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永別了!世界憤怒之父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永別了!世界憤怒之父

永別了!世界憤怒之父!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老頑童人道主義者(Un humaniste espiègle)」埃塞爾日前上了天堂,享壽九十有五,福壽全歸,只是上帝可能有點麻煩了,埃老的翩然而至,說不定上帝會趕緊跟隨本篤十六世的腳步,突然蟬位,提早離開天堂?

眾所周知,埃塞爾的小品著作「憤怒吧(Indignez Vous !)」風行全球,特點是到哪都點火,大肆鼓吹新人類起來反抗世界現有模式及現有權威,他的口號是「最壞的態度莫過於麻木不仁。 」所以天堂對這名頂著「世紀人物 」光環的老先生豈可毫無畏忌?

埃塞爾的「唯恐天下不亂」,跟老毛在文革時代煽動紅衛兵造反的主張:「把舊世界打個天翻地覆,打個人仰馬翻,打個落花流水,打得亂亂的,越亂越好! 」頗有異曲同工之神似,尤其埃老和毛澤東皆屬師範出身,惟不同的是,埃老畢業的法國高級師範(ENS)乃歐洲頂尖學府,所以他的造反論仍始終奠基於和平及希望,強調正義及人道價值,文明哲義深遠,比起老毛極盡人性扭曲的土匪式鬥爭,兩者之差乃不可同日而語。

埃塞爾算不算法國偉人?他值得長眠於先賢祠嗎?在死者為大的大前提下,左右兩派政要均異口同聲肯定埃塞爾的偉大,亦幾近口徑一致贊成埃老入奉先賢祠。但實際上,埃塞爾可是政界公認的頭疼人物,右派對他毫無好感,左派亦常受他的氣,他雖是正直之士,在抗戰及外交領域均曾建樹良多,也擔任過戰後法國駐聯合國大使,為人權憲章出過一分力,但亦僅此而已,似乎不足稱為一代偉人,但由於他是世界「憤怒之父」,是反壓榨反迫害反金權的精神領袖,所以今日他作古,政治人仍始終不敢對他不敬,最好是人云亦云,以免被貼上思想反動或反人權的標籤。

媒體對埃塞爾之作古極為捧場,鋪天蓋地給他寫稱頌文章,有媒體甚至把他跟存在主義大師薩特相提並論,理由是兩人均主導了年輕一代人的思想,這倒未免太抬舉了埃塞爾。早年的法國高級師範生熱衷於「薩特式的獻身(L’engagement sartrien)」運動,亦即以存在主義的個人自主精神獻身社會,的確影響了好幾代人的思維。相對來說,埃塞爾雖也鼓吹「獻身吧(Engagez-vous)! 」但論述可遠無薩特之精緻,內涵粗糙且缺深度,跟真正大師距離甚遠。猶太人社團理事會(CRIF)主席普拉斯基耶曾尖酸批評埃塞爾的淺薄,是「不思考的大師 」,而那三歐元一本的「憤怒吧! 」反映了現代知識界的混亂及個人營銷化的追求。

平情而論,慫恿年輕人「造反 」,立場跡近反猶之偏執(他本身也是猶太裔),就足證埃塞爾夠不上資格成為正統思想家,但他頭頂上的人權戰士光環,卻又無可置疑是貨真價實,他的確一生充滿傳奇,德據時代,他曾追隨在倫敦的戴高樂號召抗德,後來投入英國特工隊潛返法國活動,卻被蓋世太保一網打盡,特工幾乎全數陣亡,唯他命大,在集中營多次遭死神拒收,且從納粹慘無人道的傷寒病菌肉身實驗中,竟然僥幸逃過一劫,早期聯合國在巴黎夏祐宮辦事,他代表法方給人權憲章草擬出席見證會,也從此讓他與人權結下不解之緣,政治路線亦越來越偏向左傾。

埃塞爾晚年極力捍衛無證人士及羅姆人(吉普賽人),主張打擊資本主義的金錢遊戲,不過在以巴爭端上他太一面倒支持巴勒斯坦,把以色列打成跟俄羅斯伊朗等一夥,屬暴政國家行列,他甚至質疑以色列犯下「反人類罪行 」,呼籲國際予以封鎖制裁,他撰寫的「憤怒吧! 」有多達一半頁數是聲討以色列的,所以在巴黎的猶太人圈子裡,埃塞爾是一名偏執狂,甚至有人形容他在法非洲薩哈爾地帶的無人沙漠被毒蛇咬了一口,結果死亡的是毒蛇,而不是他!

蓋棺定論,未必能在埃塞爾身上發生,因為他的一生實在有太多的是非對錯爭議,但不管如何,他仍始終是一個可敬的戰士,在今日的多元世界,人們也應包容多元的聲音,埃塞爾是勇敢的人權使者也好,傻氣十足的唐吉可德也好,他留下的足跡必永恆深印歷史,但願他長眠安息,別把凡間的憤怒也帶到寧靜的天堂就好了!

(載於2013年3月2日歐洲星島日報)

*全書32頁的「憤怒吧!」,於2010年巴黎出版,十個月內勁銷近百萬本,立即獲翻譯成多國語言發行,風靡一時,思想影響尤為廣遠。2011年5月西班牙、希臘、布魯塞爾、巴黎先後掀起夏日街頭反抗狂潮(香港亦差點爆發),猛烈衝擊現有貪得無厭的資本制度,聲勢一度如山火燎原,還有後來佔領華爾街的人民醒覺運動,全都源自「憤怒吧!」之啓發。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