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粵劇劇本★圖蘭多 第六場~第七場


粵劇劇本★圖蘭多    ◎陳葆珍◎

第六場   查名

(皇宮中的花園,在灌木叢中有座假石山。不遠處有一座精緻的樓閣。那是圖蘭多的寢宮。)

(夜晚,一切皆靜。只有傳令官宣讀皇家命令的聲音在響。)

(隱名王子臥在臺階上。他聽著宮內的傳令聲。)

傳令官:(用飽滿的聲音,白)我宣布圖蘭多公主既命令:
今晚邊個都唔准瞓覺,人人都要清醒!

衆人:(在後臺齊聲應和著,呼叫。)邊個都唔准瞓覺,人人都要清醒!

傳令官:(較遠地,白)黎明之前,一定要查清果個外鄉人既姓名,違者處死!

衆人:(在後臺齊呼)違者處死,違者處死!

傳令官:(在後臺更遠地,白)今晚邊個都唔准瞓覺,人人都要清醒!

衆人:(在後臺遠處,白)邊個都唔准瞓覺,人人都要清醒!

隱名王子:(望望宮內,側耳聽那些叫聲。)
(二王首板)圖蘭多,悄悄靜,宮樓在醒,公主呀也醒。
(二王)臨出閣,才查夫婿名,亂你方寸休怪我不情。水自空去,花自飄零,愁對殘花剩水,怕睇香閨冷清。量你風流蕩院庭,夜夜獨眠衾帳會誤了卿卿。我地春宵弄影,
(滾花)鴛侶春宵,夫婦情。
(南音)你今晚想清醒,最好走去數星星。星星爲左你,霎眼睛。星星爲愛,就想天快明。我愛火燃燒你,你呢個霜冰。果陣你會抖顫,會歡笑不停。你變得嬌羞,系個好淑女,溫柔多情。
(白)圖蘭多,我既未婚妻呀,你真忍心!
(流水南音)逼我獨在門庭望風景,公主驕橫無理要人醒。你獨抱香衾,不盼天明,我盼日照桃花徑。最好你在我懷中閉眼睛,唔好再假惺惺。
(乙反中板)我在盼玉影,只見朱簾掩映,月兒一縷弄倩影,燭光熠熠火不停。望嬌爲情所役,假意查姓查名。喜聽遠處傳來聲聲鶏鳴。
(宮內傳鶏叫聲,隱名王子作驚狀)
(接唱)天將明,三更鶏鳴,我首級猶在唔驚!盼天曉,望天快明。
(二王)籌碼系我呢條命,皇宮喋喋要查名,我望公主能轉性。
(滾花)唔再念那殺人經,多添溫柔兒女情。

(後臺有侍女走動。)

侍女:(白)我地唔知道佢既姓名,邊個知道就快講明,免得我地受苦刑。

隱名王子:(興奮地站立,雙手舉向天。)
(白)消失吧,黑夜!落去吧,星星!勝利就在天明,在天明!

(三大臣走近隱名王子。)

平:(雙星恨)快垂下你既眼睛,天還黑黝黝。趕快低首,我命操你既手,求你快說出姓名,免我成骷髏!

(隱名王子故作不解狀。)

潘:(接唱)公主下令,我地就發愁。查你姓名我心好憂。佢講查唔到,就將我地幾條老命收。死神敲打各家門樓。百家姓中只有你既姓唔准漏。你既姓同我地結左仇。最好你唔再逗留!趕快走!

隱名王子:(白)你地究竟想要我做乜野?

彭:(接唱)唔好在此逗留,講左姓名就快走。女人到處有,又何必你再發愁。要肥抑或瘦?我找肥瘦一打由你點收。
(白)肥瘦一打交你手,保你銷魂到漏油,還怕你冇精力消受。
(潘向士兵招手,推出一群半祼少女在隱名王子面前。隱名王子不理睬。平揮手示意抬來裝滿金銀珠寶的箱子。)

(彭揮手叫少女們退下。)

平:(接唱)你唔要美女就要金鈎。這一雙鴦鴛扣,閃光光亮晶晶,全屋金透。黃燦燦一片光釉。水晶鑽石紅玉,够用幾個年頭。金銀珠寶全俾你收。我勸你拿了趕快走。

隱名王子:(白)不,財富全無用!

彭:(接唱)我睇見都口水流,佢居然高鬥唔收。重有乜野油水,我地有冇想漏。想衣錦還鄉,獨占鰲頭?

平:(接唱)你想功名又要刻鏤,我把你名字鏤在牌坊頭。贊你功高似周文王,你德重如諸葛武侯,威名震九州。
(白)你講想要乜野,我都供必應求。

潘:(白)你快講出你姓什名誰,你唔講公主就發嬲。
(接唱)果陣就鬼見愁,佢會叫劊子手,用燒紅鉗子卡你既喉。

隱名王子:(接唱)我唔會走!鶏鳴報曉時,我到鳳池頭。我做左駙馬爺,會俾各位報酬。你地無謂查得咁辛苦,我姓名響宇宙。
(白)中國有句古話,曾記否?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我勸你地唔好再查我姓名,趕快走。

平:(白)乜話,我地叫你走,你反轉頭叫我地走。

潘:(白)氣死我,氣死我地呢三個老頭。

隱名王子:(白)美女、黃金、功名,我唔會收。威逼、恫嚇,我唔低頭。我要娶圖蘭多!我唔會走。你地勸得圖蘭多嫁我,你地就得報酬!美女、金鈎,任你地收!你地最好留長條命來享受。

潘:(凶狠地拔匕首向著隱名王子,白)辦唔到!唔等得你成功,我先要你條命。要左你條命,我地先至有活命。你知道,查唔到你姓名,我地都冇命。你快講,講出你既姓名!

衆人:(衝向隱名王子)快講!免得我地全都因你受苦刑!

平:(憂慮地,白)你知道,果個殘酷既公主,乜事都做得出。佢會叫劊子手用刀子捅、用釘子釘,要你既命。

(隱名王子仰望天。鶏又叫三遍。衆人驚恐。隱名王子高興地笑。)

隱名王子:(激動地,白)天快明!呢個就系我既天命!

衆人:(拔匕首向著隱名王子)唔等天明,我地先要你既命!除非你講出你既姓名!
(後臺的士兵邊走邊叫。)

士兵:(白)佢既姓名系呢度。

衆人:(轉向士兵,白)姓名,姓名!

(幾個士兵把柳兒和鐵木爾帶上。他們傷痕累累,顯得十分衰弱,隱名王子痛苦地望著他們。)

隱名王子:(衝向前叫喊)佢地點知道我既姓名?

平:(趨前看看鐵木爾和柳兒,白)呢個老坑和女仔,果日同你在一起。

隱名王子:(憤怒地,白)放佢地走!

平:(狡詐地,白)唔放。除非你自己講出黎。佢地知道你既秘密。
(轉向士兵,白)邊處捉到佢地?

士兵:(白)佢地在城墻邊睡覺。

三大臣,衆人:(撲向樓閣,齊呼。)公主,出黎呀!

(一道金光,照著樓閣前的圖蘭多。人們拜倒。平行禮畢,神色莊重地走向她。)

平:(白)公主殿下,呢兩個人知道果個外鄉人既名字。佢地唔講,我地有辦法。有鑿,鑿開佢既牙。有鉗,鉗出果個名字。

圖蘭多:(對隱名王子,傲慢地諷刺地,白)睇你既臉色好蒼白。

隱名王子:(高傲地,白)唔系我害怕,而系你害怕。你睇到我臉上有晨曦。

圖蘭多:(矜持地,白)呢兩個人你識唔識?

隱名王子:(白)我全都唔識!

圖蘭多:(挑釁地,白)你等住黎。老坑,快講,你要回答我。(止住鐵木爾,衛士抓其衣襟。圖蘭多指著隱名王子,白)佢系邊個?

鐵木爾:(踉踉蹌蹌,勉强站穩,白)唔知道!

(衛士用力推開鐵木爾,柳兒趕忙上前扶他。)

柳兒:(白)佢既姓名,只有我先至知道。

衆人:(白)唉!我地都有救啦!

隱名王子:(又擔心又裝作不認識,白)你知道乜野呀?奴婢!

柳兒:(向隱名王子,白)只有我知道。我最高既心願,就系要把呢個秘密鎖在我心中!

潘:(衝向柳兒,白)綁起佢,嚴刑拷打佢!話俾你知,你唔講我就將你處死!

隱名王子:(走到柳兒面前,用身護她,憤怒地向著潘,白)你要賠佢既眼淚,你要賠佢既冤屈!

圖蘭多:(狂怒地對士兵,指著隱名王子,白)捉住佢!

(一士兵給隱名王子上了手銬。圖蘭多冷笑著望著隱名王子。)

柳兒:(面對隱名王子,白)我唔會講實話!

(柳兒被士兵按下跪。)

平:(大聲地,白)那名字?

柳兒:(白)唔知道!

平:(憤怒地,白)你唔系講過你知道既咩?

柳兒:(堅决地,白)系!不過,我唔會講俾你聽。

(一士兵扭她的手。)

(臉色慘白,痛苦地叫喊)哎喲!好痛!

鐵木爾:(哀傷地,白)天啦!佢喊痛!

隱名王子:(怒衝衝地,大叫)放開佢!

柳兒:(哀傷地面向隱名王子,白)王子,不,不!我冇叫喊!佢地冇碰我,冇人……(喘氣,艱難地,白)冇人碰我。(轉向士兵,憤怒地,低語)野蠻人!我會將嘴緊閉,唔再叫喊!
(虛弱地望天長嘆)唉!我再難支持……

三大臣,衆士兵:(齊喝)快講!快講!

圖蘭多:(白)把佢鬆開,讓佢講!

(衆士兵鬆開柳兒)

柳兒:(神色凜然,堅决地,白)我寧願死!

圖蘭多:(緊蹙眉頭,困惑地,白)系乜野將你既心變得咁硬?

柳兒:(望著隱名王子,深情地,白)非凡既公主,系愛情!

圖蘭多:(疑惑地,白)愛情?

柳兒:(抬起充滿柔情的眼睛,唱蕉窗夜雨)系愛,系我隱蔽既愛情。想當初,月照宮庭,入夜宮闈皆靜,風不定人初靜,雲破月來花弄影。臨窗晚風吹醒。我在花園,傷流景。我掃落花,紅滿徑。我嘆花開時,好光景,花落好飄零。
(白)紅顔薄命,如花命。一世好孤清。公主,我同你都系女兒身,你艶過桃花,玉潔冰清。但你想過未?昨日花開已老,今日花開看好,呢個系常情。鏡裏鬢毛斑,奈誰何?公主,唔好老來孤零。

公主(似有所觸,但隨後又裝矜持,白)講下去!

柳兒:(續唱)我在掃花徑,忽見一身影。佢講一兩聲,笑出臉有情。
(柔情地白)佢就系我朝思暮想既小主人,好瀟灑既王子,佢講:
(續唱)雨停風方定,滿園晚露鬥草贏。何不待天明,才掃落花亭。莫負辛勞,明日落紅,仍滿徑。你要惜花薄命!
(深情地,白)公主呀,我地呢個王子,不但生得靚,人聰明,心地又好叻!
(續唱)自果晚見左佢,常夢見佢既身影,我心中就生愛情。我出身微寒,但我情未罄!
(溫柔地,白)公主呀,你知唔知道愛情多美好,多令人陶醉,令人醉不醒。愛情系人既第二生命!
(續唱)我無法得到佢愛情,我好痛苦終日不得安寧。我既心事,只向佢表明。我唔講佢姓名,佢先至得你既愛情。
(絕望地呼叫)公主呀,可憐我,一世單思,一世孤清。
(續唱)我將失去,一切既憧憬,我將會失去,我寶貴既生命。保沉默唯有死,你唔知佢姓名,咁佢才得到你既愛情。只有佢幸福樂盈盈,我柳兒呀,雖死亦會雙目瞑。一片丹心,愛情亦表明。以死表堅貞,我對愛追求,至死不停!

平:(堅决地,白)公主,快下令動大刑!

圖蘭多:(狂暴地,指著柳兒,白)唔准你死,我要逼你講出果個秘密!

平:(粗暴地,白)快講出佢既姓名!

隱名王子:(極力掙扎,大叫)畜牲!唔准傷害佢。放開佢!

(東方漸白。衆人驚恐地望著天。柳兒望望天,再望著隱名王子凄然一笑。隱名王子迎著柳兒苦笑。)

潘:(瘋狂地,大叫)殺死佢!殺死佢!

平:(急躁地,大叫)不!留下佢呢個舌頭,唔准佢死。快動大刑!

潘:(狂叫)用夾棍夾!上老虎凳!

衆人:(在騷動,在呼喊)快講!快講佢既姓名!

(幾個劊子手持刀上場。)

柳兒:(白頭吟)嘆剩粉脂零,我似落絮飄花伴殘青。我睇那鬼穴好靜,黃泉一路孤清清。
(衰竭地,白)唉!我力盡精疲。公主,放開我!求你大慈大悲!
(續唱)花月不留痕,花魂早入土定。我就像那滿徑落花葬幽嶺。我柳兒呀,因爹娘長眠不醒,賣入宮廷好凄清孤仃,像那花落飄零。爹娘呀!快快和我相迎!我同你地臥山幽嶺,一家團聚不離影。在地府,一家相呼應。我在陰曹地府,才搵到我家庭!死後既柳兒呵,不再孤苦伶仃!

三大臣:(齊聲喝令)快講!快講!

柳兒:(虛弱地、似有所悟地,白)系,我系要快講。在我死前,我系要講清。公主呀! 你……
(梨花慘淡經風雨)你千金之軀,却裹層冰晶。王子既愛火,會熔化那霜冰。那蒼天就會萬里晴,你會懂得愛情,更加溫柔娉婷。年少不惜春,一世好孤清。大好樓庭,與郎舞雙影,就系人間仙境!
(誠摯地白)公主呀,榮華怎比得夫妻情,富貴怎比得夫妻雙栖雙宿醉不醒!呢種女兒經,早應誦入你心靈。
(深情地望天,白)啊,快退下,星星!我盼望天明!快來吧,黎明!天明,王子就得個駙馬名。佢會成功,而我却魂歸荒嶺!無法看到佢既笑容!啊!王子,黃泉路我獨自飄零。爲左愛,爲左你難忘既笑容,永別了……愛…….情……
(柳兒深情地向隱名王子行了個半跪禮。突然轉向身旁一士兵,從他手裏奪過一短劍,猛刺自己。她轉過臉去,那垂死的眼睛看著隱名王子,低聲地,斷斷續續地呼喚:王……子,笑……容,笑…….”,踉踉蹌蹌地向他走去,在他面前倒下。)

衆人:(騷亂,衆說紛紜)快講,快講佢既姓名!

叫佢點樣講呀? 死人唔會講姓名!

嗄!死左?年輕輕的,就冇命!

呢個年頭,最唔值錢系人命!

一個爲愛而死,一個却要愛自己既人去死,同系女人,爲乜有些就咁多情,有些就咁無情。

(圖蘭多聽著人們議論,臉在抽搐著。)
(鐵木爾絕望地舉手向天,喃喃喚著:“柳兒!”)
(三大臣驚恐地呆立。)

隱名王子:(撲向柳兒,悲傷地哭喚)啊!天哪!啊!柳兒呀!你爲乜野唔早些講明?你死左我先至知道你既心。你爲我而死!你爲愛我而死!我可憐既柳兒呀!

(一陣沉寂。圖蘭多呆呆地看著柳兒的尸體。突然,她臉色蒼白,憤怒地從身旁士兵手中奪過一條鞭子,鞭打那個被柳兒奪去短劍的士兵。平上前勸解。)

平:(奪過鞭子,殷勤地白)公主,息怒。打呢個奴才,唔好玷污你呢雙玉手。

(向著被打的士兵,喝道)還不快滾!

(士兵慌忙向公主行了個禮,下。)

平:(狡猾地向著公主,指指隱名王子手上的銬鐐,白)公主!

(圖蘭多略有所動地看了隱名王子一眼,兩人視綫相投。她被他那充滿怨恨却又滿懷柔情的目光所動,趕忙掉轉頭。向平作了一個手勢。平望望公主,又望望彭和潘,三大臣會意地上前,一齊鬆開隱名王子的銬鐐。鐵木爾踉蹌地跑到柳兒尸前,跪在她身邊。)

鐵木爾:(悲泣著,白)起來,柳兒,起來!而今已經天明。天亮啦!小柳,睜開眼,小柳,我既小柳!

(圖蘭多臉上神色頽喪痛苦。平留心地看了她一眼,便粗暴地走向鐵木爾。但當他走近柳兒尸體時,聲調馬上變得柔和。)

平:(白)起來吧,老人家,佢死左啦!

鐵木爾:(悲愴地撲向柳兒,大聲呼喚)安息吧!深情的柳兒!

(此時燈光全照柳兒尸,臺上一片慘白,一片死靜。)

(哭)喇啊……喇啊……喇啊…… 啊啊……啊。唉!罷了我既柳兒呀!
(拉長腔)唉!天哪!
(乙反南音)全城在醒,惟你長眠。照你獨眠,求求天上月。憶往昔歲月,互相共持扶,戰亂中沉冤浴血,奔走風和雪。你和我奔走風和雪,逃避奸人擄掠。你含辛茹苦,你既品行情操,無人能超越。你升天堂,你唔好身陷地穴。
(二王)你那聲聲咽,系千古唱絕。嘆你玉殞香消!唉,我恨那風腥雨血!恨公主恃强凌弱,逼我地從此永訣。嘆暮天凉月,唉,不圓而缺!

隱名王子:(哀傷地,唱反綫中板)嘆一句弱女,含恨長眠荒穴。你雖是出身微劣,但心却純潔如雪。還未嘗風花雪月,却早灑一腔熱血。你至死沉默無語,系要我心悅。
(二王)唉,論功行賞,你應封侯封爵,我和你唔能成鴛侶,你情在我心永不絕!

(二王滾花)你沉冤!血灑在那葬花穴,一腔熱血映紅那花中月!

鐵木爾:(呼天搶地地,白)柳兒呀!雲破月來你好報怨。枉死既鬼魂不要甘心沉冤。那殺人罪魁要入地穴。
(憤怒地向著公主,大臣,士兵等,叫嚷)可怕既罪過!你地要受到報應!那冤死既鬼魂會伸冤!

(圖蘭多臉有悔意,身體微抖。兩個侍女用面紗替她蒙臉幷攙扶她。人們紛紛跪下向天禱告。)

衆人:(向著柳兒尸,齊呼喚)深情既柳兒,安息吧!悲傷既鬼魂,唔好懲罰我地!

(台後合唱:“安息吧!深情的柳兒,……)

(注:作曲家普契尼作曲到此時,命終。)

鐵木爾:(江河水)嘆地恨天愁,你一去不回頭!我老淚濕青衫袖。你魂歸故樓,深情既柳兒呀,你爲愛斷左頭。忍心捨我而走我傷心透!
(氣氛變得凝重,人們抬起柳兒尸體。)
   (悲愴地向著柳兒尸體,作灑酒狀,續唱)空捧祭酒,誠心,灑向你靈頭。
(踉踉蹌蹌地走近柳兒尸體,把她的手抓在自己手中。續唱)
我上前捉住你手,伴你走向滿佈墳冢既荒丘。日夜陪你無盡頭。在荒嶺裏奔走,手拉手把人間苦辣辛酸嘗透!

平:(帶著深深的憐憫,接唱)佢句句刺我心,我冷汗濕了白頭。我見人死從來眉唔皺。今日我却心憂。良心被折磨像上了鈎,可知否?

彭:(接唱)呢個弱女苦難壓我心,舊恨說不休,又添新愁。冤債各有主,你追究我我就發抖!

潘:(接唱)你寬宏大量,唔好將我揍。合埋雙眼一路好走!

(人們抬著柳兒尸體,迎著一縷曙光走向後臺。)

平:(白)皇令出自金口,我地只有執籌,唔敢拗口,請你原諒唔好追究!

衆人:(邊退下邊呼叫)柳兒,善良既柳兒,安息吧!

(人們全離去,臺上只有圖蘭多和隱名王子。圖蘭多僵硬冷峻。)

隱名王子:(激昂且又憂傷地,唱紅燭淚)
雲破月缺人己靜,幽魂寂寞荒丘嶺。孤魂飄飄多凄清,剩下身後百日情。以死殉情更多情。只餘下我獨飄零。嘆一句芳魂有靈,駡一句公主無性。曲盡星河稀,悲歌唱幽暝。查姓名却枉送了卿卿。我應聽勸離開度西嶺,咁你就唔會枉送性命!
(忽轉身見到圖蘭多,生氣地,唱水流紅)
你無人性,你既血好冰。走出你那冷酷、悲慘既宮庭,打開你心中一扇窗欞。揭面紗,快黎睇,睇到佢,你快清醒。你睇到血,你心應自警。呢地人都爲你,喊冤無人應,尸骸葬荒嶺。柳兒罪犯哪一條,你讓佢死得不白不明!你系個火也難溶既霜冰!
(隱名王子衝向圖蘭多,揭其面紗。)

圖蘭多:(威嚴地,唱蝶雙飛)
外鄉人,你休斗膽亂性,你企定把話聽。我唔系凡間女呀,我系上天女兒,自由堅貞。你雖扯下我面紗,我靈魂却在天庭。帝女既門庭,自必凌氣盛,先至唔辱公主性。你休想碰娉婷,惹我怒滿盈。上天女兒最神聖,任你講乜,總系我贏!

隱名王子:(撲向圖蘭多,激情地,白)別忘你身在此徑,你應該有人性,要懂得愛情。我既生命和愛情,全交俾你來定。我對你痴心一片,我誓要同你把婚盟訂。

圖蘭多:(急避,唱西岐)
唔准你將我欺淩。哀家唔系你伴影。你自恃系王子,高傲又任性。我自問最達賢,最熟女兒經。潔身自好,獨賞孤影。唔使你再費心思。省得你費勁。

隱名王子:(大笑,白)你要把夫郎聘,咁先系真正懂得女兒經。你唔把我呢個駙馬來認,咁就負了卿卿。啊!我全身好滾燙,我難忍那熔熔情火盛。

(隱名王子又撲向圖蘭多,意欲擁抱。)

圖蘭多:(羞怯地急避,白)唔准你褻瀆我,唔准你亂性!

隱名王子:(直逼圖蘭多,唱長句花下句)
共你偕比翼,情火滿胸盈。姻緣早有三生證,我如今要娶娉婷。我倆早有協定,你既唔知我既名,而家天又快光亮,你爲我妻今己定。

(快中板下句)你既真心非冇情,你最愛讀女兒經,我要你把夫郎請。你快打開閨房將我迎。

圖蘭多:(羞澀又矜持地,唱花下句)
陸鈴使我三生不忘,不忘陸鈴受苦刑。可王子佢愛我我心知。苦煞我唔知點來對應。
(禿起南音)看天上有明月,可我是帝女星。皇令貼出滿京城。天下男兒黎求聘。獨有佢破三個謎語。按皇令我應把名分定。佢唔逼我嫁全系爲真情。

(隱名王子又想擁抱圖蘭多,圖蘭多含羞地急避。)

圖蘭多:(佯驚恐地,白)唔准你碰我,外鄉人,你冒犯天尊。

隱名王子:(調笑地,白)我唔系冒犯天尊,我系冒犯嬌妻。你既吻會使我生命永存。會使你青春常在。

圖蘭多:(佯怒,白)唔准你褻瀆我!

隱名王子:(嬉笑著,白)你系我的!

圖蘭多:(紅著臉,白)休想占有我!

(隱名王子不顧一切地撲向圖蘭多,將她狂熱地擁進懷裏。圖蘭多半推半就。他狂吻著她。)

圖蘭多:(低聲地,白)我,我點樣叻。我失敗啦!

隱名王子:(熱情地,白)你既吻使我生命不息,我闻到你既芳馨。以前,你唔知愛既甜蜜,而家,愛情既光輝伴著陽光上升。
(唱乙反南音序)佢無情却實多情,那女兒紅滿腮影,雙目羞答答,佢在生愛情。

圖蘭多:(乙反南音上句)我心己醉倒,人還未醒。墜入愛河心又驚。

隱名王子:(激情地,白)我喚句好嬌妻!
(接唱)情投意合把夫郎認。天已明!你講過天明,再查唔到我姓名,
(正綫)你就下嫁俾我,把夫妻名分定。

圖蘭多:(無奈地,激動地,唱沉腔花下句)
哎也也,你挑動我心靈。
(禿花)上天點會俾你贏?圖蘭多唔准天明!

隱名王子:(貴妃醉酒)
聞到你芳馨,觸你胸襟,我愛撫你不停。
睇嬌你纖纖楚腰在我掌中輕。你朱唇,給郎一吻,可否嘗到愛情?

圖蘭多:(嬌嫡嫡地,白)我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流眼淚!

隱名王子:(扳開圖蘭多,仔細看她,爲她拭淚。愛憐地白)你又點啦?你喊啦!我既乖乖,你唔好喊啦!

圖蘭多:(望天長嘆)唉!天哪!
(此時天大亮,金光燦燦。)
(唱雨打芭蕉)呢一個唔尋常既天明,圖蘭多睇唔到月亮影,佢溶化我呢塊霜冰。

隱名王子:(接唱)全城起來迎天明!太陽伴著情愛起升!愛情既光輝映黎明!

圖蘭多:(羞慚地,白)我己失去我既榮譽,我既名聲。

(後臺人聲嘈雜。人們叫喚:“圖蘭多公主!”圖蘭多慌亂地轉身向著隱名王子。隱名王子親熱地迎上去,擁抱她。她把臉藏在他懷裏。)

圖蘭多:(羞答答地,白)好羞,唔好俾佢地睇見我!

隱名王子:(愛撫地吻她,白)嬌你唔好怕。我叫佢地唔睇你羞紅既臉就系叻。你呢張被愛火烘紅既臉,只有我一個人先至有資格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