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巴黎會變火海嗎?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巴黎會變火海嗎?

巴黎會變火海嗎?   郭乃雄



圖片:作著提供

60年代有部大製作電影叫 Is Paris Burning? (巴黎會變火海嗎?)劇情講述二戰尾聲,希特勒下令納粹佔領軍臨撤退一定要玉石俱焚,把巴黎變為火海,而深陷危險關頭的法國人又是如何奮起戰鬥,阻止這場禍劫發生。

想不到希魔離世70年,今天法國人又得為保護巴黎免於淪為火海而奮起戰鬥了,而這次的敵人是IS恐怖組織。

假如精銳特警沒及時搗破聖德尼市的恐怖份子巢穴,把一干窮凶極惡之徒擊斃或抓捕,戴高樂機場和有法國曼哈頓之稱的拉得豐斯,有可能遭到血洗,後果真不堪設想。

試想,特警攻堅一小時內射擊多達5000發子彈,如斯激烈的戰鬥假若發生在人流暢旺的地鐵或機場,巴黎即使不淪為火海,也必陷入槍林彈雨,人命大量損失。

法國如今每天都在戰爭狀態,聖德尼市戰鬥結束,下一場戰鬥在哪?誰都說不出來,只知敵暗我明,對方人數是多是寡?完全讓警方無法捉摸。例如黑色星期五的恐襲,兇手是8人?或如美國消息說20人?可謂眾說紛紜,加上難民潮裡面究竟混有多少臥底?亦是高度懸疑的謎。

其實,別說難民潮當中有多少恐怖份子是個謎,即使是跟國人朝夕相處的塞納聖德尼省穆斯林族群,裡面究竟埋伏多少聖戰士?對內政部長卡澤納而言也是一個謎,無疑這是左派政府長期隻眼開隻眼閉所衍生的後遺症。

眾所周知,貧窮落後兼罪案叢生的塞納聖德尼省,一直是左派的大本營。為了選票及換取社區和平,地方主政者多少年來對區內治安問題及激進教派傳播,一直抱著輕縱態度,以致今日該省淪為Salafiste聖戰士的溫床,遺毒仿似癌細胞,日益在敏感社區和青年人當中擴散開去。

奧朗德總統宣佈法國要打仗了,但是這場仗如何打?因為對象是穆斯林,然而穆斯林有好人,有壞人,好人多,壞人少,結果更加難打,由於敵我難分,戰鬥就好比武行京戲的「三岔口」,雙方只好在黑暗中玩貓鼠遊戲。

坦白說,反恐戰鬥在聖德尼市爆發,誰也不感意外,因為誰都知道這一天必定來臨,涉案也應該不止一小撮人,也許人數會多到嚇壞情報機構!但有什麼辦法?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若非左派地方政府的長期疏失,日積月累,該省又豈會淪為罪惡之都,庶幾「莫倫貝克化」矣。

距槍戰現場咫尺之遙,是法國歷代帝皇長眠的聖德尼大教堂,在法國大革命期間,暴民曾湧到這裡把所有皇帝遺骸統統挖出來褻瀆,亨利四世的頭顱更被割掉盜走!

現今時空更換了,革命暴民不見了,不過聖德尼仍然不安靜,昔日革命暴民已由今日恐怖份子所取代,當然現已無帝皇屍首可挖,那些人只想把巴黎變為火海!


(曾載於2015年11月20日歐洲星島日報)


★「巴黎會變火海嗎?」曾在西貢大南、麗池等首輪西片院線上映,非常轟動,我看了兩次。當時該電影的中譯片名為「巴黎戰火」,沒把原作名稱直譯出來,也許是片商鑒於越戰關係、不想名稱帶有過份殘酷色彩。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