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粵劇劇本★圖蘭多 第一場~第三場

再次公開《圖蘭多》   ◎陳葆珍◎

最近,應文友所求,在網上再次公開《圖蘭多》,以便更多人瞭解這一個在國外傳頌已久的中國公主的故事。

1998年9月5日,由張藝謀策劃的卻是意大利演員主演的《圖蘭多》歌劇在北京紫禁城太廟演出,轟動一時。

以實地為背景,加上先進科技,由此營造的藝術氛圍,自然比1926年在意大利歌劇院演出更有魅力。

遺憾的是,不少人看不懂具體內容,加上票價之昂貴,注定此乃“陽春白雪”非“下里巴人”。我目睹此况,爲填補心中之遺憾,爲使我國老百姓瞭解這位在歐洲揚名了差不多整個世紀的圖蘭多,以便讓中國人自己演自己的公主,我選擇我從小喜愛的劇種,試圖把它改編成一個粵劇劇本。

爲了忠實原著,我這一個粵劇腳本,按名翻譯家丁毅的譯本為准(見丁毅譯著的《西洋著名歌劇劇作選》國際文化出版公司1996 年出版),而丁毅的譯本是據名編劇家阿達爾(G.Adami)、西莫尼(R.Simoni)所編的《圖蘭多》翻譯的。

全劇的情節、人物、佈景、甚至對話的主要內容等都遵照原著。但因劇種不同,我將原來的三幕歌劇,改成七場粵劇。第一至第六場,全按原著的基本內容。第七場,是我按粵劇的傳統表現方式以及人物性格的發展趨勢自己加上去的。

鑒于原著以詩的形式來對話,而粵劇的語言亦如此。故此,順著粵劇的語言風格來改編,自然少不了方言。

爲了弄清粵劇創作的特點,我買了不少有關粵劇的書來看,花了不少時間鑽研《搜書院》《帝女花》《蔡文姬》的創作技巧,爲了檢查自己寫出的唱詞是否合調(如劇本中用括號注明的“唐宮怨”等屬粵劇小曲),凡選有這樣的唱調的,我都買有關唱碟來邊播邊對著自己寫的唱詞來唱,反復修改。

經過將近兩年時間,將改編後的脚本由親友送至廣西一個粵劇團,經他們開會研究說是:“這劇本可以演”。但隨後一句話讓我把它束之高閣,那就是要我先資助十萬元美金,以後再分紅。

以上爲粵劇《圖蘭多》寫作的經過。

順便說一句,這一劇本經紐約一位當年在粵劇劇團演了幾十年戲的老先生看過之後,又說是可以演的劇本,但會讓後臺主任傷腦筋,因爲我在道具上沒注明。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


粵劇  圖蘭多
陳葆珍改編

關于《圖蘭多》 Turandot


西洋名歌劇《圖蘭多》,由當代名作曲家意大利普契尼(Giacomo Puccini)作曲。名編劇家阿達爾(G.Adami) 西莫尼(R.Simoni)編劇。

1920年夏,普斯尼看了十八世紀威尼斯作家卡·戈齊的作品《圖蘭多》之後,引起創作衝動,便和阿達爾、西莫尼合作,進行這偉大的藝術創作。

1922年6月25日,《圖蘭多》歌劇脚本寫完。1924年2月24日,普斯尼寫好該劇第1、2幕的曲譜。同年11月,他寫到第3幕中的合唱“安息吧,深情的柳”時,輟筆而逝。癌症奪去這一代藝術天才的生命,終年60歲。

1926年4月15日,《圖蘭多》首演于意大利的米蘭斯拉卡劇院。當意大利名指揮家阿· 托斯卡尼指揮到普斯尼因死亡而終止了的片斷時,忍不住放下指揮棒,終止一切聲響,向觀衆悲痛地說:“到這裏,這歌劇結束了。因爲在這時候,這位偉大的作曲家去世了。”

此後,由享有盛名的較年輕作曲家弗·阿爾方諾,在阿·托斯卡尼的關注下,據普契尼的原作的音調,在作曲方面,寫完《圖蘭多》結局部分的樂譜。

當時意大利不少有名報刊紛紛評論,指出普契尼通過《圖蘭多》,“證明他是一位天生的藝術家。圖蘭多是最好的角色。”

此後,這位美麗而冷漠的中國公主,吸引了歐洲歌劇的觀衆。

《圖蘭多》的一段獨唱: “Nessum  dorma, nessum dorma……(誰也不能睡,誰也不能睡)”的歌聲,在1990年羅馬世界盃足球賽作爲這盛事的主題曲播出,《圖蘭多》的優美旋律,在世人的心裏迴蕩。

劇情簡介

本劇描寫中國元朝公主圖蘭多招親的故事。
圖蘭多因己故陸鈴公主曾在戰亂中,被韃靼國男人擄去凌辱致死,發誓向天下的男子報復。趁長大成人招駙馬之機,立下誓言,請其父王按她的意旨頒佈這樣的皇令:

“凡屬王室血統的求婚者,誰能猜破謎語,可爲駙馬。否則,斬! ”

流亡王子卡拉夫被公主美貌所傾,冒死前往求婚,幸破謎語,但公主悔婚。然而,她最後還是被他的真情所動,兩人終成眷屬。

人  物

圖蘭多       公主
卡拉夫       隱名王子
阿爾木圖    圖蘭多之父。中國皇帝。
鐵木爾       被推翻的韃靼國王,卡拉夫之父。
柳兒            鐵木爾年青的女僕。
平                司徒  (阿爾木圖管文的官 )
潘                司空官(阿爾木圖管建築的官)
彭                阿爾木圖的御膳房總管
官員            數人
賢人            八個老者
波斯王子、白衣祭司、劊子手、劊子手的助手、士兵、民衆、宮女、鬼影。


場次

第一場     引  子
第二場     迎  謎
笫三場     索  謎
第四場     備  試
第五場     破  謎
第六場     查  名
笫七場     尾  聲 

第一場    引子

(夕陽照著中國的紫禁城。城墻內隱現故宮太和殿。近處城墻上,挂著幾個求婚者的頭。城墻下,有一面大銅鑼挂在木柱上。)

(城墻前,一些老百姓在驚恐地指著那些人頭在議論。)

(一陣鑼鼓聲,士兵簇擁著一位手捧聖旨的官員上。)

官員:(白)子民接旨。
(衆人匐伏,此時隱名王子上,站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皇天后土,升平萬疆,公主擇偶成雙。條件有二,細說周詳:駙馬東床,王室血統,能揭謎語,可配鴛鴦,測試有誤,頭挂城墻。欽此”

(衆人向天遙拜)

衆人:(齊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衆人亂竄。有些在數城墻上的人頭,有些在叫嚷:“月亮升起時,又有行刑。聽說被斬的系波斯王子。”)

(官員退下。民衆涌向皇宮)

衆人:(亂叫):月亮升,血流不停。劊子手你別睡不醒。死神呵你快醒醒,皇宮又要動酷刑。處死,處死,鬼也呼應!快進皇宮,看個究竟!

(衆人涌向皇宮,被士兵粗暴地驅散。混亂中有許多人跌倒。)

(隱名王子離開人群,向鑼走去,又望望城墻上的人頭。)

隱名王子:(白)瞧這高貴既人頭,(指城墻上的人頭),就可知公主美貌娉婷。花須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我唔怕呢朵帶刺既玟瑰!

(柳兒扶著鐵木爾,二人衣衫襤褸,步履維艱。)

(波斯王子被押上場)

波斯王子:(綉荷包)美夢化輕烟,求婚不成遭慘變,三道謎語不會揭,鬼門關上我當先。

(官員上,迎向波斯王子。)

官員:(白)高貴既波斯王子。
(接唱)波斯王子足可怨,遠道來此就有冤,錦綉前程付東流,江山美人全冇緣。

(白)唉,果個波斯王子,時驚運變,等月亮一升起,佢既人頭要挂系城墻邊。

(官員下)

衆人:(唐宮怨)一代儲君命變輕烟!

波斯王子:(白)噢!圖蘭多,我心中既愛神,你知道我對你情比金堅!

衆人:(接唱)士兵出黎把刀牽,士兵出黎把刀牽。

隱名王子:(接唱)都發左癲!
(續唱)情系比金堅,佢死到臨頭心不變。(注視波斯王子)
(白)唉!真系多情自古多抱怨。

柳兒:(驚喜地,白)老主人,佢?(指隱名王子)。
(接唱)系王子,一絲光亮在眼前。

鐵木爾(白):啊!皇兒,(走向隱名王子)我堂堂一個韃靼國王鐵木爾。
(接唱)憶往昔離宮廷皆因政變,

柳兒:(接唱)快上前快上前,光亮就在眼前。(扶鐵木爾走向隱名王子。而隱名王子轉向另一邊,沒看見他們。)

(平、潘、彭三大臣上,衆人退避。)

平:(指波斯王子,續唱唐宮怨)送佢上西天!

(波斯王子氣昂軒然,站立。)

衆人:(白)上西天,上西天!

隱名王子:(接唱)呢度既人,全都發左癲!

(幕下)

 

第二場  迎謎

(與第一場佈景同。)
(衆士兵押波斯王子上。)

波斯王子:(哀傷地,白)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拉腔)天哪!
(二王)佢把求婚當兒戲,謎語奪去多少命。佢空有美貌,人像霜雪,冷冰冰。天下男子冒名來。王位與愛情,究竟誰重誰輕?

平:(白)我我,位居三品,掌管禮部。我系司徒平。(望望波斯王子)!
(沉花)唉也也,好一個王子。
(三脚凳)斬頭本理應,誰叫佢系傻仔。唔應有委屈,我地辦事按聖旨。

潘:(反綫中板)唉,我系司徒潘。我辦事冇乜主意。呢一個失運兒,正引頸待斬。頭將被挂城西鬧市。講起砍人頭,我全無顧忌,只因我照辦聖旨。

彭:(走向波斯王子,白)我系御膳總管,有份主持測試。
(反綫中板)你系王子,本來王位繼承,先至合你心意。可你呀,追個公主,三道謎語唔會破,真冇意思。赴情場要喪命,你將鬧市橫尸。若論你血統,王室血統金貴,好比金錢財資。
(花)我唔忍心睇你,硬要試火用紙。

(鐵木爾,柳兒上)

鐵木爾:(南音)僕主相依確系世間稀,得知我兒還未死,重遇我兒如見晨曦,有子送終唔再傷悲。

柳兒:(二王)我地求人憐憫,好比與虎謀皮。

(一隊行刑劊子手走來,內中有兩人抬一大磨刀石。)

(人群混亂奔跑,有些人衝向城門,被兵攔住。)

衆人:(大叫)殺頭!殺頭!劊子手既好幫手!

(十二對的劊子手的助手一對對地上場。最前的那對捧著一把亮霍霍的大刀。)

劊子手的助手:(歇斯底里地叫)磨刀!磨刀!我地快磨刀,唔管你肥或瘦,“喀喳”一聲,照例砍人頭!

(衆人爭著上前看刀)

劊子手:(狂笑地白)有圖蘭多撑腰,我地幹活從來都系神釆飛揚!

衆人:(爭著上前,涌向劊子手) 磨刀!磨刀!殺頭!殺頭!快動手!

士兵:(大聲駡)狗雜種,滾開!唔准亂動!

(混亂中有人倒下,鐵木爾被推倒。)

柳兒:(驚恐地,呼叫)啊!老主人,老主人!
(柳兒扶不起他,張目到處求援。)誰來幫忙!請幫忙!幫我扶起這老翁!

隱名王子:(在人群中匆匆跑上,扶起鐵木爾。)
(激動地,白)啊!父王,我地終于相逢!

鐵木爾:(驚喜地,白)啊!皇兒!我地系唔系系夢中?

隱名王子:(氣憤地,白)果個奪你王位既雜種,正把我追踪!

鐵木爾:(憂傷地,白)我到處揾你,以爲今世唔會相逢!(哭狀)

(衆人圍觀,低聲議論,士兵把他們驅散。三位大臣走近看看他們,後離開。)

隱名王子:(疑惑地,白)你系邊個?

柳兒:( 謙遜地,白)微不足道。我叫做柳兒,你宮中既一個女奴。

鐵木爾:(寬慰地,白)我呢一個失去王位既韃靼國國王,系戰敗時逃走。我聽見有人在我身邊低聲講:“跟我來,我給你引路。”原来系柳兒。一路上,我精疲力竭,佢爲我救死扶傷。

隱名王子:(激動地,白)我好多謝你。

柳兒:(謙遜地還禮,白)殿下,唔使多謝。呢地系我應該做既。

隱名王子:(熱情地,白)你爲乜要分擔我地既不幸?

柳兒:(羞怯地,白)因爲有一天,你曾在宮中俾過我一個笑容。

(兩個劊子手的助手抬一大油桶上。)

群衆:(齊聲白)殺頭,磨刀,殺頭,磨刀!快加油!

抬油桶的:(白欖)澆些油,再磨刀,磨得神采飛揚。加油磨!磨快刀,快上殺場!

衆劊子:(白欖)我地上殺場,殺起頭來喜洋洋。有圖蘭多做後盾,殺起頭來喜洋洋!哈哈!(舉刀大笑)。

隱名王子:(音樂托白)既系情場,又系殺場,又系墳場!
(白頭吟)呢個王子頭,(指指波斯王子)雖高貴却要頭挂城墻!年輕輕兮受情殤,就要枉死殺場。爹娘在故鄉,佢却葬在異鄉。可憐父母心,會爲佢哭斷腸。唉,哭斷腸!
(憂傷地,白)唉,我呢一個韃靼王子,命運都唔會比佢好得幾多喇。
(唱)唉,故國不堪回首望,我折翼孤鴻,難爲復國上沙場。恨奸臣害我父,奪位自爲王。月清風凉飄泊異鄉。隨流水來覓春色,唔想寂寞凄凉。離開沙場,再上情場。
(激情地呼喚)唉,圖蘭多,你呢朵
(接唱)帶刺玫瑰,讓男子爲你情殤!
(反綫中板)可憐我在逃亡,行到脚發僵。父子倆好凄凉,相見在異國他鄉。我去上前敲大鑼,我變得無比剛强,駙馬東床,系我既愛情夢想。
(二王)好男兒,索謎語生死都不詳。皇天在上,求你頒獎。猜謎語我唔再遭殃。
(走近大鑼,鐵木爾與柳兒上前阻攔。)

鐵木爾:(焦急地,白)皇兒,唔好去呀!

柳兒:(哀傷地,白)主人,爲你可憐既父王,你……

潘:(威嚴地,白)本司空大臣有令,波斯王子敲鑼索謎,答唔出三道謎語,處斬!

群衆:(惋惜地,白) 王子美好又莊重,又系一個多情種。

群衆:(憐憫地,白)佢眼裏有愛情光芒,又有垂死既哀痛。

(波斯王子茫然地望望在議論的群衆。)

隱名王子:(憤怒地,白)原諒佢,放開佢,唔好殺佢!

潘:(故意不理睬,看看天上,此時背景的金黃色漸淡,呈灰白色。)
(禿頭板眼二流)月亮升起,快上殺場!行刑手聽令:手狠心要狼,開大膛取人腸。我叫衆看客:企遠些唔會把你傷,我叫士兵:押犯人上堂,送佢多情鬼魂上溫柔鄉。

(兩個劊子推波斯王子上斷頭臺。)

劊子手:(二流)我地在城墻上,揮大刀神采飛揚,砍人頭樂洋洋!

隱名王子:(憤怒地衝上前,白)慢!住手!寬恕佢!

群衆:(白)寬恕佢!睇佢年輕又情長。公主你唔好把佢傷。你爲乜唔聽生命在歌唱?求你唔好搞到人間咁凄凉。

(此時,一個劊子手把磨好了的刀送給操刀的行刑手,天忽然黑下來。群衆驚恐,士兵催前驅散他們。)

平:(望天,白)今晚真系奇,月亮爲乜唔照殺場?

潘:(望波斯王子,白)管佢奇唔奇,照例下令開場。

彭:(揮舞著酒壺,白)開場,開場,我呢個御膳房總管,就要大豆芽菜炒人腸!

隱名王子:(小曲雪中燕)夕陽落,下西嶺,睇那城廓己暝。夜沉沉晚風吹不停。好多王子喪了命。唉,凄清那堪聽。嘆嫦娥也懂人情,今晚唔露娉婷。嫦娥怕聞人既血腥,怕死神既情人睡醒,怕睇圖蘭多獨自孤清,深閨伴血影。
(反綫二王)莫不是駙馬難覓,因美艶傾天庭?莫不是謎底難覓,天下男兒蠢似猪頭柄,系白丁。世人皆說我,聰穎絕頂。踏那帶刺鴛鴦嶺,把佢冰心來喚醒。顧不得故國那亡國情,顧不得我會死去老父就孤零。
(音樂過序)愛情催我我有勁,要同佢把婚盟訂。

(隱名王子向大鑼走去,柳兒趕忙追上,鐵木爾隨後踉蹌跟上。)

群衆:(大叫)邊個把鑼敲響,公主佢就會到場!公主一到場,謎語出三道,死刑跟住上。我地唔想鑼再響!

平:(迎著隱名王子驚訝地,白)唉,又一個傻仔,你……(作阻攔狀)
 (南音)休往前,把命送。看那人頭,慘淡容。可嘆鬼魂,頻喚夢。情絲却唔繚金鳳。呢地鬼魂情深,確系多情種。可惜心願,都俾蒼穹。

鐵木爾:(接唱)皇兒念我,父子恩情重,真系父子骨肉,血緣通。要惜身價高貴,不必輕龍種。你若失誤死去,就把我老命送。

柳兒:(接唱)我地終日逃亡,無日不驚恐,異地相逢就似在夢中。心中暗語,自認系個多情種。婢女懷春,懷春婢女,身分懸殊,講情冇用。我愛郎情重,只恐水中撈月,一場空。而佢却愛公主,注定系命中。好似龍鳳祥呈,與天共。
(走到隱名王子面前,續唱)
最怕你敲鑼把謎索,你慘把命送。身後魂魄,飄泊異域中。你父王要靠我來侍奉,可憐主僕一雙,患難相從!

隱名王子:(接唱)死後人天兩隔,何慘重!但愛火燃燒,在我心胸。玉人不見,我要見花容。唉情愛重,與佢婚盟共。願將痴情愛戀,把謎語攻。

柳兒:(懇求地,白)主人啊,你系一小龍,要重返皇宮,唔好爲孔雀折大弓。

鐵木爾:(哀傷地,白)皇兒啊,你要顧我呢一個落難老翁,冇左你,我一場……空。

隱名王子:(憂慮地,白)父王,柳兒,我要和公主把婚盟共,相親相愛共度秋冬。求你地寬容。我求求你,柳兒,好好關照我父王,我把佢交俾你,由你代我給父王養老送終。

群衆:(白)情種,懵公,發夢想把謎底猜中,實與死共。呢對人可能系父子。呢個後生想去敲鑼。可憐呢個老翁,將要祭兒冢。
(一輪明月冉冉上升,幕上呈銀白色。)

平:(作吟詩狀)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潘:(揮舞帥旗,白)明月出黎天可鑒,我執行皇令在此間,唔系心毒唔聽諫。我若反皇令,我自己就要先入鬼門關。

群衆:(簇擁而上,白)放左佢,太冇陰功叻!

(衆士兵阻攔人群。)

一士兵:(喝駡)雜種,滾蛋!

彭:(白)月亮出黎照天山,照我一身御賜既衣衫。砍多幾個頭算得乜野,只要我既頭重系處,(摸摸後腦勺)唔使入鬼門關。

群衆:(撲向城門口,臉向皇宮,白)公主,赦免,俾佢赦免。

(城門內人聲鼎沸,人影綽約。燭光影焯。)

隱名王子:(向城門口高聲白)出黎,冷酷既公主,你快出黎!我要當面把你責罰,我要咒駡你太毒辣!

(波斯王子驚訝地看著隱名王子,衆人亦注視隱名王子。全場死寂,只聽見城內回蕩:“出黎,冷酷既公主!”)

(啞場一陣,所有人都望那拱門。只見宮燈掩映。有裙裾窸窸聲和脚步聲。)

公主:(從城門內邊唱邊上,唱送子排子。)皎月照我閨房,叫喚聲聲沿宮墻上。聽佢聲音帶磁,幾咁昂揚。够大膽,喚哀家落左床,夜出城墻。

侍女:(手持宮燈,白)圖蘭多公主,小心叻!

群衆:(撲至宮墻,大叫。)圖蘭多公主,赦免,赦免!

(圖蘭多出場,在她周圍放著金光。除波斯王子、隱名王子站著之外,衆人拜倒。圖蘭多望望隱名王子,似有所觸,心爲之一動。她輕蔑地望望波斯王子,迅速地把手一揚,示意劊子手行刑。隨後,公主一行人離去。)

波斯王子:(自始至終凝望著公主站立處,白)啊!我心中既女神!得見你芳容,我死都眼閉啦!

衆人:(紛紛站起,向著公主背影,白)公主殿下,赦免,赦免!

(一白衣祭司出場,走向波斯王子。)

白衣祭司(白):奉公主口諭:行刑!(面向波斯王子,作向天禱告狀。)
偉大既孔子,願你保祐呢個垂死既靈魂上天!

(白衣祭司領頭走,衆劊子手推波斯王子走下。臺上一片昏暗,只剩下隱名王子、鐵木爾、柳兒。隱名王子向著公主離去的方向呆立。鐵木爾憂慮地走向兒子,搖搖他。)

鐵木爾:(驚愕地,白)皇兒,你……

隱名王子:(望著公主離去的方向,激情地,白)驚人既美麗,我既心己俾佢奪去!
(接唱送子排子)奇香,奇葩好香,迷人秋波,回眸一望,使我發狂。玉人遠去留芬芳。我誓要摟你雙雙上東床。

鐵木爾:(白)皇兒,你俾佢迷住叻!你快些離開,唔好胡思亂想。

隱名王子:(唱老鼠尾)佢美艶,驚月光,萬顆明珠因佢會變黃。我蟾宮折桂唔怕走近黃泉上,與佢合巹交杯醉倒夢鄉。我敲鑼索謎方,唔怕失敗把我名記在靈牌上,我要爲愛而亡。
(深情地白)爲佢死我也值得叻!

鐵木爾:(憂慮地,白)皇兒呀,你爲佢死,唔值得叻!他朝一日,殺回韃靼去,果陣時,你就系九五之尊叻!佢乙反長二王)同舟共濟父子倆,

柳兒:(接唱)王子心中有嬌娘。

鐵木爾:(接唱)如此斷腸在異鄉,

柳兒:(接唱)驚恐仿徨好凄凉。

鐵木爾:(哀怨地,白)皇兒呀!你忍心丟下我,我就會
(接唱)孤苦零仃變魍魎,可憐父子倆。

柳兒:(接唱)佢發狂我心傷,我怕佢鐵石心腸。

隱名王子:(憂慮地,白)柳兒呀!
(唱序)我若死左,老父交你相扶將,你一片忠心我知詳。

柳兒:(接唱)佢唔知我心,一片痴情正仿徨。

隱名王子:(激動地,白)父王呀!
(接唱)你皇兒聰穎賽智囊,會把那東床上。

柳兒:(白)唉!(唱正綫二王)王子啊,你爲佢發狂。

鐵木爾:(接唱)你真使我失望,爲那公主把命喪。

隱名王子:(接唱)快幫我佈置新房,我定取勝情場。
(白)我既心早俾佢奪去,我唔怕那三道謎語,我要把求婚滋味好好嘗。
(又欲上前敲鑼。)

鐵木爾:(上前拉住王子,險些跌倒。)
(白)皇兒呀,離開呢度,你先至有命。有命,先至講得上配鴛鴦。

隱名王子:(堅决地,白)我邊度都唔去,我既生命就在呢度!噢!圖蘭多在我心上。

(與此同時,幕後波斯王子亦叫:“圖蘭多!”繼而一聲尖叫。臺上三人驚恐地望望後臺。)

鐵木爾:(驚恐地,白)皇兒呀,你要敲鑼,就會像呢個波斯王子咁樣死去!

柳兒:(慌亂地,白)殿下,趕快離開呢度,先至有活命。

隱名王子:(舉手向天,呼叫)上天保祐,我會光榮地征服佢,同埋征服佢既美麗!
(幕下)


第三場     索謎

(簡設一城門,全場只突出木柱上的那面鑼。)

(隱名王子正走向那面鑼。平、龐、彭三人擋住他的去路,隱名王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