課文的後面提出幾點注意事項:

一是“文學和生活”,對課文中人物做出評價,如果你像他們那樣參加“五月花”航行,你要做什麼準備?

二是“閱讀與理解”,瞭解當時人物的苦難。

三是“思考”,闡述拓荒者在農場的第一個冬天所遇到的困難以及他們怎樣克服。

四是“文學聚焦”,在介紹叙述文的寫作方法之後,要學生在課文中舉例說明。

五是“作品累積”,說的是寫作練習。這些練習的具體要求如下:

以自己是拓荒者身分,介紹課文中拓荒者的事迹,然後做紀念性的演講;

寫一個戲劇場面,內容是兩個當年拓荒者第一次相互見面的情景,要有人物對話及舞臺說明;

寫新聞報道,自己充當《倫敦時報》記者,報道拓荒者到倫敦旅行的情况;
寫廣告,對農場情况作介紹;

制定一份菜單,其內容必須根據當年拓荒者吃的食物和種的穀物的情况,提出預防白血病、增加維生素C的食譜;

六是“微型寫作課”,把上面學過的兩篇敘述文比較,找出其異同點。就比較問題使用幾個過渡性的詞語來寫稿。

這課後的六大項,竟然是初中學生要完成的,其深度是令人咋舌的。

其四,美國寫作課從小學到大學一直被重視,其訓練方式多種多樣。對學生寫作的要求,種類繁多。如:日記、故事、短篇小說、散文、詩、隨筆、評論、戲劇性獨白、回憶錄、信件、多媒體報告、格言、通告、總結、訃告、廣告、祝酒詞、醫生報告、警察報告、物品清單、演講稿、旅游宣傳手册、封面設計、連環畫、紙版游戲等等不一而足。

這樣的訓練十分實用,而且還安排到班級活動和日常生活中,可以說,對提高寫作能力,教者真是無孔不入的。

如要選班主席,參選者必備演講稿。內容是奮鬥目標、實施目標的方案。我外孫在小學時的演講稿這樣寫:“競選成功,送每人一隻炸鶏腿。”結果落選。而外孫女因在競選中以提高全班學習成績爲目標,結果勝出。看來,不能低估小學生辨別是非的能力。

又如我讀初中的小孫女,爲完成家庭作業而帶錄像機到我家,家庭作業題目是:

“對第二戰世界大戰的受害者訪談記錄”。她說還要在班內播放訪談實况幷作演講。看她那煞有介事的樣子,我不得不正襟危坐,鄭重其事地接受採訪。

這之後,我到她家看見有兩盆剛長出來的豆苗,正想摸一下,被媳婦叫住了:“別動,十世單存的呢!”原來那又是孫女的家庭作業。老師要她寫一份報告,敘述從播種到結出豆子的生長過程。要對兩盆植物的長相做比較,說成功與否不要緊,但必須如實寫,幷分析原因,總結經驗教訓。這樣的作業要做很長的時間,平時要記錄,還要比較、歸納、分析,最後下結論。這過程,能多元化地提高學生思維和實踐能力,與此同時,那良好的人文素質,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

從美國語文課本聯想到我孫輩的語文學習,我深為自己以前誤人子弟而懊悔不已。

讀完這兩卷《美國語文》,對美國歷史概貌、每個歷史時期的重大事件及文學變遷、作家介紹都有個系統的清晰的印象,特別是美國中學教育注重學生的智力培養和發展,的確讓人耳目一新。如果國內能從他們學些什麼和怎樣學方面,取長補短,那將會對下一代有不少好處。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