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文明的衝突?野蠻的衝突?(延續篇)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文明的衝突?野蠻的衝突?(延續篇)

 

文明的衝突?野蠻的衝突?(延續篇)

◎郭乃雄◎
 

“加薩走廊炮火連天,死傷枕藉,亨廷頓如果再生,是否會氣得再死第二次?”這是法國一位社會黨籍參議員日前撰寫文章時所用到的一句諷刺話。

美國近代最偉大的哈佛政治學家亨廷頓,於冷戰結束後的1993年,曾提出“文明的衝突”之政治學新理論,他把世界文明分成西方文明、中國文明、伊斯蘭文明、猶太文明……等七至八個板塊,預言今後世界的爭端,將無關國與國的政治及經濟利益,而是出自文明板塊之擴張和互相傾軋。

九一一事件爆發後,世人皆普遍認為“政治先知”亨廷頓的判斷,完全靈驗了。不過,這回發生在加薩走廊的慘烈戰鬥,難道又是出於“文明的衝突”嗎?當然,要說是,本無不可,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衝突,歷史背景錯綜復雜,又豈可籠統詮釋為文明的單純互相對抗?

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多少年來一直仇深似海,特別是和巴勒斯坦人,雙方因長年直接對峙,歷史仇恨更加到了彼此不共戴天之田地,從微觀的爭土地、爭生存,到宏觀的國際地緣政治,再加上日常生活涉及的宗教、社會、文化、經濟等所有層面,雙方沒有甚麼是不爭的,彼此永遠都在睚眥欲裂,劍拔弩張。

以色列此次的自衛反擊,實在造成太多傷亡,是1967年六日戰爭以來之最慘烈,確實無法贏得世界多數人的認同。或許猶太人這回真的鐵了心,要把哈馬斯連根鏟除,為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謀和道路,掃除最大障礙。況且立法選舉將屆,執政黨也需靠這場仗來拉高自己的頹勢行情。

哈馬斯自從拿下加薩,本來就不滿足於局限在這個小如手帕的窮地方,猶太人的猛烈炮火及封鎖,正是哈馬斯領導人所盼望的,他們躲在稠密的民居,甚至藏身在醫院學校,等以色列來轟炸,這有點像毛澤東當年打游擊的“如魚得水”戰術,哈馬斯需要國家的不幸和苦難,來成就自己的地位和能見度。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悲劇,自上世紀初便不斷反覆上演,延續到今日,幾乎讓全世界的人感到悲觀,看不出這個中東火藥庫會有何解決之日,回顧歷史,中東的災難,某種程度也是西方強權間接所造成的。

在這裡,世人是不會看到正義的戰爭,與其說這是“文明的衝突”,毋寧稱之為“野蠻的衝突”!


 




 

 

回應
謝謝陳葆珍女士惠賜留言。古人說:“可憐萬里關山道,年年戰骨多秋草!”真是道盡戰火遺禍人間之凄涼。所以,天下做母親的,無不痛恨戰爭,奈何發動戰爭永遠比建立和平要容易得多。如今,加薩戰事升級,到處烽火,以色列大軍進犯,這道哭泣的走廊現被一切為二,死傷無數,彷如鬼域。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彼此的血海深仇,今後更難算得清了,世界恐為其所累,也難有寧日。
留言 : 郭乃雄, 09-Jan-05, 19:31:55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