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粵劇劇本★圖蘭多 第四場~第五場

粵劇劇本★圖蘭多       ◎陳葆珍◎


第四場  備試

(一個大帳篷,上面繪有中國武士的人像。場上放著三張凳子和花轎棺材各一。)

(三大臣先後由帳篷中間的那個出口上場。他們後邊跟著兩個僕人。一個手拿紅燈籠,上書“囍”字;一個手拿白燈籠,上書“喪”字。)

平:(白)那三下倒霉鑼聲,驚動皇城,鬧醒全城。唔管果個傻瓜做唔做得駙馬,我地而家就準備佢呢場測試。你地聽住:我地辦事要注意比拚。

潘:(不解地,白)平大人,乜野叫做“比拚”?

平:(白)把兩個幷做一起,量一下邊個升邊個沉。

潘:(疑惑地,白)乜野事幷做一起,好量輸贏?

平:(白)紅白喜事幷做一起,好好聽。

潘:(驚詫地,白)呸!大吉利事。乜野叫做量一下,點樣算得清?

平:(白)聽住:我地做準備工作,婚禮半成,葬禮半成。說不上邊個輸邊個贏!

彭:(趨前,白)你地講乜話,點解我都聽唔明?

平:(白)王子測試成功,就把鴛鴦帳升。

潘:(恍然大悟,白)佢測試不成,就要哀樂鳴。

彭:(得意地,白)花轎,棺材,睇一眼我就明。花燭奚錢,摸一下我也明。和尚唱喜歌,聖僧念哀經,邊個先開聲?就靠果個傻瓜既命黎定。

潘:(白)我提紅燈拿喜笙。

平:(白)我抬花轎亮紅纓。

彭:(白)你兩個搶辦喜事好聰明。

平:(白)好事成雙嘛,要兩個人辦定。

彭:(白)禍不單行,葬禮却只我一個人擔承。

潘:(白)兄弟,你可是獨當一面,責任可不輕。

平:(白)一切按老規矩定,紅燈籠與白燈籠,花燭與元寶,喜錢同奚錢,花轎同棺材,樣樣要搞定。抬大紅花轎或系棺材起靈,睇果個傻瓜既命點樣再定。

彭:(白)我準備好多銀箔金錠。

潘:(白)我準備好多茶葉、糖果和蜜餅。

平:(錦城春)京城,京城!你睡過好幾個世紀還未醒。以前事都按古法辦定。可如今有左圖蘭多,陰氣太盛,要將男人殺清。

潘:(接唱)佢開口,男人就啞左聲。謎語三道要好多男人命。

(三人靠著凳坐下,他們查桌上的卷宗。)

彭:(白)查查查,查一下對這些求婚者,有冇
(接唱)唔記得殺,有冇殺剩?冇死剩?有殺剩?

潘:(接唱)鼠年整死六條命,牛年八個鬼點名。又要一打命,已在虎年早殺清。

彭:(接唱)呢系乜官命,乜官名?我地糊塗分唔清。   

平:(白)我話俾你地知,我地呢幾個人組成既內閣,就系叫做殺人內閣,好一個官名。

潘、彭:(一副無奈的表情,白)哈哈,殺人內閣,好官名!
(忽作驚醒狀)不!殺人內閣,壞名聲!

平:(小紅燈)我河南老家既門庭,青竹環繞春色盡傾。我讀書求功名,離鄉來京城,官運亨通做大卿。

潘:(接唱)我家山林靠住齊境,寬闊無邊綠葉青青,我忍痛捨棄來京求功名。
(白)我好想番去叻。

彭:(秋下西歧)豪宅華園在魯境,好一派芳馨,唔似呢度有血腥。求功名我步步高升。我心水清,記住孔子叮嚀,番去我家院庭。

平:(接唱)哎,要命長好過要功名。

潘:(接唱)我最愛花香滿城,我唔想再聞血腥。積陰德身後冇駡名。

彭:(接唱)回鄉養老,悠閑更長命。

(三人垂頭喪氣地坐著不動。)

潘:(嘆息,白)呢個世界,有咁多鬼迷心竅既情郎,滿懷希望黎到呢個鬼地方。

平:(白)撒瑪爾汗高貴既皇太子向佢求婚,圖蘭多却高高興興把佢送俾閻羅王。

後臺衆人:(白)加油磨呀,大刀閃閃發光!揮大刀呀,刀上鮮血流淌!

彭:(摸著耳,白)果個印地安酋長,佢戴個耳環好似個大鈴鐺。佢追求愛情黎到呢個鬼地方,結果亦系刀下亡。

平:(沉思地,白)先前有個韃靼人,帶把弓有六尺長,穿著皮衣裳,結果命系刀下喪。

三大臣:(白)全都刀下亡,殺個精光。

後臺衆人:(白)加油磨呀,大刀閃閃發光! 揮大刀呀,刀上鮮血流淌!

潘:(嘆息地,白)在呢個圖蘭多橫行既地方,我地只有把家人和愛情遺忘。

平:(生氣地,白)公主唔再系公主,所有人都發了狂。

彭:(白)好多吃人狼。

潘:(白)真系殺人狂。

(彭、龐又坐回原處,平走上前,舉起雙手,兩眼直視天空,向天禱告。)

平:(莊重地,白)天上虎將軍,救救圖蘭多,救救中國!

(中板)你教圖蘭多,學會歡笑。教佢入洞房,早惜春陰,喜渡鵲橋。佢雖威揚神州,但鴛鴦帳內,打情罵俏,

(滾花)系夫君主花朝。

(秋江別尾段)惜花呀,樂不少,痴心呀,讓嬌把魂銷。等到公主樂得逍遙,神州才不乏升平調。

(白)天呀!中國唔想血再流!快叫公主擇定佳偶,少女深閨添錦綉,進洞房度良宵唔再愁。

彭:(獻殷勤,白)不愧系司徒大人,滿肚墨水,講得頭頭是道,句句漏油。上天會聽你禀奏,我就把棺材扔到山岰。

潘:(高興地,白)我地抬花轎滿宮遊。

平:(興奮地,白)我鋪好一對枕頭。

彭:(拉著潘,白)去,去,去,拿香水噴洞房,從尾噴到頭。

平:(拉潘彭二人,白)黎,黎,黎,我地三個老坑到花園裏頭。

彭:(站立,白)去做乜野,系唔系去睇燕還巢。

平:(笑,白)睇雀仔有乜好睇?我地不如去把情歌奏。

潘:(點頭,白)系,系,系,我地亦要洗洗靈魂污垢,我地幾個老坑,亦要學會溫柔。

(彭、潘圍著平在手舞足蹈地轉圈。)

平:(站在台前,雙手抱胸,望天,白)幸運,中國!女人會發愛情夢,男人求愛唔會一場空!

潘:(嚴肅地,白)咁先要圖蘭多個心被愛火燒紅!

彭:(肅立,白)家家就會挂個大紅燈籠。

(忽然,從宮內傳來的吵鬧聲越來越大,他們沉住氣,彭和潘各自向棺材、花轎奔去。)

平:(大叫)想夢、做夢,我地好夢一場空。果邊宮殿人頭涌涌,廟堂內鼓聲隆隆,整個京城在震動,震到耳都聾。

潘:(側耳一聽,白)你聽重有喇叭聲,唔會再有安寧。可能有典禮或酷刑。呢一世真難搵個安全洞。

彭:(慌亂地,白)唔知道系花轎抑或棺材先啓動?

潘:(遺憾地,白)睇黎情歌,要留到第二世先至有機會唱啦。我地唔好再發懵!

平:(惋惜地,白)虧我地重發左溫柔夢。

(彭欲回頭抬棺材,潘又要回頭抬花轎。)

彭:(白)喂,老兄,俾我先動。

潘:(白)喂,老兄,俾我先動。

潘、彭(二人爭執,白)我先動!我先動!

平:(上前攔截,大喝。)你地兩個嘈乜野,都唔准動!一切等測試,睇清楚系圖蘭多上大花轎,抑或系傻瓜進棺材?冇我既命令,你地都唔准動。如果你地亂咁動,佢要上大花轎,你又抬來一副棺材,大吉利事!把喜事來衝。如果,果個傻瓜入左棺材,你又抬來大花轎,果陣時,圖蘭多紅顔大怒,金口一動,我睇你地兩個既狗頭,能有幾多次俾佢搬動!

(平驅趕二人放下棺材和花轎,三人踉踉蹌蹌地下場。)

(幕下)


第五場  破謎

(一個巨大的方形廣場在宮墻內。中間有玉石階梯,階梯頂端有寬闊的平臺,平臺後有拱門。)

(幾個官員指揮下人到處挂起紅燈籠。群衆涌進廣場。跟著大臣們上場。在大臣們後面走著的是八大賢人,他們都是些老人。他們各自帶著三個藏著圖蘭多謎語答案的密封卷軸。)

(儀仗隊上場。士兵、劊子手亦上場。)

衆人:(白)看那八大賢人,端莊威嚴令人敬仰。手中三個密封卷軸,系三道謎語答案正好端詳。

官員:(白)皇上駕到!

(階梯頂上,老態龍鍾的皇帝阿爾木圖,走上御座。)

(衆人伏地,廣場全射紅光。隱名王子立于階梯下,鐵木爾和柳兒在人群中站著。)

衆人:(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白)平身。

(衆起立。)

官員:(白)啓禀陛下,有位青年敲鑼索謎,向圖蘭多公主求婚。

皇帝:(用蒼老無力的聲音白)公主可怕既誓言,將我糾纏。我又唔能够唔忠于呢個誓言,直到我既皇冠俾鮮血浸染。許多求婚人血染階前,佢地唔系犯罪,而系愛情將佢糾纏。我自問當皇帝咁多年,未試過把溫柔情郎變成死尸。你,你,你呢個青年趕快回到你爹娘身邊,唔好再冒險上前。

隱名王子:(堅定地上前,白)至尊既天子,我要接受命運對我考驗。

皇帝:(幾乎是懇求地,白)難道你要我在駕崩之前,又多讓一個青年鮮血,泡我身邊。

隱名王子:(再堅定地上前,白)至尊天子,請給我測試。

皇帝:(驚恐地,白)我唔要,唔要恐怖再籠罩我玉階前。

隱名王子:(更强烈地,白)至尊天子,我要接受天命。

皇帝:(帶威嚇的怒意,白)既然你醉心要上西天,要成仙。咁就讓命運判定,你能食人間烟火幾多年?

衆人:(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官員:(踏步上前,全場肅靜。白)皇上有令:圖蘭多公主招駙馬,一定要王室血統,還要把三道謎語猜中。如果測試不成功,就被刀斬示衆。

(一片死寂。後臺瑟瑟有裙裾聲。)

官員:(白)公主駕到。

(人們迎向後臺,行半跪禮。齊呼: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圖蘭多:(白)平身。(走向御座前。)

(白)父王萬歲萬歲萬萬歲!(伏地行大禮)

皇帝:(愛憐地,白)皇兒,平身。

(美麗冷峻的公主站在御座前。她冷冷地看一眼隱名王子。隱名王子微抖,隨即深情地望著她。她心頭一顫,但馬上又作出矜持的姿態。)

圖蘭多:(白)你系……(走近隱名王子,凜凜然。)

隱名王子:(白)王室血統。

圖蘭多:(白)你既姓名?

隱名王子:(白)王子。

(圖蘭多作無奈狀,走在人們面前。)

圖蘭多:(魂斷藍橋)想起那宮廷慘變!好久之前,一聲慘叫,震撼我呢座宮殿。陸鈴公主,系我祖先。佢施政仁慈,百姓共慶太平天,國泰民安樂連連。韃靼王旗,在京城邊,風捲殘雲就在開戰那年。

(此時,隱名王子、鐵木爾、柳兒作驚訝狀。)

向我開戰,拋刀劍。唉!可憐見!擄我陸鈴,毀我王殿,唉,恨海難填!陸鈴飲恨在天邊,埋在韃靼墳裏面。此恨綿綿,永記心田!

(隱名王子與鐵木爾交換眼色。圖蘭多又步上階梯。)

衆人:(輕輕地,白)韃靼舉起七面旗,在開戰那年。

圖蘭多:(激動地,白):系我地忘不了既年代,到處都系刀劍。推翻我王國,擄走陸鈴既生番,生得就似你既臉。陸鈴一聲絕望呼喊,佢美麗的面孔再也不出現。佢叫我地代代記。我敬重呢個仁慈既祖先。我記住那灾變。我就系陸鈴再世。前世冤仇今世報,滾回去,你樣子生得似害我陸鈴既生番,滾!唔准在我眼前出現!

隱名王子:(背白)佢訴前事句句系哀言,賢子孫的確難把這仇恨咽。滅佢國、擄佢祖先,竟系我祖先。好在佢唔知我身世。不然,佢會把家國恨千古愁來添。佢不但唔會俾我索謎語,講唔定會拋我落鑊黎煎。

(中板)聽佢言語,我不禁膽顫心驚。全因我既韃靼軍,害佢祖先喪左命。家仇與國恨,佢一定不肯容情。那城墻挂人頭,害世間不安寧。亂下皇令來草菅人命,拿人頭來當酒罌,濫用報仇之名,來慰佢祖先顯孝名。你,你呢個公主,將仇恨充塞宮廷,靠咁干預王政。荒唐,太荒唐,真系滅絕人性。

(二王)佢將仇恨當法寶,佢要將仇恨,迎向那無辜既男性,我知男兒蒙冤死,怎能不深表同情。

(七字清板)謹奉衷言俾佢聽,恩怨要在呢代停。以愛解仇重相知,我要向佢訴衷情。把是非來定正,向佢叮嚀:盡孝盡情,盡孝何傷佢盡情。我要教嬌娘,博得一個淑女名。

圖蘭多:(走馬英雄)一于要飲生番血!看隊伍長排起,生番王子有幾許?佢地要摘那天上月,好比水中撈月。爲陸鈴慘死,爲佢貞潔,要飲生番血。我系帝女,要伸先祖奇冤,鳳飛天闕。我美色如玉,系人間奇絕。孤芳自賞,膽肝冰雪。嘆一句愛情如夢,好比曹操唾壺空悲歌缺。你想占帝女,像南柯夢空如許。我快活美好如鵲,你雄心好比長天暮,像那蒼天凉月,雲破月缺。

(白)爲陸鈴既貞操、爲陸鈴既呼喊、爲陸鈴既慘死,我要向你地報仇,砍你既頭,喝你既血!

(冷峻地向隱名王子,白)你想活命就馬上滾回你既巢穴。你想碰一下運氣,謎語有三則,你結局唯有任我肆虐!

隱名王子:(激動地,白)不!結局系我勝利!

圖蘭多:(威嚇地面對隱名王子,白)謎語有三則,結局系你一定死!

隱名王子:(堅定地白)不!不!結局系我勝利!

皇帝:(嚴肅地,白)皇兒,向呢個外鄉人講謎語。

圖蘭多:(莊重地面向皇帝行了個禮,白)遵旨!

(站在階梯高處,向著隱名王子,白)外鄉人,你聽著:
第一道謎語----

(全場寂靜,人們屏息呼吸,注視著公主。)

(柳瑤金)明月照夢鄉,有七彩幽靈在飛揚,好多人要佢幫參詳。天明冇左佢影像,佢又在人心上,月夜佢又重新長。天明冇左佢影像,好多人要佢參詳。笫一道謎底系乜野?你好好思量。

(人們緊張地注視著隱名王子,只見他神色泰然。)

隱名王子:(不加思索地,白)佢會新生,佢爲新生而歡唱,我要同佢共享。

(圖蘭多站在階梯高處,冷笑。鐵木爾見狀,打了個寒噤,柳兒趕忙攙扶。)

圖蘭多:(冷峻地,白)廢話少講,第一道謎底系乜野?

隱名王子:(高聲地,白)系“希望”!

(圖蘭多驚震一下,很快又恢復先前的冷峻。全場除隱名王子外,沒有誰覺察到她的神色。隱名王子見狀,露出勝利的微笑。)

(八賢人紛紛打開第一卷軸,衆人緊張地望著。惟獨隱名王子悠然自得地望著公主。)

八賢人:(齊聲白)系“希望!”猜中第一道謎語。

(隱名王子與鐵木爾相視而笑。公主一臉晦氣。台的一角,三大臣在議論。)

潘:(白)呢個傻瓜可能唔會丟腦袋,確保安康。

彭:(白)系唔系叫我將果副棺材,丟到短松崗?

平:(白)咁樣,城墻就唔再滴血千行。

圖蘭多:(生氣地從高處階梯走下一步,暴躁地,白)對,系“希望”。不過,佢總系使人上當。聽住,外鄉人!

我講第二道謎語----

(海棠春)有一物,佢會發光明彰,會發熱,使人亂性失常。當你失意,佢又冷却如嶂,當你功成月滿花香,佢又沸騰向上。佢常與你心相向,佢聽到你聲響,顫得更强。你問佢色味又怎樣?紅得火咁紅,又冇一點香。你作夢都別想,想猜中一雙。謎底系乜野?你好好思量。

(白)爲了活命,你快些答上!

柳兒:(懇求地向著隱名王子,白)爲了愛,你快答上。

隱名王子:(微笑地向柳兒點點頭,白)對,爲了愛,我會答上。
會沸騰,會冷卻,會動,又會發熱,又似太陽紅咚咚,佢在我血管中流動,佢系……

(全場緊張地,寂靜無聲。)

佢系“鮮血!”

(八賢人打開第二卷軸。)

八賢人:(齊白)系“鮮血!”猜中第二道謎語。

群衆:(議論紛紛,白)好,答得好!

圖蘭多:(氣衝衝地面向侍衛,指著群衆,白)命令佢地安靜!

侍衛:(面向群衆,大叫)肅靜!

(圖蘭多從階梯走下,俯身向著隱名王子。他趕忙屈膝下跪。)

圖蘭多:(冷峻地,白)外鄉人,你聽住:

我既第三道謎語----

 系冰霜,冰霜又會使人燒透,喜怒冇來由。

(踏月行)冷冰霜,不光亮,寒嗖嗖使你發抖。佢將你燃燒,佢就變得涼透。

(白)聽住!你想當奴隸還是想自由?

(接唱)愛恨善憂拋腦後,佢執意俾自由,你就成奴隸,飽賞苦與憂。佢執意你當奴,你就成君王,不用再生愁。

(傲慢地向著隱名王子,白)第三道謎語系乜野,你快講,我睇你,

(續唱)魂魄早已走,神色愴惶,冷汗滿頭!

(隱名王子縝定。圖蘭多居高臨下在他之上,神情冷酷威嚴。)

圖蘭多:(輕蔑地,白)你講,乜野系冒著火焰既冰霜?

(隱名王子躍起,圖蘭多急退後。)

隱名王子:(歡喜雀躍地,白)啊!你己經把勝利送俾我啦!我講過我既火焰會熔化你啦。呢塊冒著火焰既冰霜就系你……
(雙手向天高舉,大叫)系“圖蘭多!”

(公主臉色蒼白,全身微顫。在場的群衆在騷動。鐵木爾呆呆地望著兒子。)

八賢人:(打開第三道卷軸,齊白)系“圖蘭多!”第三道謎語又猜中!

群衆:(雀躍地,歡呼)光榮屬于勝利者!至高無上!光榮,圖蘭多公主,生命向你歡笑,愛情爲你歌唱!
(伏地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鐵木爾還不大相信眼前的一切,木然地站著。)

柳兒:(上前搖搖鐵木爾,又喜又憂地,白)老主人,小主人佢……

鐵木爾:(驚恐地,白)我皇兒,佢點樣啦?

柳兒:(白)佢把三道謎語全猜中!

鐵木爾:(高興地,白)全猜中,咁佢就有命啦!     

柳兒:(白)唔單指系咁呢,佢重可以當駙馬啦!

鐵木爾:(白)當唔當駙馬有乜野咁緊要,最緊要系,保得住條命!

平:(白)一天都光啦,光輝照八方。

潘:(白)我快抬花轎走在最前方。

彭:(白)我趕緊將副棺材,丟到山崗。

平:(白)你地睇圖蘭多既臉,陰雲滿佈,講唔定又要拗計。你地唔好亂動,睇准先至决定去抬花轎抑或抬棺材?對呢個刁蠻公主,我地不得不防。

圖蘭多:(神色懊惱地再登上階梯,靠著御座,白)聖明既天子,尊敬既父王,唔好將你既女兒,拋進那異鄉人既空房。

皇帝:(尷尬地,白)你有過神聖誓言。那異鄉人把三道謎語全猜中,你無法爲自己設防。

圖蘭多:(撒嬌地,白)唔,邊個講誓言神聖,你女兒先至系神聖。我唔要嫁俾佢呀。(作哭狀)

皇帝:(白)皇兒,唔好喊啦!

(三大臣在場的一角背白。)

彭:(白)唔要緊,有邊個大姑娘上花轎前唔喊啦。

潘:(詭秘地,白)佢喊得好似哭喪。

彭:(白)佢又靚又蠻又窩囊。

平:(白)我地不得不防。

圖蘭多:(白)誓言唔算得神聖。
(撲仙令)天下女,以我爲首,講神聖,以我爲首。憐帝女,你應爲我分憂,我拒絕,以佢爲偶!
(白)父王呀,我唔要嫁俾佢呀!(作哭狀)

皇帝:(接唱)你待佢,重慘過木偶,佢爲你,寧願拋人頭。睇你流泪,爲你憂,你反皇令,爲皇發愁。

圖蘭多:(憤怒地,白)我决唔屈膝,我决唔屈膝!

(憤怒地轉向隱名王子,白)唔准你用咁既眼光睇住我,你呢種眼光,好似拎我既驕傲來諷刺。唔准咁樣睇我,我决唔屈服你!

(隱名王子更加含情脉脉地望著她。)

平:(背白)只有圖蘭多先至敢亂性,違反皇令,亂宮廷。

潘:(背白)既然圖蘭多要反悔,何必當初又要立誓,害得咁多傻瓜既頭,挂滿城。

彭:(背白)娶個咁既刁蠻公主,我寧願摟隻母猪,還定性。

圖蘭多:(威嚴地對隱名王子,白)你强迫我歸屬你。你要逼我改性情?

(隱名王子笑而不答,踱了幾步。)

彭:(白)傻瓜,講:“系呀!”

公主:(瞪了彭一眼,再逼近隱名王子,白)你講!

隱名王子:(急轉身,面向公主,溫柔地,白)不!驕傲既公主,神聖既化身,帶著火焰既冰霜,你聽住:你既把自己比作冰霜,却又說帶著火焰。咁樣,我情火熔熔,情酒千觴,定會讓你醉倒在情場。我唔會勉强你,而系要你愛我,我要你靠愛情皈依我。咁樣,我地就會恩恩愛愛,如膠似漆,雙雙臥在東床上。

(圖蘭多怒氣有些緩解。)

平:(背白)想唔到呢個傻瓜系個真君子,氣貫長虹。

潘:(背白)勇敢,豪放,真摯,剛毅。系個好種!

彭:(背白)乜野咁好種,我講佢系個傻瓜種。

隱名王子:(南進宮)冷冷晨風妒花惡,吹斷枝頭萼。晚風妒螢,螢飛明滅空索寞。最憐獨飛燕,孤單又落泊。獨攬香衾覺得衾偏薄,寒猶在晚風仍作。莫空守香閨,一生寂寞。瓊枝璧月春如昨。搵個安樂窩。心弦動,莫讓音斷弦索。

(圖蘭多作聆聽狀,見隱名王子看她,又作矜持狀。)

圖蘭多:(背唱翠裙腰)圖蘭多,我心憂。要我嫁人,害我心添愁。家國恨悠悠。求陸鈴,求你保祐,我替你報仇。這世代仇恨,冇盡頭。王子將我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