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 不差錢 -----看趙本山《不差錢》感言 (外一章)


不差錢      ◎陳葆珍◎

-----看趙本山《不差錢》感言

曾記否
前年的這些天
你的“二人轉”(1)
難轉進紐約不知名的禮堂(2)
急得僑領半夜推票(3)
你卻说:
“我的票哪用推?”
可知否
漫天叫價 
差兩美元,就吃了
窮人一個月的養老金
你那時爲何不演
《不差錢》(4)

註:
1. “二人轉”—爲東北民間傳統節目
2.紐約皇后大學寇登禮堂
3.因票價48元-- 498元,還高于世界歌剧“圣殿”—— 紐約大都会歌剧院的票價,致令演出前幾天僅賣了50張(全場二千個座位)
4.《不差錢》—爲趙本山今年二月在北京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出的小品。說的是一個鄉下人沒錢但靠三寸不爛之舌讓其孫女擠進演藝公司。

二零零九年二 月十九日

 趙本山在紐約的風波

◎陳葆珍◎

趙本山3 月2日要在紐約皇后大學寇登禮堂演一場,沒多少天就開場了,賣出去的票不到50張(全場共二千張票)。消息傳出,紐約華人社團聯誼會在接到承辦趙本山赴紐約演出的組織者求助要求後,當日立刻介入協助售票工作,原來的票價是498元、298元、198元、99元、88元、68元、48元,後來把498元298元198元的高價票減到40 元以下。聯誼會27個社團全都購票,解决燃眉之急。
 
《僑報》記者在報道中引述有關人士韓某、馮某的對話,其中有一句:“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趙本山睡到大街上去。”這話在網上流傳卻走了樣,據說驚動到國內。據報道,趙本山一到紐約(聽說有點動氣)便說:“我的票不用你們推,推什麼呢?我的票房不用操心,更不用你操心。”這話讓為推票而跑了幾天,打了幾百次電話,磨了許多嘴皮的僑界大為光火。

3 月5日下午紐約華人社團聯誼會在法拉盛發表聲明,這又引起趙本山此行的承辦人韓某與聯誼會成員及《僑報》記者的爭吵。聯誼會發表聲明,他們不滿一些違反事實的報道:“這次演出的主辦單位美國悅洋國際文化交流有限公司負責人向中國媒體表示,趙本山的演出門票早在2月19日就已經售完,何來紐約社團搶救趙本山一說?”也不滿趙本山的一些說法。

據《多維時報》轉載紐約華人社團聯誼會發表的聲明中云:“社團的一片熱心卻換來對方蠻橫的扭曲和奚落,這是我們所不能理解和感到寒心的。究竟是由於承辦的中間商為掩蓋商業炒作漫天要價的失誤,而‘忽悠’了趙本山事實真相,或是由於趙本山大腕走紅了之後,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素養’在作怪抑或二者兼有,我們無法得知。但無論如何我們對此感到十分遺憾,並要求主辦單位對僑界有個說法。”僑界不滿是因為他們辛辛苦苦為推票做了不少工作而不被人承認。

這場風波,引起我思考。

民間文學有其旺盛的生命力。從中國鄉土能踏上紐約,這本身就是一個勝利。不要說在紐約生根開花就是叫紐約人肯掏腰包来看,這裡面有許多學問。紐約是個多元化的城市,在文化上極會包容。記得有次黃梅戲劇團來紐約演出,晚會打出的旗號是慶祝國慶。於是紐約彭博市長還寫信祝賀。粵劇、黃梅戲、雲南歌舞、姜昆相聲等等來紐約演出,未試過這樣狼狽。這次趙本山的票,有二百多張是人們買不到姜昆的票經勸說後買趙本山的票的。

要在紐約市場立足,談何容易。全世界最大的戲院區在紐約。紐約電影院有400間。紐約Broadway Theatres (百老匯劇場)有35個;off Broadway Theatres  (外百老匯劇場)有28個。能上百老匯劇場舞台的才算進紐約文化中心所在地。迄今爲止,在百老匯的世界歌劇“聖殿”——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演出,以中國爲題材的劇目僅有《秦始皇》。它是由華人作家哈金撰寫劇本,譚頓作曲兼指揮,張藝謀導演,世界三大男高音歌唱家之一的多明戈主演,其中華裔演員僅幾個。該劇却爆了冷門,提前一個月已是一票難求。中國來的藝術團多半在遠離曼哈頓的紐約市其它行政區演出,大多用學校的禮堂,趙本山準備演出的地點距曼哈頓有一個鐘頭的車程。

要知道,在百老匯中心演的《秦始皇》,前座375元,我花65元得坐三樓的包廂位.,5 樓的座位还有15元一张票的。至於外百老匯戲院,前座70元、後座15元。大陸來紐約的劇團,黃梅戲前座50元,粵劇前座40元、後座10元。哪有像趙本山這次的48元--498元,比紐約最名貴的大劇院還貴。

美國以養老金每月不達500元者為貧窮線,差2元就是500元的一張票,意味著什麼?不懂國情不懂觀眾需求,誰漫天要價誰就違反市場規律。名人效應不是處處都行得通的。就是美國總統多次来紐約,我走我的陽關道你走你的獨木橋,因他來一些街道暫時封了,人們還怨聲載道。似乎紐約人最講實際。他們不容許不達到林肯中心劇院演出水准的而票價又高過它,這標准無明文規定,但存於老百姓心中。

紐約人其實十分注意文化生活。而有些節目演出的時間極古怪。如從1982年到2002年在一間劇院只演一齣戲——《The Cat》《猫》),1997年統計,《猫》演出6,137場。爲百老匯有史以來演出場次最多的一台戲。有一間電影院七年只放一齣影片----雨果的《悲慘世界》。而有些又50年前只放映一次而在50年後才放映第二次的,片名叫做《Fantasia》(《幻樂》)。

這幾個劇目的演出,幾乎場場滿座。如《猫》,演了近20年的一天晚上,我進去看,竟座無虛席,那中座的票價只不過70 元。

紐約人肯接受你高於這些劇目的票價才怪。而“二人轉”雖盛行于中國東北,幷非凡華人都愛看,從中國東北來紐約的人就不多,這一切應在事前心中有數。
     
這裡一切文化消費純屬觀眾自願。他愛看就買票,不愛看就拉倒。沒有任何人勸你、逼你,你的票房宣告危機他也無動於衷。故此,在這樣的情況下紐約僑界能出面為趙本山推票確實難能可貴。紐約僑界有這樣的傳統,決不容許國內來的團體在紐約辦事受冷遇,他們本來說由他們瓜分所有的票以示贊助,後因有人說這樣會落趙本山的面子,才不用贊助方式,看來他們還是處處維護趙本山面子的。這說明對趙本山的尊重,明明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力挽狂瀾卻得來這樣的說話:“我的票不用你們推,推什麼呢?我的票房不用操心,更不用你操心。”難怪人家有氣了。而趙本山可能不知實情,再加上網上的誤傳,他有氣在所難免,但氣該不該發,該對誰發,發錯了是否就是“忽悠”。人在外靠的是朋友。“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這句話說得好。

藝術欣賞憑的是興趣,商人想的是錢,你要觀眾的腰包變成商人的利,像這次如此經商的商人們,似乎還不具營商資格。而要紐約僑界受這樣大的委屈,又責怪人家為什麼要發表聲明,卻又忘記自己當初賣不出票時怎樣急得哭著求人家幫忙,這又是怎樣的德性?趙本山本人如果了解到僑界的推票情況,不知有何感想?出現推票的情況不是說你的藝術水平不高,問題很複雜。

對趙本山此行引起的不愉快,我亦深表痛惜。大師級的人物自有大家風範,這是小的們所堅信的。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

註:文中所說的貨幣均屬美元
此文刊載於《亞省時報》2007年4月6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