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法國華工英魂不朽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法國華工英魂不朽

 

法國華工英魂不朽

◎郭乃雄◎

法國退伍軍人部長波克爾日前在一次大戰華工悼念儀式上,以“歷史補白,重新評價,療傷撫痛,友誼長存”作為他的致詞主軸,並給所有為法蘭西民主偉業捐軀的泉下華工,獻上法國政府的敬意和謝忱。

紀念活動是法國華裔融入促進會和法國退伍軍人部協同主辦,目的配合第一次大戰勝利結束九十周年之降臨,地點就在十三區唐人街布迪古公園華工紀念碑前,觀禮的法、華人士約百余名,華裔退伍軍人笙旗隊亦全副戎裝,到場列隊致敬,以壯軍容。

國事繁忙的波克爾,當天出席完國民議會質詢,馬上趕來唐人街主持紀念儀式,在場的五十人軍樂隊奏起法中兩國國歌,氣氛莊嚴肅穆,波克爾在兩名共和衛隊的協助下,給華工紀念碑獻上悼念花圈,聊表法國政府對華工之敬意。

此外,國民議會副議長李貴、中國駐巴黎大使孔泉、陳氏兄弟集團總裁陳克威、華進會會長陳培輝也都先後獻花。其中社會黨籍的李貴還身兼巴黎市長德拉諾埃、區長古梅兩人的代表,獻花致敬。

對當年十四萬華工漂洋過海,來歐填補人力空缺,修橋築路,清理戰場,後來部分青壯華工更被派赴前線作戰之種種貢獻,波克爾讚揚有加,並說華工歷史和華裔族群兩者關係是密不可分。

波克爾話鋒一轉,他直陳當年中國政府遣派華工來歐參與民主捍衛戰爭,是抱有一定期望,可是戰事結束後,國際違背協議,中國人卻甚麼也得不到,原先應歸還中國的德國占領地(註:山東),卻將之送給別的國家(註:日本)。

波克爾援引一個叫馬義寶的年輕華工典范,凸顯當年轉戰歐洲戰場的華工是如何英勇壯烈,他稱讚該馬姓華工在槍林彈雨中和法蘭西兒女并肩抗敵,多次負傷仍奮戰至最後一槍一彈,最終戰死沙場,時年廿三歲,如今馬姓華工和其他八百卅七名陣亡華工,長眠Noyelles-Sur-Mer的華工墳場。

中國駐巴黎大使孔泉、國民議會副議長李貴、華進會會長陳培輝也都致詞,推崇華工先輩篳路藍縷,對法國抗拒外患之貢獻,大家都希望歷史能長存社會的記憶裡,共享和平,友誼永固。

據史載,一九一六年有十四萬華工遠涉重洋,來到歐洲協助後方生產及充作軍伕,翌年中國北洋政府向德宣戰,生產華工遂變搖身變為參戰華工,不少人荷槍上陣,和盟軍一并殺敵,死傷慘重。

據不完全統計,陣亡、失蹤、染病致死的華工近兩萬,他們客死他鄉,以法國為永久歸宿地。戰後有十一萬華工相繼返國,留在法國約三千人,他們開餐館、辦雜貨、出報刊,形成為巴黎最早的華裔族群。

九十年代初,中國仍未充分開放,駐法官員對評價華工及出席紀念會始終保持一定的忌諱,原因當時仍認定華工是為西方“帝國主義”服務,但隨著客觀形勢改變,中國也重新肯定華工之犧牲奉獻,推崇他們對上世紀初的世界和平,貢獻殊深。

圖片說明:
 

法國退伍軍人部張波克爾在華工紀念碑前鮮花。


 

已故江蘇籍華工張長松的兩子,攜同家人參與活動,在紀念碑前留影。
 


 

法國儀仗隊為紀念儀式演奏軍樂,向華工先烈致敬,場面肅穆雄壯。


 

 

 

回應
這篇報導讓人感動!人生貴在認識和知道,華工為友邦艱苦犧牲.今日能得到表彰,相信犧牲者必亦含笑九泉.
友邦的一聲感謝,我們同屬華人,雖然身處異國他鄉亦為之動容!
留言 : 鍾靈, 08-Nov-25, 15:49:2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