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此風可長

此風可長    ◎陳葆珍◎

昨天接到老人醫藥保險公司退回的支票(69.47 美元)說是我的保費多交了。

這裏的醫療制度,上65歲者,享受老人醫療保險,但只給80%, 余 20%病人付。因爲外子從AT&T退休,該公司負責那20%中的80%(員工及其配偶可享受此福利到死的),餘下的,病人負責。每年一個家庭要交够約二千元的首期保費,交够了該年看病就100%免費, 這首期保金不是一下子扣,是在整年中細水長流地在你每次看病中扣除。于是,什麽時候交够了自己也不知道。這次,他們把錢退回,是他們把數算錯了。他們不退,我也不會知道。

有些是我早知道的,因買長期服的藥要郵寄,那就便宜些。郵寄時那支票上寫的都是大約數。人家寄藥時就說明你要補多少。我往往馬上寄出,我這個人平生最怕的是欠錢。

由于收信地址遠離紐約,于是第二次催債的信又來了,我又再寄一張支票。對方後來說我重寄了,馬上退回給我。

我贊賞這樣的辦事作風。這樣的事被我碰著的不止一宗。在一間大醫院看病,因醫院關係讓我的預約時間向後推了一個半鐘頭,外子問其因,他們賠禮道歉幷拿出一張 15 美元的餐券,叫我到附近的大餐館就餐,說你不吃可送人,有效期一個月。我們拒收。但那護士說,我們不收就會讓她挨批評。

十幾年前我的手指被機器砸斷。每周領保險金300美元,半年後法院傳我去,說他們判少了還讓我多領三個月。

這裏我所知的公職人員還是比較注意職業道德的。外子70 歲那年被應徵到政府機關工作,這山姆大叔的機關文化有點出乎意料。他以爲聖誕節送上司一張購物券最方便。好在他還未送出,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一看,裏面有給每一個紐約政府工作人員的通知,下有彭博市長與紐約有關紀律檢查部門負責人簽的名,規定不准接受與工作有關的人的贈禮,不准和他們吃喝。查出來紀律制裁。

他說那個市長好厲害,常來個突然襲擊。一次,他來辦公大樓,看見一個員工在工作時間玩電子游戲,當場把他炒魷魚了。

我想起這個市長他也差點犯法,他臨危受命于911那年,說不要工資的,被人指出這是犯法的。此後,連任兩届每月只肯收一美元,還捐了好幾億美元給慈善機關。紐約人稱他做“一美元市長”。

外子說他們辦公大樓有個開了十幾年的無人售貨小賣部,商品貼著價錢牌。旁邊有兩個大紙袋。一個寫明找零錢用,內裝一大堆零錢;另一個是付錢用的,裏面也有許多現金。你如果手上拿著一張10元的美鈔,那商品僅值2元,你就把那10元放在付錢用的袋,再在那找零錢的紙袋裏拿回8元。

他們每次活動出外就餐時都是AA制,即使上司與你一起共桌亦如此。有時見上司點的那份還是最便宜的。試過有個新到政府部門工作的華人不知行情,在聚餐時點菜只要一湯,他只得一個人喝一大碗湯。

原來這種作風美國早如此。請看大陸一網站題爲《傻眼了!中國解放軍參觀美軍基地後目瞪口呆》的報道,說今年二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參觀美軍基地,由基地司令與軍官數人陪吃餐。“軍士說:‘長官,你們的餐費是每人7元。’司令聽畢,掏出錢包,取出7美元,其他軍官也紛紛掏出錢包,幷相互找零錢,交到軍士手裏。我們的人見此情景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什麽事。我也掏出錢來,把代表團每一個人的餐費一起交了。”

哈哈,此風可長!

一些官員的作風也令你不得不服。

一次我因買房子時不注意地下室有違規建築(有爐頭厠所浴室)給人告上法庭。稍一觸動這些東西,非要有房屋局的開工令不可,幷要請有美國執照的工程師簽名負責。若超期不處理會罰巨款。而我們申請許久又沒批下來,眼看法院爲此事即將開庭。我急了,要外子陪我到房屋局找局長論理。去時早有思想準備:人家堂堂一個局長你想見就得見麽,見了又怎樣,你這些事在他眼裏小得很呢。
 
去到房屋局,對櫃檯職員說一句:“找你的局長。”那人微笑著給一個電話號碼讓我們打,我特意看看手錶,準備等多久都等。誰知不到五分鐘,局長來了。聽了情况後連聲道歉,說:“明天是周末,爲此事叫人家辦不好,今天我的事又多。叫下面的人辦可能他們的案子多,顧不來,要排隊的。那明天我來加班處理,我用加急信寄給你。”下一個星期一,我如期收到由局長發出的開工令,這讓我趕在法院開庭之前處理好地下室的事,不致挨罰款。
 
任何國家,總有它的正反兩面,但願這些閃光的東西成爲國家的主流,那多好。

一些社會風氣對人不無影響。舉我家的孫輩爲例,他們受美式教育,當然在我能控制之時自會傳授中華文化,然而,却時常會出現中西文化碰撞。

如孫輩每次出外與小朋友交際都是AA 制的。這樣習慣了,連她們對我也一樣。記得有次我在街上遇見孫女,我請她進館子她不去,我說中午不吃東西怎行,她帶我進麵包店,我由她挑選,她硬要搶著交錢,我交了她一直說要把錢還我,說不還我她心裏就不舒服。我說你還我我也不舒服,我老過你,你不要讓老人心裏不舒服。我終于沒要她的,還向她說什麽叫做親情。她一個勁兒在嘮叨:“我只知道不要用別人的錢。特別是不要用老人家的錢。”

我忍不住說她一句:“你哪有錢?”“有的,我每個星期六星期日一天兩個鐘教人游泳,有工資的。我教那位婆婆,她教我學中國話。”

“你的錢留著買學習用具吧。”

“我早這樣了。我現在儘量不用媽咪的錢。”

“不要總想著掙錢,你既在重點中學讀書,要好好讀,以後,你會發現你現在這樣的錢,少得很呢。”

“我知道。我只說做義工。但那老闆說我做義工的時間已超過,她們不給錢就犯法。你不想要也得要。”她還得意地說她考到教練執照,有執照的人才可以教人。

“那個婆婆教你中國話你給她錢。”

“我給過,她不要。”

惟獨三樣他們認爲是理所當然接受的,那就是生日聖誕及春節禮物。聖誕禮物以前是我們買的。有時怕不合她們心意便帶她們到商店去。她們不知道是我們付錢,因爲若知道了就會不去啦。我跟著她們看禮物,各人本來挑選自己喜歡的東西都在十元美金以上的。誰知外子不懂小孩心態,說:“儘管挑吧,爺爺給錢。”我駡他也駡遲了。只見三個孫女馬上把手上的東西放下,去挑便宜貨,三個人只花不到5美元。外子硬是求他們再挑些禮物,她們都說有一件就够了。

那個不滿7歲的孫女回家後對她媽媽說:“媽咪,我今天只讓爺爺花99美分。我好喜歡那個13元的娃娃。”

聽了,我十分感慨對外子說:“這是你這5美元買不到的。”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

回應
小东心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过那倒是要时间的。
留言 : 葆珍, 09-Mar-22, 02:57:14
您說得沒錯.

我讀中學時寄一兩雙絲襪回家,在郵局中會不翅而飛,收到信件,信件上的郵票好看一點,郵局就打電話給我,叫我去拿信,然後叫我信拿去,信封留下,因為郵票他們要,當時我還小,乖乖給他,我那是真心痛,因我我那時再集郵(現在也集,但集不到了,因為大家都寫email了).
留言 : 心受, 09-Mar-20, 23:47:14
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生活在這樣好的國度裡!
留言 : 林小東, 09-Mar-20, 12:16:17
我觉得一个国家,那法很重要。而公民素质必须从小培养。美国,坏人就很坏,而老百姓就很好。不是我亲身经历的我不信。如我的手錶(还是较好的)跌在我屋前邮箱的下面, 一个月后竟然还在。邮差送你邮购的包裹 ,经常放在你门前,大包小包的,行人路过都会看到,你晚上回家仍可如数收到。这里的贼,可能是大鸡不吃小米,而一般人以走近别人门前时无故停下为耻。
留言 : 葆珍, 09-Mar-20, 01:59:12
葆珍老師:
像您說的這些事,在菲律賓是根本不可能發生,中醫我們這邊是沒有,但西醫每次去也都要等幾個鐘頭.

我有個朋友出車禍,傷到腦,需開刀,十一點進的醫院,醫生到隔天早上五點才到,結果手術過後不久就去世了,這都是因為誤點的關係呀!

我生小孩子就打個點滴就打了好幾次,打到手都腫起來了,原因是護士是實習生,結果我是一邊生小孩,醫生一邊幫我重打點滴.

飛機提早飛,然後說是你遲到也是常有的事,或是說你遲了check-in,飛機已客滿了.
留言 : 心受, 09-Mar-20, 00:10:10
心受文友:也和你一样我在这里也看到不少事,觉得一个人一个国家总有其正反两面。例如看病因医院责任让你等得太久便赔餐券给你这件事,并不是到处如此。华人开的诊所等上两个钟才得见医生是常有的。西人的诊所这方面则少些。他们管理有一套,有些西人诊所,会提醒你:你若取消预约须提前一天通知他们,否则,罚30元。这里退款,试过人家用42美分的邮票寄张支票给我外子,退回款项是8美分。
留言 : 葆珍, 09-Mar-19, 22:58:50
學到很多東西,知道了很多事.謝謝!
留言 : 心受, 09-Mar-19, 00:27:51
老师字字珍珠,
学生点点吸纳。
留言 : 沈红, 09-Mar-18, 09:31:30
谢谢沈红文友。美国有黑色星期五一说。13 在星期五就合此例,何况又3月13的。曼哈顿有些大厦的电梯,无 13,以12A代之。此文写于黑色星期五。有意学庄子,来个逆向思维。于最黑的那天寻找能发光之物,以让自己对这个世界增加一点信心。凡于珠宝店中看珍珠宝石不足为奇,然于破烂货中发现有粒珍珠宝石,即使蒙尘,其惊喜程度也会远胜于身在珠宝店。
留言 : 葆珍, 09-Mar-18, 07:28:33
读葆珍老师的《此风可长》中“一美元市长”“无人售货”“AA制”等。从中,了解中西文化差异,社会风情。开眼界,受启发。 感受到作者(知识分子)的时代使命感。
学生 沈红
留言 : 沈红, 09-Mar-18, 05:11:1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