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蓄鬍子的女人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蓄鬍子的女人

蓄鬍子的女人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誰說太陽之下無新事?如今光是一把真真假假的鬍子,就分裂了整個歐洲大陸,東西方價值觀益更壁壘分明,說來可匪夷所思,那還是一把「女人的鬍子 」呢!

活像一尊男頭女身古墓像,秀髮如雲、滿嘴于思、一襲繡金晚禮服,就是無法形容的妖!奧地利變性人龔琪塔沃爾斯,就是以這個雌雄莫辨的火鳳凰形象,憑著一曲Rise like a phoenix在2014歐洲歌唱大賽「封后 」,亦因此引爆了歐洲人的一場大論戰,以當前的冷戰氛圍,龔琪塔的「鬍子」好比舞台的耀眼火焰,把東西文化衝突的場景,照得纖毫畢現。

龔琪塔的中性歌聲,彷彿來自靈界的地獄,悅耳之中猶帶幾分斷腸,讓人覺得不是在聽歌,而是在聽她的人生見證。當她唱到:「把我射下來是沒用的,當我從灰燼中自我解放,我必浴火重生,振翅再起! 」迫人的熱能,把荒涼的舞台蒸騰如一座中古世紀的拜火教聖殿,尤其歌曲唱到高潮處,爆發力十足,龔琪塔似要把自己多少年來所受到的俗世歧視及個人委屈,在一剎那間全部宣洩出來,自己好比一只與火共舞的鳳凰,冉冉盤旋而起。

無可否認,龔琪塔的目的是完全達到了,她不但在歐洲歌唱比賽吐氣揚眉,而且還做了歐洲同志的代言人。說實話,誰也料不到,歌聲與鬍子,竟然堪比十萬雄師,龔琪塔用她的290得分打了一場漂亮的意識型態之戰,讓以普亭為首的歐洲保守派憋一肚子窩囊氣,她贏得評判的支持幾乎是一面倒,拋離亞軍荷蘭52分之多。

但話又說回來,歐洲歌唱比賽越來越不單純,越來越異化,越來越政治!確為不爭之事實,五光十色的歡樂舞台,經常墮落為國際角力的競技場,現在人們甚少討論歌唱比賽的藝術價值表現,而是花更多時間去致力於政治操作,進行另一種兵不刃血的意識戰鬥。

龔琪塔的變性其實不是問題,因為以色列也曾出過一位變性人歌后,所以龔琪塔的問題,是出在那張于思臉,她的假髯虬顯然是用來刺痛普亭,評判們對她紛紛投以高票,一半用心也是為了否決普亭的封建作為,再就是藉此打擊普亭分裂烏克蘭領土的老大哥氣焰。當晚烏克蘭胡亂選派一個年華雙十少女參賽,主辦單位讓她唱序幕,刻意給烏克蘭營造聲勢,該少女唱得荒腔走板,其拳王同胞維塔利竟仍呼籲各國投票支持,頗令人哭笑不得。

藝術和政治,要做到兩者完全分割,是難乎難!歐洲歌唱比賽自70年代起就時不時滲入了政治角力的硫磺味。2003年英國因跟隨美國出兵伊拉克,即曾被歐洲評判們杯葛,結果英國人得了個零蛋而歸,以後英國連續好幾年皆敬陪末座。2009年格魯吉亞被入侵,格國歌手赴莫斯科參賽,選唱 We don’t wanna put in,
含意是我們不要普亭,結果歌手被禁止上台獻藝。

當媒體推崇龔琪塔的勝利,是一個「有容乃大的歐洲 」之勝利,但何謂有容乃大?倒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實際上普亭也沒完全做錯,俄羅斯法律對同性戀只禁宣傳,並無禁絕,普亭認為你有同性戀的自由,但我也有不被強迫宣傳和不被挑釁的自由,所以「有容乃大 」的真諦也應包容像普亭這樣的保守派,若無彼此的尊重,則何來所謂開放及包容?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