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巴黎最後的探戈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巴黎最後的探戈

巴黎最後的探戈     ◎郭乃雄◎

圖片提供:郭乃雄

最後的探戈好比血色的黃昏,永遠充滿悲情!瑪麗亞施耐德2月3日與世長辭,像幽靈般纏擾她大半生之「巴黎最後的探戈」,今後只能在悲情夕照中暗自飲泣!

和癌魔搏鬥經年,瑪麗亞施耐德58歲便走完了她的戲夢人生,2009年她帶病接受文化部長密特朗頒授文藝騎士勳章,當時影迷從報章上看到的瑪麗亞,已經不再是「巴黎最後的探戈」片裡,和天王巨星馬龍白蘭度大演乾柴烈火戲的嬉皮美少女,昔日的珍娜(戲裡的名字),如今年華老去,容顏比實際年齡還要大,頭髮蓬鬆斑駁宛如枯草,美人遲暮如斯,教人看了心酸。

1972年在塞納河畔,位於天鵝島Bir-Hakeim鄰近一座公寓裡拍攝的「巴黎最後的探戈」,雖給瑪麗亞帶來一炮而紅的星運,但這部70年代經典情慾電影,卻如夢靨般一直折磨她,給她貼上渴望性解放,追求肉慾的「淫蕩女子(Bimbo)」標籤,也引爆了當時女權運動者的火辣辣論戰,她在往後長達7年的歲月,浮沉於嗑藥和酗酒狂潮,以極度頹廢方式逃避俗世要把她釘上十字架的巨大壓力。

瑪麗亞過去在馬龍白蘭度的紀念會上,曾以久違了的心態重溫「巴黎最後的探戈」,觀後她嚴厲批評這部由一代電影大師貝托魯奇(曾攝製過榮獲奧斯卡9個獎項的「末代皇帝」)掌舵的電影,貶之為手法拙劣,格調低俗,但她稱讚馬龍白蘭度,說他在片中淩駕導演權威,事實的確如此,由於沒完整劇本,馬龍白蘭度在拍攝時嫌貝托魯奇的對白不能用,自己親擬了許多台詞。

瑪麗亞談到當時引發國際影評人激烈論戰的塗牛油便於肛交的「經典」鏡頭,曾作驚人爆料稱,貝托魯奇原意是想找個男生來給馬龍白蘭度演對手戲!那真太可怕了,在那個時代的尺度,馬龍白蘭度趴在瑪麗亞身上塗牛油的動作,已夠驚世駭俗,連教廷也出口呼籲封殺,假如對手是個男生,後果更不堪想像,衛道之士會大大氣瘋。

瑪麗亞表示自己當時僅19歲,入世未深,對肛交這個「即興」鏡頭(也許老貝早有預謀)不懂抗拒,事後她有被「強暴」的餘悸感覺,兩個月的戲使她暴瘦10公斤,且長期留下陰影,後來的拍片日子,有時她會突然失蹤,為的是跑去看心理醫生,息影後她效法瑞典籍好萊塢巨星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和一名女同志攜手遠赴北歐,在人煙稀少的深山隱居,如孤獨的崇拜者葛麗泰嘉寶一樣,在無人荒野漫步,享受與世隔絕的雅趣。

「巴黎最後的探戈」當年公映,舉世譁然,許多國家視之為傷風敗德的不良作品,列為禁片,一個老男人和可做自己女兒的嬉皮少女,在互不認識對方名字情況下,竟能在一個空蕩蕩房子內鎮日縱慾,翻雲覆雨,二人之間沒什麽對話溝通,有人比喻該電影是一幅人際絕望關係的油畫,後來這個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待嫁女子,還開槍把曾和自己共赴巫山的老男人終結掉,片裡還有一幕戲,是那個老男人對著因婚外情糾結而自殺的妻子遺骸發出咒駡,在那個時代真乃匪夷所思之事!

其實,該片是據實反映「後68紅潮運動」的現代人迷茫及挫折感,當街頭的「革命理想」歸於幻滅,巴黎陷入灰色的心靈疲勞,社會思潮正逢由「傳統」過渡到「現代」或「後現代」之敏感期,遂為離經叛道的次文化創造了發展環境,電影創作也不期然產生反理性、反道德的荒謬情結,況且那時愛滋病未被發現,濫交成為西方時尚,新浪潮電影亦因此熱衷挑戰所有禁忌及道德容忍極限,超尺度的床戲,成了觀眾麻醉空虛心靈的鴉片菸。

「巴黎最後的探戈」是在此一時空背景下構思而成,貝托魯奇起初心目中的女主角是英國平胸女星珍碧姬,不巧碰上對方懷孕,才轉而找了初出茅廬的瑪麗亞,雖然瑪麗亞展現頗佳的演戲天份,但是心理脆弱的她,後來竟消除不了戲裡遭男性粗暴消費的陰影,身心飽受傷創。不過換在今日時空,當時的戲段,所謂大膽尺度,實不過爾爾。

今日世人只知瑪麗亞殞落的噩耗,卻不知她彌留之際,身在何處,究竟是在北歐一個漫天風雪的小山城默默迎接末日的到來?抑或把自己關在巴黎一座古老樓房內,隨著夕陽醉倒而緩緩閉上眼睛?

據悉貝托魯奇心生內疚,對媒體說很想跟瑪麗亞當面賠不是,只可惜,這份道歉來得太遲了,徒令曲終人散的巴黎探戈,多添一份刻骨銘心的遺憾!

(曾發表於2011年2月9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