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拉利克拉克的觀感震撼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拉利克拉克的觀感震撼

拉利克拉克的觀感震撼       ◎郭乃雄◎
 

巴黎是公認的世界藝術之都,但是由於拉利克拉克(Larry Clark)攝影展引發的進場年齡爭議,今日的巴黎可能不再是藝術家心目中的一個零限制,可任意跨越任何尺度的天馬行空演出舞台。

拉利克拉克的攝影展「與過去行親吻禮(Kiss the past hello)」,上週五在巴黎市府的現代藝術館開幕,展出他本人和自己母親的百張舊作,但是由於10% 作品是摘自他1971年出版的驚世駭俗攝影集「塔爾薩(Tulsa) 」,遂成了攝影展的問題爭論所在,促使巴黎市長德拉諾埃對18歲未成年觀眾下達禁足令,卻因此激怒了巴黎左岸的文化界,招來一片撻伐之聲。

拉利克拉克在上世紀60年代的反越戰期間,本身也是嬉皮反叛一族,他機不離手的,在自己出生地塔爾薩以自傳代入手法拍下塔薩爾當地美國青少年「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 」之墮落腐化,刻畫他們無法跟隨主流文化的腳步走,如何甘於自暴自棄,終日廝混注射海洛因及胡亂雜交,循反道德的途徑尋求苦悶的宣洩和禮教的叛逃。

拉利克拉克用35釐米鏡頭將這代的「逃避亞文化」場景一一捕捉下來,其中有勃起性器的特寫、即將臨盆的孕婦毒針注射,性虐待及自殺傾向等鏡頭,相中人物都是未成年的青少年,其寫實之大膽,觀感之震撼,讓人側目至極。

這些記錄著一張張未成年稚嫩臉孔的性愛和嗑藥之黑白相片,過去曾在世界多個城市展出,2003年亦曾試過在法國里昂辦展覽,完全暢通無阻,但今日拿到巴黎展出,平靜無波的首都藝術圈子卻因此泛起了擾攘的漣漪,正反意見由媒體爭論到網路去。

拉利克拉克本人對禁足令大不以為然,理由是為青少年而創作的攝影展不應把青少年拒絕於門外,他氣得怒指禁令是對青少年實施攻擊,今後不如要大家乾脆回家上網看個夠,還要藝術館幹嗎?

勃然大怒的解放報,偏要執拗的選了拉利克拉克的一張少男少女在轎車內赤裸做愛,女的還在愛撫男伴勃起性器之震撼作品作為報紙全版首頁,該報毫不留情嗆同為左傾的巴黎市長,標題嘲諷:「巴黎市府玩的是假正經……和謹慎(La Mairie de Paris joue la prude…et la prudente)」內文還踹了德拉諾埃一腳,說他在薩科齊面前躺下來。

巴黎市府立即委屈解釋說,所以禁止18歲以下觀眾入場,是避免觸犯2007年頒佈的兒童保護法,依據新法令凡涉意淫孌童的照片在公開場合展示,主辦人得面臨徒刑3年和75萬歐元罰款之司法懲處。

但是德拉諾埃的「坦白交待」,仍始終抑制不了抨擊浪潮。最啼笑皆非的,連一張泳衣照上了雜誌也要告媒體侵犯隱私的羅雅爾夫人,竟也出來批市長做得不對,並為此種「隱私紀實」創作辯護。這位曾任教學、家庭次長的前政府官員,過去任內不是一直主張保護兒童免受色情毒害的嗎?為何現在反過來爭著為青少年色情作品做起辯護律師?

藝術的定義是什麽?因為拉利克拉克的反道德、反主流的解構主義作品展,如今再次成為巴黎網友的爭論點。支持拉利克拉克的人振振有詞說,藝術的定義不是純粹追求審美的裝飾畫,它還負起揭發社會非主流價值的東西,要毫不矯情地感動外在的世界,給人們帶來痛苦的思考及懺悔的反省。

說實話,像這種帶有孌童癖蠢動之隱私紀實作品,屬社會亞文化現象之說理,多於藝術基因之孕育,在網路世界越來越群魔亂舞的今日,拉利克拉克的邪派作品無疑更添一定的危險性,他的挑釁手法,搞不好真的會毒害入世未深的年輕人。

無奈社會總是存在兩極矛盾,藝術的評價亦然。拉利克拉克這個人是在黑暗中發亮的燈塔?抑或是迷亂世人意識的魔鬼?看來,得由上帝和觀眾來擔任終極的審判長!

(曾載於2010年10月12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