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愛情點亮死亡的漆黑

愛情點亮死亡的漆黑  ◎郭乃雄◎



「愛情」男主角特林蒂楊的演出神情。

經濟危機把歐洲人推進了一個歇斯底里的年代,日子越來越難熬,人就好像被困在迷宮裡的白老鼠,自我折騰,當找到兩扇門,發現一是通向愛情,另一是通向死亡。

今年康城影展的最佳影片金棕櫚獎,正是在這種迷茫而困頓的低氣壓下,頒給奧地利70歲名導哈內克所執導,由法國老牌影星特林蒂楊、艾曼紐麗娃合演的「愛情 」,意義上實在無懈可擊,非常切合當今的悲劇時空。

別以為片名是「愛情 」,就以為那是一部男歡女愛的浪漫文藝片,這裡的「愛情」好比天際的最後一抹殘陽,時間無多,只消一個蒼老的轉身,就得擁抱以黑夜作為代表的「死亡 」,導演不在意死亡的描述,而是專注愛情在死神降臨前的律動,死亡是漆黑的,靠愛情來點亮。

片中的老夫老妻是音樂家,他們進入歲月倒數,老妻中風後,老先生得獨力照顧,兩人均拒絕先於對方離開世上,鎮日困守公寓內,讓夕陽之愛來彼此「折磨 」對方,導演則用一種中近距離角度,以及一顆虔敬心來捕捉兩老臨終前的每個生活微節,包括互相慰藉、相簿回顧、鋼琴曲幻覺,跟鴿子捉迷藏……場景來去就在單調空間裡回轉,壁上的風景畫,讓屋子點綴出幾扇可透透氣的虛擬窗戶,老人家足不出戶,像融入黑夜的貓頭鷹,凝結成一個悶局。

哈內克出名於嘲諷,他的片子可以是一記清脆的耳光,但這次他展露了絲質似的溫柔,像一個秉燭夜行的人,孤獨地探討人在生命老去後是如何面對凋萎,他的剪接功夫依然精準,卻拒絕了一切新穎元素,只願採用最純樸也最具電影味道的手法去平鋪直敘整個劇情,雖然他沒讓悲情熬成一鍋鼎沸的眼淚熱湯,但他的內斂嚴肅,仍足教人俯首泫然,他在序幕戲讓消防員破門而入,並因房內惡臭而皺起眉頭,全片因此貫通了死亡氣味,壓得令人難以喘息。



特林蒂楊1956年與法國性感小貓碧姬巴鐸合演「上帝創造女人」劇照,那時兩人風華正茂,好比一對金童玉女。

大家在看到特林蒂楊的那張衰老的臉,再回想起1956年跟碧姬巴鐸合演「上帝創造女人 」那個法國大帥哥,歲月催人,誠令人不忍卒睹,特林蒂楊9年前經歷痛失掌珠之打擊(被一搖滾歌星誤殺),從此衰老得特別快,他似乎根本無需哈內克的引導,其與麗娃的對手戲全都演回真正的自己,單調的表情,總是溢滿了生命盡頭的無限滄桑。

人生是神秘的,戲裡戲外,彷彿永遠存在一種不可知的默契,當「愛情」在影展深獲肯定,幾乎是同一時刻,現實的「愛情」卻遭受強烈質疑,法國有12個生無可戀者連日來不約而同選擇臥軌自殺,其中最令人心酸的個案是34歲父親抱了19個月孩子共赴黃泉,臥軌自殺者存心要讓自己結束在他人甚至是集體的手裡,作為對這個無情世界的控訴,電影裡的愛情在他們而言,是徹底的嘲弄。

歐洲深陷危機,無數人活於歇斯底里,每天都在迷宮裡尋找出口。在這焦慮時空下,電影家提出的愛情元素,無疑相當切合情境創作之時代要求。不過對於時下厭世者,愛情的門常關得緊緊,死亡的門卻往往虛掩!

(原文發表於2012年6月1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