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富人的禱告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富人的禱告

富人的禱告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兩位教宗都在祈禱,奈何上帝似乎比較聽懂日耳曼語,也就是富人的話語。

上帝算不算勢利?我不知道,但富人總是不斷獲得神的恩賜。

很明顯,本篤十六世是得寵的,所以當長著一張娃娃臉,名字又是跟God差不多的Gotze,以候補姿態上陣,上帝張開的長臂就開始向德國人那邊傾斜。

方濟各教宗也曉德語,可能西班牙口音太重吧,上帝遂不為所動。

結果,梅斯在130分鐘主罰的定點球,把球射到空中去,從而也把阿根廷人的世界杯夢想,一併送到雲深不知處。

從這一刻起,我認為那是一齣弱勢人的悲劇!

完了,阿根廷的漢子們忽然集體虛脫倒了下來,阿根廷旗幟上的藍天白雲忽然也都重重摔到地面上去,南美農民起義遂宣告壽終正寢。

誠然整個賽事均為德國人佔盡上風,工業王國的足球給我的感覺,就是充滿了工業的氣味,甚麼都講效率和紀律,鐵血得令人難受。

我沒否認德國人技高一籌,但我始終對德國人缺乏好感。

對這個曾發動過兩次世界大戰,用毒氣殺過千萬人,今日在歐盟又經常趾高氣揚,自私傲慢,最喜歡對夥伴國說Nein的國家,我想不出有何理由希望它奪冠軍。

今日德國人甚麼都有了,出口全球第一,貿易盈餘全球第一,就業率全球第一……如今再抱個世界杯凱旋而歸,難道這個世上都是有錢人玩曬?

怪不得,現在越來越多的人不上教堂啦。

苦命的阿根廷,本月底若無法清還華爾街禿鷹群的區區13億美元債務,國家就得宣佈信用違約,今後就由得那群嗜血的禿鷹為所欲為。

(按,阿根廷債務獲得九成外國債權人減計,唯獨孤寒利毒的美國禿鷹堅持一毛錢都不減。)

阿根廷人唯有繼續活在失望和淚水之中,梅斯永遠不能跟馬拉當拿相比。

決賽之役,梅斯累得似要嘔吐,就剩下一具徒具靈魂的空殼子。

這名基督使徒儘管像苦行僧那樣死拼,無奈一天帶領不了阿根廷足球登上世界之巔,那就一天不能跟馬拉當拿、比利、Zidane、碧根鮑華等巨人相媲美。

德國人尼采說的【上帝已死】,我終於有了深刻的體悟,別了世界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