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細讀《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鼎銘文》

細讀《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鼎銘文》


陳葆珍

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鼎銘文

泱泱(1)華夏,赫赫(2)文明。仁風(3)遠播,大化周行(4)。
洎(5)及近代,積弱積貧。九原板蕩,百載陸沉。
侵華日寇,毀吾南京。劫掠黎庶,屠戮蒼生。
卅萬亡靈,飲恨江城。日月慘淡,寰宇震驚。
獸行暴虐,曠世未聞。同胞何辜,國難正殷。
哀兵奮起,金戈鼉鼓(6)。兄弟同心,共御外侮。
捐軀洒血,浩氣干雲。盡掃狼煙,重振乾坤。
乙酉既捷,家國維新。昭昭前事,惕惕後人。
國行公祭,法立典章。鑄茲寶鼎,祀我國殤(7)。
永矢(8)弗諼(9),祈願和平。中華圓夢,民族復興。

注解:

(1),泱泱—水面深廣,氣勢宏大。
(2),赫赫---光輝四射。
(3),仁風—仁,愛人無私謂之仁﹔風,教化。仁風,即以愛人無私這種道德來教化。                                                                                          (4),周行----至美之道。(見《辭源》)
(5),洎----jì,與“既”同音。本為灌溉用具。水浸潤謂之“洎”,引申為“及”。 洎及,同義詞連用,即“到了”。
(6),金戈鼉鼓—金戈,金屬造的戈。鼉,(tuó)與“駝”同音,即揚子鱷﹔鼉鼓,揚子鱷皮造的鼓。此句為句內對偶,“金”、“鼉”同為名詞,因詞性相對,故“金”不宜視為形容詞解作“金色的”。 “金戈鼉鼓”,意譯為“武器”。
(7),國殤—死於國事者。
(8),矢--本為箭。古有折箭為誓之儀,故解作“誓”。
(9)弗諼--弗,不也﹔諼xuān與“宣”同音,解作“忘記”。



一,串讀

我們偉大的祖國,有著燦爛的文化、光輝的文明。仁愛之風遠播,以至美之道感化天下。

到了近代,多年積下衰弱、貧窮。九州版圖震蕩,國土百年來沉淪。

注:以上寫南京大屠殺的歷史背景。

侵華日寇,毀壞我南京。搶劫我們國家及人民的財產,擄掠老百姓,大肆殺戮我同胞。

三十多萬被日寇殺害的亡靈,含冤飲恨在我們這座江城。頓時,日月無光一片慘淡,讓世界震驚。

日寇獸行十分殘暴肆虐,曠世未聞。我同胞有什麼罪啊,慘遭他們殺戮。唉!此時的祖國,國難何其深重。

注:以上概述南京大屠殺慘案。

我悲憤填膺的士兵奮起抗戰,拿起武器,兄弟同心,共同抵抗外敵。

他們為國捐軀,洒熱血,浩氣直上雲霄,把日寇趕出中國去,重振乾坤。

1945年我們終於取得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後來,中國廢除了舊制度實行新政。

注:以上寫南京大屠殺進一步激發我國軍民奮起抗敵,終於取得勝利。

面對日寇鐵証如山的暴行,每一個中國人必須警惕。

現在我國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實行國家公祭,並以此立法,制定祭祀的制度和大家必須遵守的法令。如今,鑄造這個寶鼎,祭祀我國在日寇屠刀下的死難者。

中國人民永遠不要也不會忘記南京大屠殺,我們祈求和平。我們一定會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

注:以上寫公祭南京大屠殺死難者之做法、意義及目的。

二,思想內容

這篇銘文的主題思想是:控訴日本軍國主義的滔天罪行,祭祀南京大屠殺30多萬死難者,以史為鑒,為民族復興、世界和平而奮鬥

全文圍繞著南京大屠殺來寫。先寫這一事件的背景。這背景從遠古時代說起,以“泱泱”(寬闊的水面海水奔流之狀)開篇,給人以氣勢恢宏之感,以此來形容華夏乃一大而強之國實在恰當不過。然而,國大不一定就強,我國之所以強是因為有“赫赫文明”。正如清華大學彭林教授所說的:“無文化足以亡種,無科學足以亡國。”我們有優秀的文化傳統,能較系統地繼承並發揚自己文化傳統的國家,中國可以說是唯一的。用“赫赫文明”稱之乃理所當然。幾千年來,這些文明一直發揚光大,使中國成為大而強的國家。元朝時到過中國的意大利商人馬可•波羅也曾說過中國遍地黃金。就是到了清朝,也曾有過國民經濟總產值佔世界總量的三分之一的輝煌成績﹔歐洲也曾出現過“中國熱”。以這段漫長的歷史作鋪墊,是為了讓人們看到,如此強大的國家,居然被區區小國日本欺凌﹔如此仁德的東方巨人,竟然被野獸瘋狂撕咬。

銘文筆鋒一轉,寫到我民族屈辱的近代史,以“積弱積貧”高度概括了封建制度何其腐朽。把“積弱”放在“積貧”之前,符合當時的中國實情。清朝何曾未有過康熙盛世,這時的中國並不貧。然而,封建制度已阻礙歷史前進,清朝內部的腐爛加速了國家由富至貧的進程。不是因窮而弱,而是因弱致貧。好比一個敗家子,祖宗留下多少遺產都因其揮霍而淪為窮光蛋。貧又加速弱,如此落後肯定挨打。這由強至弱由富至貧的蛻變,足以警世。八國聯軍入侵,使泱泱大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國家。辛亥革命結束了封建統治,可國民黨反動統治沒有使中國由弱變強、由貧致富,反而積重難返。這樣的背景,讓侵華日寇有機可乘。如此歷史進程,給了中華民族一面明晃晃的鏡子。讓人們知道社會制度的重要性以及居安思危的必要性。

落後不但挨打還挨殺,這不是一般在戰場上的厮殺,而是沒帶武器的中國人在自己的家門前、在自己的土地上被屠殺。搶光燒光殺光是日本軍國主義侵華政策,如侵華日軍野田毅、向井敏明兩少尉軍官舉行駭人聽聞的殺人比賽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銘文把這一切定性為獸行,其暴虐程度,曠世未聞。

行文至此,筆鋒異常沉重,以“同胞何辜,國難正殷”對死難者和祖國的多災多難表示極度的哀痛。置於死地而後生的,足可稱為哀兵。而“哀兵必勝”是無可置疑的。

銘文最後告誡人們如何對待這段血淋淋的歷史。在祭祀之時,除了對死難者致以深切的哀悼外,重要的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首先要不忘,不忘日寇的暴行﹔不忘泱泱大國的老百姓被屠殺的原因。這南京大屠殺僅是侵華日軍的罪行之一,大屠殺是侵華日寇的慣用手段。如撫順市平頂山慘案,1936年9月16日這一天,就殺了三千多中國人。1939年5月4日一次轟炸,就炸死重慶境內3991人……日寇在短時間內殺八百人以上的慘案,就有幾百宗。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在抗日戰爭中傷亡三千五百多萬人……這筆血債千萬不要忘記,更不要忘記當今日本的右翼當權,正在否認南京大屠殺。所以,銘文中強調“昭昭前事,惕惕後人”。不忘的目的是為了“祈願和平”,“民族復興”。



三,藝術特色

銘文,指在金屬器物上加鑄的文字。本 為“銅器研究中的術語”,“發端於遠古軒轅時代,‘昔帝軒刻輿几以弼違。(從前軒轅黃帝在車廂上、几案上刻下文字,用以幫助自己警惕過錯)。”(《百科辭典》)如“周公慎言於金人”(周公在金人背上刻“慎言”二字)。最初的銘,並非文章。後來內容不斷豐富,漸漸成文。於是,便作為一種文體。既是文體,自然相對有一種慣用的形式,從“昔帝軒刻輿几以弼違”來看銘的用意是要警戒。我們這篇銘文,從記述南京大屠殺產生的背景,就可以警戒後人。指出強可以變弱,富可以變窮,和平環境可以出現戰爭,落後就會挨打甚至被屠殺,不保住和平,民族就難以復興。

因為是刻在器物上,特別是在青銅器上,這樣要求銘文的寫作上必須 “義典則弘。文約為美。”(劉勰《文心雕龍》)。義,指文章的立意,典,指典雅高尚,即立意高尚文章的意義才顯得宏大﹔文辭簡約,才稱得上美。

銘的另一作用還在於“紀念功德”。無論是警戒與紀念功德,都應像劉勰所說的“審用貴乎盛德” (《文心雕龍》),既決定在青銅器上鑄字,其內容必須符合公認的高尚的偉大的道德標准。以此來衡量我們這篇銘文,它在鞭撻侵華日軍的同時,贊揚了我國人民的英勇奮鬥不怕犧牲保衛祖國的浩氣,這是人類公認的美德,屬於“盛德”。

公祭鼎銘文僅160字,高度概括了南京大屠殺的經過,從遠古至今中國人的輝煌成績和今後任務。這不能不稱之為“文約”。

而要做到簡明扼要,關鍵在於選材與剪裁。如從古至近代的中國歷史,可寫的甚多。慣用的“地大物博、人口眾多”的提法,只潛藏於“泱泱”一詞中。寫“泱泱華夏”,重點寫“赫赫文明”,只提文化層面的東西。這正是抓住了文化乃民族之魂的根本。

簡明扼要的記述,最適合的句式就是四字句。它直到今天仍是我民族喜見樂聞的句式,如成語中大部分都是四言的。四字句最早出現在上古歌謠及《周易》韻語中。《詩經》大多是四言詩。在南北朝時期,以四字或四六字的整齊句式,講究對仗押韻的韻文盛行。這種形式在這篇公祭鼎銘文中有所體現,只不過對仗方面不太多但全文押韻,文中不斷換韻,保留了中華文化這一瑰寶。四字句因為字數受控制,要求表意十分精確,如開篇兩句,八個字高度概括了中國之大之威。“泱泱”對“赫赫”,“華夏”對“文明”,詞性詞義相對,從物質和精神世界對稱,聲韻鏗鏘地形象地重現了閃著光芒的大國屹立於寰宇的境界。抒發了作者無比的愛國熱情。正由於這種深沉的愛,才產生對敵人切齒的恨。

這篇銘文的文采除上述外,還有別於一般例行公事的文字,那就是形象生動。盡量用文學語言。這樣的例子很多,現只舉一例—“浩氣干雲。盡掃狼煙。”把中國軍民不畏犧牲的正氣,稱之為“浩氣”,這種浩氣直沖雲霄,很有動感的描寫,把日寇稱之為“狼煙”,喻他們根本不是人而是吃人的野獸,比喻確切。上句寫的是“氣”,下句寫的是“煙”,只有氣才掃得盡煙。這形象生動地在讀者面前重現正義戰勝邪惡的畫面。

無論從思想性藝術性方面來看,這是一篇十分精采的銘文,值得我們仔細品味。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