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魔獸世界裡的布雷維克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魔獸世界裡的布雷維克

魔獸世界裡的布雷維克     ◎郭乃雄◎
 

挪威大屠殺彷似平地一聲雷,讓世人從夢中突然甦醒過來,驟然發現人類過去的許多制式思維都應該被推翻,不是和諧社會就沒有血腥,不是進步國家就沒有反人類,不是西方宗教就沒有暴力聖戰!

以「由賓拉登至布雷維克 」為題,此間費加羅報社論指出挪威殺人魔聲言殺人越多越好,力求達到震撼社會之急迫目標,這反映了基地恐怖主義之外的另一危機形象,歐洲社會實應審慎對待,盡量將奧斯陸大屠殺固定為悲劇個案,不令其有機會擴散。

911事件踏入10周年,賓拉登被誅剛過數週,西方世界仍在忐忑不安,既擔心基地組織血腥報復,也急於掌握今後會是哪個「魔頭 」接班,所以當奧斯陸驟傳炸彈攻擊及槍擊案,官方及媒體幾乎全都第一時間作制式反應,一致推測必定極端伊斯蘭教份子所為,但不旋踵,發現嗜血人魔可不是大鬍子的包頭長袍漢,而是金髮碧眼的基督狂徒,而且還是道地的挪威人,一個活在世外桃源的青年。

在人類的制式思維裡,布雷維克的白人頭像無論如何似在阿富汗被綁架的西方人道義工,遠遠多於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恐怖塔利班,到真相呈現時,各界始膛目結舌,推測的謬誤竟是如斯十萬八千里,原來殺人魔是十字軍及聖殿騎士團的狂熱迷戀者,且出身自崇尚民主人權的富裕西方。

這個事實,可說反轉了固有的世俗看法,部份具優越感的西方人喜歡給別的宗教及族群貼標籤,誰知反而麻醉了對本身內部隱憂之警覺性,費加羅報批評說,布雷維克醞釀大屠殺整整兩年,警方毫無所悉,情治單位過度鎖定極端伊斯蘭教的一舉一動,卻對同樣具安全威脅的極右組織,掉以輕心。

觀微知著,反社會情結不一定是不公社會的產品,過去中國常發生幼兒校園被狂徒入侵悲劇,人們解讀此現象為雙峰社會的仇恨爆發,但在挪威這個福利天堂國,沒有懸殊問題,惟社會越走向均富,國民卻越保守,反社會情結照樣滋生,使得主張閉關鎖國,排外反回的進步黨日益壯大,2009年立法選舉拿下22.9% 票數,成為主要反對黨,也為布雷維克這類極端狂徒創造了舞臺。

由起初巴勒斯坦建國,伊斯蘭教聖戰點燃,地緣政治經年不安,到了今日全球化擴張之人口大幅流動,穆斯林移民到處流徙,無可否認,此現象使得人類原有社會架構日趨複雜,多元文化帶來的問題無休無止,越來越印證了亨廷頓生時提出的「文明的衝突 」理論,歐洲保守派心底原沉睡著的十字軍心靈號召,如今開始被喚醒,雖然這股偏激逆流雖不致成為氣候,但一次的爆發亦足舉世驚心動魄。

現在西方人都有個問號,歐洲到底仍有否第二、第三個布雷維克?挪威的社會模式有否調整的必要?其他國家又如何從中吸取借鏡?這些問題均值得執政者深切思考,社會福利越好,移民人口必越多,文化宗教上的和平共處就得日益受考驗,這非國家均富就意味任何問題都可迎刃而解,白人的文化宗教,在包容的背後,畢竟仍存在著一條楚河漢界。

世人別低估潛在的文明衝突,也別忽略共濟會對白人社會的神秘支配性(布雷維克是會員),這個規模歷史均大大超越中國洪門的人類結社,在文明的衝突,其實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布雷維克在這個複雜世界摸索自己的出口,結果闖進一見到移動影子就開槍的魔獸電玩世界(Warcraft)。

(曾發表於2011年7月27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