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窮途末路的法國農民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窮途末路的法國農民

窮途末路的法國農民     

◎郭乃雄◎

1789年10月的一個秋夜,法國爆發農民起義,莊稼婦成群結隊前往凡爾賽宮,向路易十六討麵包充飢,聲勢洶湧,逼得皇室倉惶離宮出走巴黎。

相隔二百餘年的今日,歷史又再重演了,一萬名憤怒莊稼漢從全國各地浩浩蕩蕩湧入巴黎,只是昔年輪聲轆轆的馬車變成今日嘎嘎而響的拖拉機,農民同樣振臂咆哮,齊齊向政府討「麵包」,希望山窮水盡盼到一線轉機。

這次鬧「革命」的農民,主要為種植小麥,素有「農民中的貴族」稱謂的穀農,他們向政府及歐盟索討的「麵包」,是來自布魯塞爾的PAC(農業共同政策)補貼,假如2013年PAC全新改造,不再大力支援風雨飄搖的歐洲農業,法國將有無數榖農因丟了「麵包」而陷於絕境!

現實最殘忍是,先被賦予光明的希望,不旋踵希望又統統幻滅,讓不幸的人驟覺一無所有!榖農正是這樣的不幸人,2007和2008期間全球農糧被瘋狂炒賣,小麥每公噸價格先是270歐元,然後調整至200歐元,然而當踏入2009年後,小麥價格竟然狂瀉至110歐元,其他穀物價格亦告全線下跌,兩年間莊稼收入萎縮60%,回到1990年的水平,真個是一日天堂,一世地獄!農民辛酸可想而知。

法國是歐洲最大糧倉,佔全歐農糧總量的18%,戰後以來,當德意志等鄰國全力發展可帶來巨大財富的工業科技,法國農民則仍一如既往,老老實實謹守岡位,每天下田務農,為歐洲的獨立糧食政策默默付出貢獻,使歐洲人夜夜安枕,從來不曾為糧荒而有過一絲憂愁,然而到了今日,法國農民因時代變遷竟面臨遭到「遺棄」,說出來實在教人心酸。

法國農民誠然是歐盟PAC的最大受益者(每年獲分配110億歐元補貼,佔補貼總額的20%),但這不代表法國農民全都過著好日子,全球化所帶來的市場炒作,使法國農民一直深受其害,如今賴以活命的PAC更因德國人的作梗而備受威脅,2013年之政策改造,說不定就是敲響法國農業喪鐘的時候。

重心全放在工業的日耳曼人,始終覺得支援歐洲農業的PAC,吃掉歐盟預算的43%,是一項太昂貴又不合時宜的開支,屢欲除之而後快,此種獨善其身想法,何異在法國農民背後插刀?德國人每年的工業輸出,幾近以壟斷姿態在自家盟友身上賺取巨額貿易盈餘,卻對那些不求奢華,不求暴利的農業,露出一張不屑的冷臉孔,毋寧是讓人心寒。

法國農業的勞動人口約70萬,他們每天過著勞累單調的生活(無能力雇用臨時工)、沒有娛樂及遠離電腦,最慘的是天天做虧本生意,如今農業已經變成自殺率最高的風險行業,差不多每天都有一名農民不堪莊稼之血本無歸而走上自殺不歸路。

據農業社會互助協會MSA表示,單是一個下諾曼地省,年頭至今即已有9名農民自殺,最新的自殺者是Dordogne的一名五十五歲農民。奶農個體戶協會Apli所提供的經修正數字,更令人膽戰心驚,2009年自殺農民竟有400名之多,大多數人目睹農莊凋敝荒廢,一時萬念俱灰,便選擇了結殘生。

聖經說凡流淚播種的,必歡呼收割。然而在今日的法國農業,即使豐收,也見不到一張張開心的臉,只因他們都是國際功利主義的犧牲品,到2050年地球人口膨脹至90億,那時恐怕大家悔之已晚,一旦爆發糧食大恐慌,蒙著大斗篷的死神必到處揮舞鐮刀,「收割」地球上數以千百萬計的饑民靈魂!

(曾載於2010年4月29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