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談利導思維


談利導思維      ◎陳葆珍◎

“書可作藥”這說法一點不假。讀書人逛書海,不食人間烟火可品味人生百味,酸甜苦辣,任你嘗。而基于讀者精神上的素質,這“書可作藥”,或毒或補,除作者該負的責任外,更多的還取決于讀者。因為藝術欣賞過程乃欣賞者的再創造過程。

而我,真正體會到“書可作藥”,是在閱讀一批有關論述人體方面的書籍之後。那在日本暢銷的春田茂雄著的《腦內革命》(1、2 卷),還有中松義郎著的《頭腦革命》,這三本由當代著名的病理學家“將西洋醫的病理學,運用東洋醫的實驗學”寫成的書,勝于林林總總的有關健康的書籍。

他們主張:“病人進門,醫生檢討”。認爲“使人不生病才是真正的醫學。”與那些看見病人進門而高興的醫生恰恰相反。

如何不生病,關鍵在于大腦。“如果大腦年輕,可以活到125歲”。

他們提倡“利導思維”。認爲“凡事向前看,必有好結果”。

人是理性動物,是會思考的。而這些思考,不是抽象的,會在腦中産生一種物質叫做荷爾蒙。這荷爾蒙,是在細胞中負責傳遞信息的一種物質。荷爾蒙有許多種,可歸納為有增强體質功能的與損害身體的兩大類。

荷爾蒙中有種叫做去甲腎上腺素,必須對它提高警惕。

因為,“人在生氣發怒的時候,會感覺到精神的緊張興奮”,又如“別人說自己什麼時,如果聽後覺得不愉快”,“于是大腦分泌出一種叫做去甲腎上腺素的物質……這種物質具有劇毒,據說其毒性僅次于自然界中的蛇毒……可以說,不論什麼病都和去甲腎上腺素有關。”

這兩位醫學權威做過這樣的試驗,對老鼠“投入致癌物的發病率爲10%時,如果再加入某種造成精神緊張的强烈刺激,發病率一下子高達50%”。

這樣有根有據的科學實驗,讓人確信“病從心生”之說。

而“不論什麼時候,總是心情舒暢,面帶微笑,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思考,腦內就分泌出具有活躍腦細胞增强體質功能的荷爾蒙。”

我自己有切身體會。回憶起幾年前那場大病,當聽取醫生宣布診斷書之前,有如身在法庭上接受審判的感覺,全身發冷手在發顫。醫生測我的血壓、心率,均到了從未有過的高度。後來極力控制情緒,人才趨于平靜。

這是就肉體方面而言的,如果在精神上,那怎辦呢?我想還是進行“利導思維”,會對自己有好處。

痛苦和不安這種情緒,往往是來自內心,這是可以由心靈加以消除的。這時,必須保持自己精神世界的寧靜。

如遇到別人對你惡意攻擊,要做到莊子所說的:“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清必靜,無勞汝形,無搖汝精,無思慮營營,乃可以長生。”(見《莊子·在宥篇》)這段話的意思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精神上保持靜,這樣你的身體自會不受傷害,保持正常狀態。必須清心靜心,不要爲不如意的事勞動你的身體,不要爲這樣的事損傷你的精神,沒有過多的思慮,這就可以長生。

如果你沉不住氣,就上大當了。而那些以造謠中傷爲樂者,殊不知這首先受傷害的是你自己。《腦內革命》這本書有這樣的一段話:“有人總想著‘損人利己’……一旦得逞,則興高采烈。興高采烈則分泌出腦內嗎啡。可是這沾沾自喜往往好景不長,肯定終要受挫失敗,只要幹了不利于社會、有損他人、招人怨恨的事,大腦就引導他走向毀滅。”

看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從做善事或做好事時,大腦分泌的物質有本質區別這一點來說,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原來,平時我們常說的“想想”,這不僅是精神上的反應。“‘想想’在大腦裏面都會變成物質,進行化學反應,産生某種變化,思考也需要能量。”而“消耗能量的時候,腦內會出現什麽現象呢?一種稱爲POM的蛋白質在腦內進行分解,根據‘不痛快’和‘愉快’的不同心情,蛋白質分解方式也不一樣。”

而這POM的蛋白質是否受破壞,取決于心之所思。你終日認爲自己是個“窩囊貨”,那身體就會衰弱下去。這時,蛋白質分解方式所引起的化學反應,朝不利于身體的方向發展。而心想好事,大腦就分泌出好的荷爾蒙,這種荷爾蒙使人心情舒暢、幹勁十足。故此,“當採取利導思維的時候,體內産生的物質就有益于身體;如果采取弊導思維,體內産生的物質就有害健康。”

人們常說的“凡是都要想開些”,就是這個道理。

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