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在整編賀祥麟教授書信的日子裡

在整編賀祥麟教授書信的日子裡

陳葆珍

祥麟恩師遺照
 
這兩年多來,為了兌現對祥麟恩師在天之靈許下的承諾,我日以繼夜地把他老人家遺下的書信散文匯集成書,並徵得國內享有盛譽的廣西師大出版社同意,免費出版。這應歸功於這家出版社的創始人之一的祥麟恩師。

困難重重,首當其衝者是克服我感情設下的障礙。我是個十分執着的人,直到雙親辭世後的二十多年,我仍沒勇氣接觸他們的遺物,其中特別是照片與家父的遺著,只要視線所及,心裡像被一塊燒紅的鐵烙着似的。同樣的,兩年前,離恩師仙逝不到一個月,我哪有勇氣再翻看他的信件,每一接觸,心裡便一陣疼,淚眼模糊,連字也看不清,往往在長長嘆了一口氣之後才開始編著。慢慢地,理智控制了情緒,人變得冷靜些,這編著工作成為我之所好,通過文字,聽到他內心發出的贊嘆、感喟、哀鳴、吶喊……這時會感到他老人家還活着,有時還下意識地在周圍尋找他,甚至在夢中還與他對話。這樣,生活充實了,甚至比在職人士還要忙。忙到親朋好友寄來的電子郵件,成百封沒時間打開,只看電腦上的主題顯示, 有急事的才看,其餘為應付電腦多次的警告,不得不從信箱撤離,暫時下載在桌面上,待整編工作告一段落時才看。這段時間,除“詩魔”的干擾我不得不停車讓路之外,一切寫作幾乎停止了。

祥麟恩師生前著作

好不容易把恩師生前在電腦傳來的致我及親朋好友的信按年月日順序編好共23萬字,以為這可以交稿了。誰知,經過多方聯繫,從賀公子黃河先生及祥麟恩師生前至交處獲得的信件近33萬字,有遠至半個多世紀前的,而這些信件大多以素描形式傳來,我必須逐一打字輸入電腦並且按發信時間順序歸檔,並對一些不宜公開的文字加以刪節。其刪節原則參照收信人及祥麟恩師親屬的意見,對有所改動的信件均發回原收信人審閱,以求盡量忠於原件。

一連打了三十多萬字,十個手指都打疼了,便手握着筆,用筆尖捅字粒,避免手指與鍵盤直接接觸。我是用拼音輸入法的,後來發現只打每個字前的第一個聲母,就可以連帶一個詞組出來,這樣,我的手指頭就多了些休息機會。

        ●祥麟恩師生前著作

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一不小心,不知按錯了哪個鍵鈕,讓1954年恩師的長達幾萬字的“關於詩歌教學的講課稿”,全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時才飽嘗怨恨、失望、後悔、煩躁、焦急幾種負面情緒襲擊的滋味。可字還得要打,誰叫你粗心大意。於是,只得忍着指頭的疼痛,按下鍵盤。

直到全書的編著工作結束,忽覺得一陣空虛,兩年多來天天與恩師對話一下子改變了生活常態反而不習慣,只有馬上進入我為自己早已定下的課題,又重新埋頭書本裡,精神才有所寄托。


祥麟恩師遺照

如果不是這樣系統整理恩師自1945年至他逝世前一年的信件,就不可能這樣走進一位當代著名學者的精神世界。他,從一個血氣方剛的西南聯大高材生到美國艾莫黎大學文學碩士,為投身於新中國建設而毅然告別在美國的初戀情人(此後兩人無法締結良緣)﹔先後任廣西大學、廣西師范大學中文系外語系主任、教授,為高等學校教育貢獻了畢生精力﹔他,美國新英格蘭學院名譽文學博士及美國幾所大學客座教授,為中外文化交流架起了橋梁﹔這位中國翻譯界、外國文學學會等領導人物,對我國的學術研究作出重大貢獻﹔身為全國人大代表,他經常深入民間體察民情。這樣集作家、詩人、學者、社會活動家於一身的他,在他身後,能得到習近平、李源潮、朱镕基等國家領導人獻的花圈,這死後的哀榮,正說明了他生的價值。可以說他是在抗日戰爭 中成長起來的那一代的中國知識分子的一位傑出代表。

在整理他的書信過程中,我進一步了解了老一輩的知識分子的志向、情懷、悲天憫人的善良人性、深厚的文化底蘊,那是由偉大的中華文化滋養的可敬的一代。但願他們的優秀品質、超人的才華以及給我民族留下的豐富的文化遺產,能代代相傳。

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