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夜謁林肯墓

夜謁林肯墓        ◎陳葆珍◎
 

夜幕把華盛頓這個世人矚目的城市掩蓋著,那一幢幢白色的建築物在夜裏顯得更加素雅。其側面有一片不大高的樹林和草地,街燈柔和,照得周圍若明若暗,似走進一個夢幻般的境地。

在不遠的高處,有一座白色古希臘神廟式建築物,在其周圍,一片墨黑的烘托下,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讓人感到似乎不是在人間。

走近它,像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逼近你。自然而然地提起腳,連話也不敢說,氣氛是那樣的在莊嚴中帶著悲涼。雖然,在這神聖的墓道上走著的人不少,但我只聽見細微的腳步聲。

踏上大理石階梯,抬頭望這為世人所敬仰的林肯陵墓。十幾條羅馬式的大理石圓柱一字形地排列著。從左側的階梯上去,在兩條圓柱中間,窺得見林肯巨大的石雕坐像。黝黑的天、昏暗的地,忽然感到在天地中的林肯像,就這樣被托起,在升空。啊!林肯就坐在半空中。

步行到最高一個平臺,見陵園是開著的。走進去,氣氛莊嚴肅穆,一種肅然起敬的心情油然而生。環視一周,只見牆壁上刻滿林肯名言。正中坐著的林肯像,有人說,從不同角度瞻仰,可看到喜悅的憂鬱的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情。可我無論怎樣看,得來的印象都是後者。

我想,怎麼可能喜得起來呢?雖然,他看美國喜劇《我們的美國親戚》時,可能正在笑著可卻在那時被暗殺了。這位當過木工的,領導人民取得南北戰爭勝利、解放黑奴為美國統一及發展起著重大作用的總統,本應該笑得起來的,可誰想到他一輩子所受的苦,幼年的家境貧困,生母及戀人相繼逝去,長期的事業挫折,悍妻的折磨……可他,卻把自己的痛苦深藏在心底,在為人民的權益和國家的完整統一而戰鬥;在捍衛一個偉大的信念而戰鬥。

仔細瞻仰林肯石像的表情,你會發現高寬的前額,裏面藏著多少正在思考的問題;堅定的眼神,隱示著一種不可抗拒的信念;緊閉的雙唇好像還要說:“民有、民治、民享。”

這時,我耳邊似乎響起馬克思的話:“在美國史和人類歷史上,林肯必將與華盛頓齊名。”(《北美事件》,《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5卷)

步出林肯陵墓,站在陵墓外的平臺上遠眺。那燈把華盛頓紀念碑射出一道光影並在湖中閃閃發光。它的前面,一幢白色的建築物格外耀眼,這就是國會大廈。

眼前,這美國首都在黑夜裏一切都隱形了,惟獨剩下這三個白色的標誌性的建築物。我在想,這林肯墓—華盛頓紀念碑--國會大廈,為什麼建在一條線上?其中有什麼更深的寓意?

難以考究當年的建設者是否有意佈局,聯想起白天看到阿靈頓國家公墓竟與隔了波多馬克河的林肯墓遙相呼應,似乎冥冥中在顯示這個民族的信念,希望世代相傳的一種精神,並以這種精神約束他們的執政者。瞧,林肯不管在白天還是夜晚,坐在半空的石椅上,一臉嚴峻地注視著自己國家的走向。

回首望著莊嚴的林肯像,我虔誠地禱告:但願美國人民能看到自己深愛著的總統露出喜悅的表情。

我冷靜地審視眼前的夜幕,它,掩蓋不了世間的風雲。這時,我忍不住默念林肯的《蓋茨堡演說》那段名言。不過,把他的原話改了一個字,那就是:“不能讓他白白死去!”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