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太多民主殺死了民主!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太多民主殺死了民主!

太多民主殺死了民主!       ◎郭乃雄◎
 

反退休改革浪潮爆發打砸搶之連串脫序事件,大城市淪為遊擊戰的火爆戰場,國際震驚,68紅潮會否時隔42載的今日得以借屍還魂?誠令人憂慮。

走了這麼多年民主道路的法國,今日忽似走進一個四周都是鏡子的迷宮,民主竟是那麼的教人迷亂及失焦!大玩權謀的政黨公然煽動中學生走上街頭,事後一概厚顏否認;工會儼如政府的太上皇,動輒鼓動百萬人上街向政府施壓;在公路以蝸步前進的工會卡車隊,堵塞交通無罪,還可要求警方摩托車開路……難道這就是民主的定義?

假如國家改革每次都不能順利透過民選議會的立法程序來具體實踐,街頭的力量永遠凌駕議會之上,反對黨和工會挾持民意的本位主義,把訴求升高為「聖旨」,然則這個國家又何需選總統?何需選議會?何需訂憲政?民主既有遊戲規則時刻遭挑戰,這就不再是民主了,國家實已淪為草莽政治。

這邊廂,郊區暴徒成群結隊鬧事,當街焚燒汽車,集體洗劫商店;那邊廂,走在示威行列前頭的反對黨和工會領袖稱人民憤怒了,政府須負責,應把退休改革案全面擱置。如此論調,何異將街頭嚴重脫序行為給予合理化?正當化?

社會黨奧布里夫人狠批政府的改革做錯了,然則社會黨自己的版本又是什麽呢?可惜至今仍是一個模糊的概念,按奧布里之搖擺不定主張,大概是保持60歲退休,但是分攤稅捐年期增為41.5, 比政府版本多出6個月,實際大同小異。

目睹中學生和警察爆發激烈巷戰,郊區青年趁機打砸搶,不知那些在幕後煽動的政黨心底有何感想,是竊喜?或是不忍?其實一個民主國家,實應明訂憲法,把政黨勢力逐出所有學生組織,今日人們見到的FIDL、UNL、UNEF等學生會,皆社會黨一手創辦或栽培,在一個民主社會裡是極不合適。

社會黨多少年來就是將這些互相競爭,又互相配合的左派學生會,變成自己的抗爭工具,也將之組建為人才庫的幼苗培育所,重點栽培天生能搞街頭運動的學生領袖,以便他日留為己用,環顧當今左派政壇人士,學生會領袖出身者為數不少,也正因此形成現下學生會之唯恐天下不亂,每個領袖都見獵心喜,明白將來要當官,現在就得拼出位。

當燃油匱缺問題日趨嚴重,警方不得已要到鬧工潮的燃油庫解除封鎖,工會即狠批政府侵犯罷工權,然則這些工會份子可有想到他們的行動,正損害了其他市民的自由往來權?可知社會更多的民眾,也有不被損害、不被剝奪、不被騷擾之民主權益?

現在外媒每天都在試圖解讀為何一個民主老牌國家的改革是如此窒礙難行,或許外媒不知,法國人也有其中庸之道,常說:「太多什麽就殺死什麽。」今日的民主何嘗不是?太多民主殺死了民主!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