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G20喚醒了魔鬼的時鐘?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G20喚醒了魔鬼的時鐘?


G20喚醒了魔鬼的時鐘?     ◎郭乃雄◎

匹茲堡G20峰會促成了世界金融新秩序之建立,亦宣示了可持續均衡增長之目標追求,激勵措施也通過了不設退場時間表…嚴格來說,峰會成果相當豐碩。然而,在此間經濟學家阿塔利(曾任密特朗特別顧問)眼中,G20卻是G Vain(20和Vain是法文同音詞),意即“徒勞無功”的峰會。

阿塔利的揶揄,主要是針對G20峰會對世界經濟潛在的實質危機仍然採取回避姿態,棘手問題被隱蓋,而非攤開在陽光下作集體會診。阿塔利的評語雖嫌過苛,但也不無道理,相對當前全球經濟之重重隱憂,排場十足的匹茲堡峰會未免做的不夠,也未充分跟上客觀形勢的急速演變。

各國寧願殫精歇慮於金融紅利及免稅天堂之節制,再就是國際貨幣基金股份比例之重新厘定,但面對全球天文數字的負債,卻繞道而行,甚且對眼前證券泡沫化之捲土重來,以及貨幣戰爭之日益醞釀,竟也置諸一旁,峰會對問題小節毫不讓步,但對問題主體,反而得過且過,或首鼠兩端。

自今年三月上旬穀底反彈以來,全球股市瘋狂飆漲,由於認定衰退已經觸底,強大遊資恢復高歌猛進,新的泡沫一轉瞬又在重新孕育,許多金融機構連續兩季獲利驚人,在金融海嘯中差點沒頂的血淚教訓,如今變得很遙遠的了,目前全球投資人正在玩火,匹茲堡峰會確有必要大聲疾呼示警,阻止新一輪的泡沫破裂,畢竟元氣大傷的全球金融,實難禁得起海嘯的去而複返,可惜峰會聽之任之,似乎投資人信心之維護,應該壓倒一切。

在拒絕貿易保護主義之同時,匹茲堡峰會對外匯市場一觸即發之競賽貶值風險,也漫不經心,不置一詞。殊不知,當國際貨幣掀起一場瘋狂貶值競賽,必然激化全球貿易戰,失衡問題加劇,所謂均衡發展便流於空談矣。

法國經濟學家Artus預測,工業大國目前內需疲弱,為了迅速脫離經濟衰退陰影,未來必卯足全力,擴大對新興國家之出口,最好方法當然莫過於自我貨幣貶值。的確,目前美英兩國不正如此出招嗎?日本也在後面跟進,當然中國為了遏止人民幣升值,未來也必全力見招拆招,長此下去貿易必然加倍失衡,中國外匯儲備無止境上升,全球貿易勢將擾攘不堪,永無寧日,禍害恐怕比美國次貸危機還要來得嚴重。

此外,最讓人困惑的是,匹茲堡峰會竟然對全球負債沒片言隻字提及,是G20諸國首腦掉以輕心?抑或刻意置諸罔聞?據The Economist評估,全球負債35萬1178億美元,債務龐大得前所未見。FIM還發現,地球最富有的十大工業國的2007年負債,全都超越GDP的78%(遠遠跨越馬斯垂克條約所訂的60%上限),這個百分比到了2014年更飆升至114%,屆時這些工業國的國民平均負債高達5萬美元,那簡直是一場大災難!即使宏觀經濟大師凱恩斯再生,目睹如此情況,恐怕也得搖頭歎息,無計可施。

匹茲堡峰會首腦誰都拒而不談本國的債臺高築,亦無人出面示警,號召集思廣益,在債務陷阱中尋求脫困之道,鴕鳥味道濃厚。再者,為了救經濟,工業國央行全都堅持低利率政策,為了確保可持續複甦,誰也不打算訂下退場時間表,可是長時間的低利率,只會讓政府及民間的負債繼續擴大,哪天通脹幽魂又回到人間,央行收緊銀根,利率重新上揚,沒人敢想像那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痛苦局面?特別是過度倚靠舉債來填補財政大窟窿的西方福利國,若福利制度一旦崩潰,恐怕什麼亂子都會發生!

不知哪個天才說過:“上帝發明了時間,魔鬼發明了時鐘!”以目前全球負債及重重隱憂而言,人們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須努力支付債息,大家彷彿受著魔鬼時鐘的支配,每一天的醒來,都是新一天掙扎的開始。也許,把危機說得這樣可怕,無助經濟的信心重建,但總比燕雀處堂,麻木不仁,回避面對,始終要正面得多!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