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世界在迴光返照嗎?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世界在迴光返照嗎?

世界在迴光返照嗎?   ◎郭乃雄◎
 

當瑪雅人的2012世界末日預言,越來越教人膽戰心驚之際,一股反基督的亞文化浪潮亦在開始搞怪,不但衝擊世人觀感,也傳播現代人之苦悶及迷亂,還有部份人對666撒旦符號之心存崇拜。

這種末世情懷的創作衝動,當以目前在法國南部亞維儂展出的「尿基督」最具代表性,其次應推本月19日提早4天上架,首日即在itunes爆紅,橫掃12個國家流行曲龍虎榜的「我愛上猶大」。

前者是專門挑戰道德禁忌的反神聖攝影家安德雷斯塞拉諾之作品,後者則是最近把自己變成人頭機車綜合體的女神卡卡之最新單曲。

展出「尿基督」的畫廊,於上週日彌撒舉行時分有四名蒙面青年闖入,把管理員捆綁起來,然後用鐵錘猛砸作品的Plexiglas保護膜,連懸掛旁邊的「Jeanne Myriam修女」亦遭池魚之殃,蒙面人顯然來自基本教義派,對「尿基督」忍無可忍,作者把基督受難像浸在自己的尿液及鮮血拍成圖片,在虔誠基督徒來說,褻瀆無以復加,簡直人神共憤。

1950年紐約出生的塞拉諾,是洪都拉斯和古巴混血兒,曾祖父帶中國血統,他35年前拍下包括「尿基督」在內的「浸淫」系列,把自己的鮮血、尿液、唾沫、精液等分泌物集中起來,然後將聖母、基督、教宗、維納斯、沉思者(羅丹)等著名塑像複製品逐一浸在污穢液體裡取鏡,利用金黃混濁水影來營造鬼魅效果及怪誕美感,產生宛如「魔鬼怪嬰」懷在坯胎裡之聲波掃描朦朧感,作者以之凸顯自己對聖潔表象之嘲弄,對邪靈世界之忠誠。

「尿基督」在亞維儂被砸,多個基督教團體全都拍掌叫好,但人民聯黨籍市長羅瓦格則聲援畫廊,市長文化部長密特朗亦指責砸畫是侵犯創作自由,但為免觸犯眾怒,這位社會黨籍部長還是小心翼翼地表示,他承認該作品的確對大眾造成惶惑不安。

砸畫前夕,畫廊門外曾出現千人示威,群情洶湧,大家心知肚明,「尿基督」早晚必被砸,因為它已成為眾人眼中非要除掉不可的惡女巫,儘管塞拉諾過去曾自辯說他是以另類手法美化基督,讓大家覺得藝術的基督和教堂所見的基督不一樣,但是天下又有誰會接受尿液可作為崇敬手段之荒唐想法?

塞拉諾對基督之褻瀆由來已久,有人視他是撒旦的奴僕,其呈現的作品總是渲染對異端的崇拜,他拍過千奇百怪,讓人倒足胃口的「糞便 」系列,世界只有像他這類瘋子,才去絞盡腦汁捕捉糞便的每一個大小鏡頭呈現,演繹手法永遠是最另類。

花上好幾年留連冰冷的停屍間,不斷尋找具震撼性的死人特寫,特別是死於自殺、兇殺、意外事件的屍體,都是這個著了魔也似的人,用相機「勾魂奪魄」的獵拍目標,「停屍間」系列好比一首幽冥交響樂,無聲地奏出死神座前禮讃曲,「尿基督」很顯然就是這種對666符號狂熱迷戀之創作延續。

當塞拉諾把污穢分泌物惡搞一切神聖圖騰,在舞臺上迷倒眾生的卡卡女神,亦同時不遑多讓,大唱:「我愛上猶大」「我會如其所願用秀髮為他濯足 」「即使黑暗亦會寬恕他的惡行」「愛情就像磚頭,可築起一個家,讓屍體沉溺其中」……。

出賣耶穌而令耶穌被釘上十字架的叛徒,竟然是卡卡曲子裡的狂熱愛戀對象,難怪有粉絲大為跳腳,說如果卡卡不是撒旦,她是不會唱出這種極端邪惡的歌詞,也有評論指自稱「我生來如此(I was born this way)」的卡卡,實際已被撒旦上了身,透過電子工業搖滾的妖冶,來散播魔鬼的黑暗。

在「我愛上猶大」之前,女神卡卡推出過另一首單曲「Bad Romance」,同樣鼓舞著「垂涎於你的邪惡傳奇」「垂涎於你的病態」「我要他更邪惡」 「鞭撻蕩娃使之瘋狂 」等末世荒謬意識,MTV佈景裡一批批人從棺材爬出來跟她配舞,她左手腕上露出一個倒十字架的和平印記,渾身流轉都是反基督的毒血液,是十足猶大的典型。

所以,有網友驚呼這個世界是否正邁入迴光返照之生存尾聲?當「尿基督」以15萬美元叫價,而「我愛上猶大」一夕之間橫掃全球龍虎榜,如果這不是摩西故事裡末日到來前之醉生夢死,那就是尼采生時說過的「上帝已死! 」所言非虛。

(曾載於2011年4月28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