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嚴明_法國治安敗壞的犧牲品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嚴明_法國治安敗壞的犧牲品


嚴明_法國治安敗壞的犧牲品         


◎郭乃雄◎


留學生嚴明十六日淩晨在三區遇襲身亡,震撼此間僑社,連日來不少僑胞及留學生到嚴明遇害現場,點燃蠟燭及獻花,默默致哀,場面凄酸,不少年輕人激動掉淚,大家看到嚴明的遺照,無不心疼一個大好青年,一心到法國求取知識,開展亮麗人生,豈料卻不幸成爲這個國家治安敗壞的無辜犧牲品!

群情激動的留學生,原打算組織大遊行,哀悼死者,並抗議社會暴力,此議在網上獲一呼百應,短短一兩天便有二百多人起而響應,但後來鋻於適逢西藏騷亂之敏感時期,遊行恐另生事端,發起人最終決定取消。遊行雖辦不成,大家還是稍感安慰,因爲殺害嚴明的兇嫌終於就逮,兇器亦尋獲,現在唯一希望的,是執法當局重判殺人者,以告嚴明在天之靈。

稍早時留學生網站曾有消息說,兇嫌惡人先告狀,找來律師反告是中國人錯認對象,襲擊他們在先,言下之意似指他們不得已自衛反擊。阿裔兇嫌砌詞反咬之消息,不知是否屬實,但在傳出後,輿情極感憤慨,大家譴責之餘,一度擔心受害留學生反變罪嫌,蒙冤不白。如今兇嫌證實已被移送地檢處,以殺人罪名落案檢控,大家才總算釋懷。

嚴明遇害始末究竟是怎麽樣的?據目擊事件經過的留學生在網上敍述,事發時嚴明和其他留學生王瑾、劉曉楠、楊虎、楊秀群、翼一鋒、張冠瑤等,自位於龐畢度中心附近的麻辣湯餐館用膳出來,其中兩人去拿車子,餘人站在路邊等,當時夜已深,一名在街上溜達的阿拉伯裔青少年路過,出言挑釁,劉曉楠試圖教訓他,但被對方溜走。

約五六分鐘後,當衆人上車準備離去時,車没開多遠,一群阿裔青年趕至,攔著去路,用空酒瓶砸留學生的車子,身高一米八三的嚴明立刻下車,劉曉楠亦走下來,欲和對方理論,哪料對方是一群不講道理的流氓地痞,衝突立刻爆發,嚴明首先被襲,楊虎和翼一鋒見狀也都下車施援,當時楊虎跑去幫嚴明,一隻眼睛被利器襲擊,受了重傷(可能導致失明)。

翼一鋒瞥見嚴明倒地,一阿裔還不願放過,對嚴明做出殺人動作,翼見情況危急,出於自衛意識,順手在附近垃圾筒撿了兩個空瓶,砸向對方,打傷其中一人頭部,劉曉楠也和敵人展開搏鬥,現場一片混亂,同車的三名女同學也都下車,並趨前照顧倒臥血泊中的嚴明,王瑾抱起嚴明時,發現他已奄奄一息,未幾警車呼嘯而至,可憐嚴明身中四刀,傷及肺部,當場身亡。

敍述事件經過者,顯然是身處現場的當事人,他們大惑不解的是,爲何嚴明急救無效,救護車没把嚴明遺骸移走?由淩晨三時至早上八時,竟讓嚴明曝屍街頭長達五小時,究竟是何原故?

據悉,留法學聯UCECF頃設立“嚴明愛心捐款專戶”,向社會善長仁翁募集善款,用作今後法律訴訟之用,餘款也將捐給嚴明家人,作爲撫恤,聊表海外華人守望相助,痌瘝在抱之愛心。


 


回應

文偉兄:

以我看警匪片的心得,最好辦法是騙劫匪轉過身來,或以大罵激怒對方,或假好心說地上還有鈔票,當對方怒氣沖沖回頭要有所行動,便是最好的開槍時機,對方正面吃了鉄蓮子羹,還能怪當事人背後偷襲嗎?開槍者符合自衛殺匪,可要求法官無罪開釋。對否?

法國警察士氣不高,有時懶得追捕惡人,尤其對方是不良青少年,更是乾脆視若無睹,以免搞不好自己惹禍上身。因爲被追逐的青少年疑匪,若奔過馬路萬一被車撞死或重傷,負責追捕的警察有可能吃官司,甚至掀起街頭暴動,暴徒會到處渲染,指差佬殺人,製造衝突事端。這樣的國家,惡人氣焰囂不囂張?





留言 : 郭乃雄, 08-Mar-25, 06:39:54
費文偉兄過去曾任教鳴遠、穗城等學府,現居巴黎,經常應司法當局邀請,臨時充任法庭翻譯。文偉兄昔年從事粉筆生涯之餘,還為越華報章文藝版撰稿,他曾加盟新越報的“三人行”專欄,以傲霜枝筆名發表雜文,當時他的專欄夥伴是摩星、谷風。(按:“三人行”最初的執筆者是夏行、漫漫、大方。該專欄無所不談,風格特別,走紅報壇,叫好又叫座。)
留言 : 郭乃雄, 08-Mar-25, 02:08:23
更正:冰冻三尺
留言 : 费文伟, 08-Mar-24, 23:13:04
法國治安的敗壞,冰凍十尺,非一日之寒。也不能全怪警方辦事不力。
法國人的人道思想,令立法的大官們立下一大堆似是而非,保護少數壞人,欺壓大多數善良、無助的老百姓的法律。
想起十年前,我應Bobigny未成年法庭的徵召,出任一個越南家庭的翻譯。案件經過是這樣的:
這個越南難民家庭的14歲兒子,在學校常常被同班的五、六個黑人和阿拉伯同學打、罵,欺負。更有甚者,勒詐錢財。這越南孩子曾經向老師告發,但總是拿他們沒法。因為他們人多,眾口一詞說絕無其事。每次都告發都反會引來多一次的淩辱。同學們或因凜於淫威之下,不敢出面指證,或因事不關己而至身事外。終於,由家長出面,向校長陳情,提出轉校要求。可能校方也看出一些蛛絲馬跡而同意了。在該校上課的最後一天,越南孩子意識到放學時,肯定會被淩辱毆打。事先在書包裏藏了一把小刀作自衛用。果然放學後在路上被五個同學追打。他就拿出小刀自衛,殺傷了三個,被送上法庭。因為他「預先收藏武器」,還好尚未成年,判入教養所六個月。法官宣判完畢,問家長有什麼問題要問。我發問說,如果不能「預藏武器」,孩子應該如何自衛?法官一時語塞,後來說,孩子可以在路上撿東西來自衛。我再問,在法國的路上,要跑多遠才能找到可以自衛的「東西」,找到前,是否孩子已經被打傷。法官無言以對,宣佈退堂。
事後與幾個法國律師聊天,知道另一樁「自衛殺人」案件:
一位商店老闆,因為屢次被黑人入店搶劫,報警的結果是賊過了才興兵,還要浪費時間給口供。於是買了一支獵槍。當又高又大的幾個強盜又來搶了錢,轉身大搖大擺離去的時候,老闆拿起獵槍向強盜背後射去,殺死了一個黑人。法庭因老闆是在「沒有生命威脅」的情況下開槍,判入獄若干年﹙年期忘了﹚。哪麼要想自衛,開槍打賊要怎麼做?在此,容我賣個關子。各位猜猜看要怎樣做才殺了人而不用坐牢?
留言 : 费文伟, 08-Mar-24, 23:07:50
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法國治安敗壞,並非始自今日,廿五年前左派執政,頒佈過度開放的移民政策,种下禍根,以致治安問題變成法國今日的社會惡瘤,華人選擇在法國落地生根,有時真有說不出的無奈。


寄居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大多都保存着中国固有的优良传统,自力更生,奉公守法,凭着一股毅力和无比的勇气,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里,赤手空拳,默默地为自己的事业打拼,这比在自己的国家里生活更要付上好几倍的努力。


正如郭大侠所说,生活在法國的華人,像西方許多地區一樣,每天都須面對新的挑战,而且到处都是战场,只因国外人种繁多,每个民族都有他们独特的文化和性格,社會永遠存在著矛盾及衝突,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和各色人种打交道,共融共生,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很大智慧及毅力。


正因为大家都是异乡人,各色各样的文化共治一炉,大家都可互相吸收对方文化中的精髓,随着接触的人和事多了,人的眼界也因此扩大,因而对人和对事的态度都抱有容忍和包融的心度,正是中国人所说的大同世界。


其实作为身处异国的海外游子,为了生存,我们都具备了一股不屈不扭的奋斗精神,异地艰难的环境,更加激发我们求生向上的潜能,那是过惯了安逸生活国内同胞所没有的,我们的日子虽然过得不大轻松,但是我们可以为自己的经历感到骄傲。
留言 : 隨缘, 08-Mar-23, 07:07:19
集體毆鬥已經過去了十多年,不過大家仍記憶猶新,雖然一切已經恢復正常,但族群之間總是存在一根刺,就是不知何時,這根刺會突然冒出來,再度撩動仇恨的傷疤。

乃雄兄:
讀罷兄的留言,不寒而慄,到了今時今日,還在擔心這根刺不知幾時冒出來?泱泱大國,還藏著這個隱形的計時炸彈?天下之大,幾無一樂土容身?真慶幸自己在香港,彈丸之地,優哉游哉,不會有這種種族仇恨的情況發生。
留言 : 冬夢, 08-Mar-22, 13:00:09
冬夢兄、小東:

法國過去殖民非洲,所以今日國内住有大量阿拉伯人和黑人,這些舊殖民地子民昔日確曾為法國立下許多汗馬功勞,包括在戰場上及戰後經濟重建上,說到體育競賽場上,法國也是靠他們來撐起半邊天。

可惜,新一代的舊殖民地子弟已經失去他們先輩的優良傳統,平時好勇鬥狠,欺淩善良,目無法紀,打砸搶什麽都幹,尤其是郊區,庶幾變成他們的犯罪天堂!如今他們不但没成爲收容國的資產,反而成爲一個大負累,社會今日罪惡叢生,人心不安,坦白講,很大程度都是他們搞出來的。

華人在法國自力更生,安分守己,從來不像其他移民族群整天伸手向政府要錢,即使赤手空拳,亦能闖下一番事業,可是當華人為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之際,社會上一些遊手好閒、不事生産,卻喜歡吃香喝辣的阿拉伯移民卻,開始眼紅,年輕的,見華人就欺淩搶掠,年長的,就在媒體上醜化華人,說什麽華人不示威搗亂,因爲華人不融入收留國,來法國只顧賺錢!

華人過去曾和阿拉伯年輕人發生過集體衝突,地點就在十三區唐人街,起因是一名華人小孩被阿拉伯人搶奪皮夾克,後來雙方打群架,還閙出人命,一阿拉伯人被利刀刺死,事後引發阿拉伯人來唐人街報復,在大廈電梯裏縱火,襲擊路上華人,我的一名博愛學校校友便被刺中胸口一刀,幾乎要了他的命!

集體毆鬥已經過去了十多年,不過大家仍記憶猶新,雖然一切已經恢復正常,但族群之間總是存在一根刺,就是不知何時,這根刺會突然冒出來,再度撩動仇恨的傷疤。

阿拉伯人好的,肯定仍佔大多數,但問題是,我們日常見到的,似乎壞的居多,看嚴明慘死於他們刀下,就是一個例子。




留言 : 郭乃雄, 08-Mar-21, 22:24:28
郭老師:
您的報導細膩而感人,實是我們這些從事新聞工作者的很好學習榜樣。
華人的勤奮和求進精神在任何個地方都可以生長,奈何卻不斷受到種族問題的傷害,實在感到痛心!
留言 : 林小東, 08-Mar-21, 14:47:11

張貼此文前,乃雄兄有一短函給我,恐一篇法國巴黎當地社會新聞未必適合於本站發表。就我個人而言,本站除了作為文學交流的平臺,我仍然深信絕大部份同仁樂於關心和了解海外
華人的生活態況,尤其出自乃雄兄之健筆,這些時事報導、據實反映的文章和文學都沒有多大的分別,大家都會同樣喜愛,同樣對乃雄兄堅定不移的支持。請乃雄兄放心!
留言 : 冬夢, 08-Mar-21, 12:16:49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