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 夢裡千秋 (第十五回)

警世小說 (共二十一回)              ◎江國治◎

夢裡千秋 (第十五回)


第十五回:
橫財就手 人逢喜事精神爽
坦道行車 路到彎時駕駛忙

學車不顧學,把心思放到哪裡去了”?教習老師一臉不悅的贈阿申一句。

王球先也不理會教習老師的態度,跳上車後座坐好,隨手掏出約廿萬說:“拿去喝酒吧!開汽車的方法可以從頭給我說一遍嗎”?

教習老師雖感愕然,拿著鈔票畢竟有墜手的感覺,人家的要求到底太簡單,不消十分鐘賺他廿萬,這樣的財神爺上哪兒去找?

“可以,可以”。教習老師一疊連聲說。

阿申給王球先換過位置;教習老師就此指點他如何扭開鑰匙,發動引擎,如何使用車檔以及離合器,如何踏油門和剎車,更又如何開倒車等等……。

“就這麼簡單”?王球先不屑地一笑,意思是:這有如吃飯似的容易操作,也須學來學去的麼?

“是的,有關操作一點也不難,問題在開車的人頭腦是否清醒,交通規則掌握得幾成?如果到書店去去買一本交通規則指南讀得爛熟,那就成為一位好司機了”。教習老師說到這裡,抬手看腕錶又說:“好了,阿申的時間到了,那邊還有人等著學車,咱們改天再見吧”。

錢窈申是搭摩的來的,這人連中國摩托車也買不起,王球先心中頗感可憐,頓生送一輛摩托車給他的意念,他朝阿申臉上望了望;錢窈申哪裡知道他心中所想?被他瞧得很不好意思,自然而然的把頭低垂。

王球先見阿申把目光避開,自覺不便多言,掏出寄車證遞給錢窈申,後者雖不知他的摩托車牌號更不便多問,反正寄車處會按寄車證把車子推出來。當@牌本田摩托車推出來時,阿申幾乎嚇了一跳,嗯!又換新車啦!球先哥哥,球先老爺,發達得好快喲。

錢窈申早聽過這類摩托車只須扭動油門便自動行走,他不待王球先吩咐,主動服侍這個本是朋友的老闆。車子跑到阮薦街,忽聽王球先叫他在一間餐廳門前停下,錢窈申舉目望見招牌寫著大開胃三字。

在餐廳裡,王球先叫了一桌豐盛的飯菜。

“那麼多,怎生吃得了?會不會浪費一點”?錢窈申低聲說。

“別管那麼多,只管吃吧”。

侍者來算錢時,王球先把令牌拿出,在他面前幌了幌,侍者果然一言不發的轉頭去找經理。不一會經理出來了,是個面肉橫生的大個子,走到王球先跟前,只簡單地說:“請借一步說話”。

王球先得意地跟這人走進經理室,就像上次一樣,經理給他做好一份文件讓他簽名,又以令牌作圖章蓋上文件去為憑。

“我認為你應該到銀行去提些款項以備不時之須,那比較方便些,要不然你豈非買一包香煙都要做這許多手續,那就費時失事了”。

“對,說得對”。王球先在心中暗讚這經理果然一言驚醒夢中人,自己怎地沒想到這方面去?

離開餐館,錢窈申雖然覺得王球先行徑蹊蹺,又那裡猜得透他的秘密?王球先身上現款已不多,但欲找一家有個D字招牌的銀行提款,俾充實口袋,可惜這時正是中午,銀行還未辦公,他叫錢窈申開車兜來兜去,時間畢竟過得很快,當他發現一家叫做大富銀行之時,又到辦公時間了。

在銀行經理室內,那大年紀的經理也把王球先的令牌當作印章,蓋上一份打印的文件,然後說:“有關銀行支付現款手續的要求是:提款人需出示人民證,閣下如果不願出示人民證,我們會另想辦法循例做足這十億元的提款手續。閣下同意以別人的名義提這鉅款嗎”?

“反正錢入我袋,管他誰的名義不都一樣?你就瞧著辦吧”。

“還有個問題是:五十萬面額現鈔還不到八億,請閣下通融,支取二億多廿萬元面額,請多多原諒”。

“好說,好說”。

王球先這個特別顧客,是大富銀行有史以來第一個在經理室支取現款的。他把印有大富銀行字樣,裝滿大鈔的塑膠袋叫錢窈申揹著,神氣活現的在經理的打躬作揖中離開銀行。
“現在上哪去”?錢窈申問。

“唔!走著瞧吧”。

錢窈申把摩托車從堤岸開到西貢,又從西貢開回堤岸,坐得他屁股開花,總沒見老闆有何指示,自己哪敢多口詢問?心中雖感焦躁,他還是忍氣吞聲,陪著笑臉去做那不知會否得領薪水的工作。

迤邐來到八月革命街,王球先伸手輕拍錢窈申肩膀,示意他停車。

錢窈申把摩托車停下,見是一家銷售汽車的店舖,招牌寫著:大速度三個閃閃發亮的大字。

王球先直走進去;錢窈申見狀,把摩托車寄放妥當,也跟著進去參觀。

一名接待員放慢腳步跟著王球先,只須他停在哪一輛車子之前,立即把該車的性能、期數以及各種特徵一一奉告。

王球先把人家陳列的汽車逐一看過,顯然認為全不合意,搖頭說:“全是用過的舊車,你們公司沒經營全新汽車嗎”?

“對不起,先生,我們是私營的有限公司,內地生產的汽車,他們都有門市部,不須我們代理;至於入口全新汽車,政府有了禁令,以此,我們公司經營的純屬二手汽車。不過,二手車也有簇新的貨色,甚或只用一年半載的,本公司也不缺乏,你瞧,就以這部內地豐田公司的金麗牌來說便是二千零一出廠的,它毫無損傷痕跡,不就像新車一樣嗎”?

“這麼說來這輛值多少”?

“實價三萬五千美元,它的出廠價是四萬四呢”。

“嗯!怎地我見報上的廣告標價全新的也只三萬六千的嘛”。

“先生,你誤會了,豐田公司的金麗牌四座有兩種價錢:六個盤四萬四;四個盤才三萬六”。

“依你說:這輛該是六個盤的了”。

“是啊,絕對是六個盤”。

“你口頭雖說得漂亮,我應該怎樣去相信你的話”?

“這個容易,你瞧,這車上鑲有一個“V6”的特徵,註明三匹碼力,另外這裡面不是有六條電線搭上引擎足以證明嗎”?

“好,你果然老實”。王球先翹起大拇指讚了一句,左手跟著從褲袋裡掏出他的法寶又說:

“你認得這個玩意嗎”?

“這……這……”。接待員的反應一如此前的電話店員以及餐館侍者。

王球先又一次獲得邀請到經理室簽文件,人家把他的令牌當作印章蓋上去,他心花怒放的知道自己真正擁有一輛汽車,那是自從來到現世紀備受艱困而從來沒有過的快樂。他深深地知道由現在開始,自己是真正的富有了,而且今後這富裕的生活,絕對不亞於當日做王子的養尊處優。

“先生,請問這輛車子由誰企牌執照”?肥胖的經理蓋好章後輕聲說:“請別誤會我在調查您的姓名地址,實在因為汽車一定要有人掛執照名才行”。

“唔!這個我懂”。王球先點頭表示同意,他不暇思索的跟著說:“你就讓外面那人掛名好了”。

“好的”。經理點頭答應,更不多言,對著傳呼機把書記小姐叫進來吩咐說:“妳請外面那位先生到辦公室去辦手續吧”。

書記小姐領命自去,站在外面的錢窈申被索取人民證,得悉自己居然成為擁有一輛汽車的主人,這一嚇幾乎屁滾尿流,到底還是歡歡喜喜的辦手續去。

“我需要一名司機給我把汽車開回去”。王球先待書記小姐離開後,傲然地對經理說:“你可以把這事辦好嗎”?

“沒問題”。胖經理面帶笑容說:“我們能為閣下服務,應該是感到榮幸的事,閣下喜歡誰開車”?

“嗯!難道我指定要你開車,你也不推辭”?

“當然,當然”。

“多謝了,跟你說笑而已,不敢勞駕,你隨便派一名司機吧”。

“也好”。

兩人走離經理室,這時,錢窈申也辦好手續,站在大廳等著。

“阿財”。

“到”。

“你把車子加足油,送這兩位老闆回去,一切聽二位調度”。

“遵命”。

王球先和錢窈申坐上汽車,阿財發動馬達,四平八穩的滑出路面。

“請問兩位上哪去”?

“開到新平郡十八坊去”。王球先不加思索答。

“好的”。

“這街上許多車輛,亂七八糟的橫衝直撞,你開車有什麼秘訣嗎”?王球先不介意地問。

“秘訣”?阿財一時不明所以,微微一愕說:“船到橋頭自然直,開汽車也一樣,沒所謂秘訣”。

“可這許多車輛互相擠迫,不是很容易碰撞嗎”?王球先又問。

“沒有的事”。阿財說:“開汽車只須掌握距離,佔據空間,就這麼簡單,須知汽車不比摩托車,不可能隨意避人,因而一般摩托車很自然的避讓汽車”。

“依你說,開汽車倒容易”。錢窈申插嘴說。

“是的,你只須隨時記得打開拐彎指示燈”。阿財強調:“指示燈告訴所有車輛,你正欲拐彎的方向,同時你也須在拐彎時開得特別緩慢,那就萬無一失”。

“如果忘記關指示燈,後果會怎樣”?錢窈申問。

“這不須擔心,新穎汽車的指示燈都是自動的,當輪胎成直線之後,它便會自動停熄”。

“這麼說來,何必學習駕駛”?王球先信心十足的說:“待會找一塊空地讓我試試看”。

“好的”。阿財奉承說:“我相信老闆一定成功”。

不多時,車子開到新平郡十八坊,錢窈申指示路徑,讓阿財開到永祿工業區去。

“永祿工業區車輛稀少,最適合學車”。錢窈申說。

“是的,我以前也在這裡學駕駛”。阿財點頭答。

“你是什麼時候考取駕駛執照的”。錢窈申問。

“去年”。

“花多少錢”?

“保證考取是二百五十萬,沒保障的也需一百七十萬”。

“這話怎說?什麼保不保證的”。王球先忍不住問。

“是這樣的:正式登記的費用一律平等是一百七十萬,其中包括學費和二十小時的汽油費,待得考試時,及格與否閣下好自為之,要是多花數十萬,儘管還有錯誤,一般是可以通過的”。

“這麼說來,多花錢也須認真學習了”。錢窈申說。

“是啊”。阿財接道:“花錢是一回事,學車又是另一回事,如果沒有真本領,開汽車只害人害己”。

這時候車子駛上平隆路,再走不遠竟是平興和義祠。

“十多年前,當局有令解散西堤所有墳場,不知為啥這平興和墳場一直存在”。錢窈申指著樹木林立的墳場說:“你瞧,這平興和墳場誰都可以葬在這裡。以前咱們華人同胞有個廣肇墳場,經解散後,改建成現在的領兵昇住宅區”。

“這些陳年舊事聽來煩死了,不說也罷”。王球先不耐煩地說。

“是,是”。錢窈申誠惶誠恐的連聲稱是,卻還禁不住多口,只聽他又說:“這平興和有火化場,是西堤獨一無二的,每天都生意滔滔”。

王球先幾乎為之氣結,卻也不便再加責備。

把墳場拋下,汽車跑完一段黃土路,越過韓國公路不遠,便是永祿工業區。這地方很有一點鄉村風味,柏油路靜悄悄的,難得見到一輛摩托車,正合初學駕駛的人練習車術。
阿財把車子停在路旁,跟王球先換了座位,王球先不慌不忙的打開拐彎指示燈,然後扳動車檔,左腳緩慢地放鬆離合器,讓車子向前滑行,阿財在一旁不停的指點,竟然連錢窈申也吸收了不少經驗。

王球先練習許久,覺得並不難學,滿臉自得地讓錢窈申坐上來實習,兩人替換著學來學去,由於車子是自己的,當然進步得快,竟連坐在一旁的司機阿財也點頭嘉許。

看看暮靄四合,路燈亮了起來,阿財覺得自己充當臨時教師幾乎已傾囊相授,這時候實在也該回去了,他囁囁嚅嚅的說:

“老闆,天色己暗,我現在可以回家嗎”?

王球先根本沒想到這問題,聽他這麼說,不期然的轉頭回望。嗯!這青年樣子頗為清秀,談吐也溫文,倒是很得人緣,王球先朝他點點頭,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鈔票塞過去說:“這些錢賞給你,你有電話嗎?給我號碼,改天有需要還可找你”。

“有,有”。阿財手上握著鈔票,只感沉甸甸的不禁滿心歡喜,竟連一聲“多謝”也給忘了,趕緊掏出名片,顫抖著手,恭敬的遞給王球先。

阿財再三告辭,搭摩的自回;王球先也叫錢窈申把車子開回市區去。錢窈申得意洋洋的一路吹著口哨開車,當他們回到十四鄉路時,前面有輛機動三輪車載著滿車建築鐵枝,一幌一幌的走著。錢窈申的眼睛不知是否屬於寡人有疾之類?他似乎沒見鐵枝,毫無戒心的跟上去,眼看愈來愈近了,王球先初時還不留意,待他發覺汽車快要碰上鐵枝尾端時,嚇得一身冷汗,大吼一聲,忙七亂八的伸手去拉煞掣。

虧得王球先眼明手快,加上他的大吼把錢窈申從夢中驚醒,立即緊急煞車,卻也免不了輕輕一碰,尚幸禍事倒不嚴重,沒甚大礙。

王球先驚魂甫定,把錢窈申罵個狗血淋頭,卻還讓他繼續開車。

“對不起,球先哥,我以後一定謹慎”。錢窈申雖然嚇得面如土色,倒還不忘道歉,跟著又說:“噢!是了,我還沒有駕駛執照,你讓我開車,交警罰款怎辦”? 
“罰款付錢,有什麼怎辦”?

“對,罰款付錢,球先哥付錢”。錢窈申的乖巧由此可見,只聽他問:“球先哥,咱們上哪去”?

“開到永遠街去吧”。

汽車緩慢的開到永遠街,一路上不知多少次被騎摩托車的騎士破口大罵,幸而隔著玻璃窗,沒聽到罵的內容,可那表情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車子在肖麗仙的洋房門口停下,王球先吩咐錢窈申等他,獨自去按門鈴,出來開門的自然又是阿四。

(第十五回完,待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