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滿身風流孽債的卡恩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滿身風流孽債的卡恩

滿身風流孽債的卡恩    ◎郭乃雄◎
 

圖片提供:郭乃雄

斯特勞斯卡恩週日回巴黎來了,他的政治根據地薩賽爾市,開始忙著籌備歡迎會及音樂會,要向這位舊市長送上溫暖,就差沒準備豬腳麵綫及火盆。

無可否認,卡恩當年在這個座落巴黎北郊,人口駁雜,又有「小耶路撒冷 」之稱的勞工城市(猶太人和穆斯林各佔三分之一人口),執掌市政多年,的確厚植了不少個人威望,所以當他在外面飽歷驚濤駭浪,差點斷了歸家路,現在應是時候鳥倦知還,回到老家薩賽爾,享受避風塘的安穩及慰藉。

不過,卡恩可能意料不到,在薩賽爾一片敲鑼打鼓的歡迎聲中,會有一個人忍不住要觸他眉頭,在媒體上大揭他十多年前在薩賽爾的始亂終棄,寡情薄幸之事,十足反映他是個專吃窩邊草的人,總言之人到哪,風流孽債就跟到哪,「蘇州屎」無數。

這個不願做沉默羔羊的65歲老先生,名字叫艾姆畢薩,祖籍剛果,原屬社會黨在地黨工,如今他要對薩賽爾一名副市長採取法律行動,控告對方「賄賂證人 」,同時他也要為自己女兒維多蓮娜年輕時遭卡恩始亂終棄,透過費加羅報討回公道。

艾姆畢薩說自己和巴儂的母親處境一樣,同是社會黨老黨員,且都為了顧存女兒的聲譽,所以過去多年來一直選擇含辱啞忍,他說若非卡恩在美國鬧出掀然大波,他也無意把陳年舊事翻出來對外講。

艾姆畢薩透露,迪亞洛的辯護律師湯姆遜曾聯絡上他,欲探悉其女兒維多蓮娜在美國的行蹤。後來維多蓮娜決定走出感情陰影,在瑞士媒體大爆料,說自己在1997年,如何和卡恩維持歷時一載地下情,期間她被逼打掉肚裡孩子,也試過自殺,她形容卡恩是個胃口特大的縱慾狂,造愛有時很粗魯,但她袒護對方,不相信他會性侵。

卡恩當年的這段地下情差點以悲劇告終,據艾姆畢薩公開愛女準備自殺的遺書,全文字字泣血,幽怨之情溢滿紙上,維多蓮娜在遺書說自己受不住卡恩棄她而去(按當時他要出任財經部長),對人歡笑的她,內心宛若一隻死亡的鳥兒,所以她要尋求永遠的安息,她請父親不要自責,也請代轉告卡恩,說她祝福他快樂,希望命運對他好,她對愛情不後悔,即使從頭來過她也願歷史重演。

可惜維多蓮娜的怨女癡情,換來風流浪子的郎心如鐵,當她被送院急救時,薩賽爾市府的所有單位首長全都跑來關切,唯獨不見薄幸郎的身影,做父親的艾姆畢薩按遺書上的號碼致電卡恩,對方聽了幾句話就即刻掛上,後來這位傷心老父接愛女出院,問她為何做傻事,她傷心答說「那人騙了我。」

據瞭解,當維多蓮娜翻開卡恩的感情孽債時,卡恩在曼哈頓仍未官司脫身,薩賽爾市府有官員跑來向艾姆畢薩關說:「大叔,你女兒講的太多了!」第二次再來時,對方願以金錢交換沉默,艾姆畢薩開口要500萬歐元,結果事情不了了之。

Pontoise地檢處已就賄賂證人疑案展開偵查,薩賽爾市府則斷然否認此一指控。如今問題仍在發酵,艾姆畢薩在錄案時,進一步透露這十年來自己如何被薩賽爾市府視為眼中釘,經常遭受刁難。

艾姆畢薩的話,真實性仍有待查證,但以卡恩的爭議性人格,此時此刻,薩賽爾市民真有必要為他的「榮歸故里」敲鑼打鼓嗎?

(曾載於2011年9月2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