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拜託讓世界安靜一下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拜託讓世界安靜一下

拜託讓世界安靜一下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世界報最近刊出一張漫畫,畫的是斯特勞斯卡恩坐進愛德華霍普不朽巨作「夜鷹」的酒吧,百般無聊喝悶酒,嘴巴喃喃自語:「拜託讓我安靜一下。」含意妙不可言!

因為那是卡恩回答重點雜誌專訪的畫龍點睛語,正好這時趕上愛德華霍普在巴黎舉行的破天荒回顧展,「夜鷹」聯同「加油站 」「雜碎 」「紐約房間」 「鐵路旁屋子」「早晨的陽光 」等128幅畫作,在巴黎勾畫了一道美國大都會的「愁眉苦臉」風景線,凡在愛德華霍普世界徜徉的人,都會感受到這份都市的抑鬱,「讓我安靜一下」意味的,其實也就是拜託讓世界安靜一下。

一位上世紀初曾在巴黎留下過長長驛旅足印,又是法蘭西文化崇拜者的美國大畫家,為何其曠古鑠金遺作時至今日才能在巴黎展出?實在苦思難解,聽說主辦人花了不少心血說服收藏家及博物館,才促成該回顧展,終於讓愛德華霍普的美國光影,交織於秋雨濛濛的巴黎上空,飽受壓抑的人們亦正好趁機共同來咀嚼此一都市症候群的苦澀。

圖片:作者提供

愛德華霍回顧展目前在巴黎掀起了旋風,轟動程度連畢加索亦相對遜色,每天仰慕者打著雨傘在大皇宮門外排隊兩三個小時(當中包括多花兩小時乘搭高鐵從外省趕來的發燒友),他們急著進場一嚐「夜鷹 」裡的那杯午夜寂寞苦杯,同時亦體驗「加油站 」和「鐵路旁屋子」那份遺世獨立的蒼涼。據稱10日開幕進場五千人次,打破2008年畢加索與眾大師聯展的四千六百人次紀錄。

上世紀初三次來法深造,那時的愛德華霍普醉心於盛行一時的印象派、野獸派、立體派創作,巴黎留給他印象太深了,使他愛上法蘭西文化,努力閱讀法文及用法文書寫,他早期創作幾乎都是以塞納河、羅浮宮、小市民入畫,他說回到美國要花好長一段時間才擺脫得了巴黎風光的晝夜纏繞,自此他又回到當初在紐約追隨羅伯特亨利的「垃圾桶畫派 」(意思拒絕走貴族路線創作)之都市寫實軌道,不過他還是保持了自歐洲帶回來的光影印象技法,且成功將之提煉成美國最經典的繪畫語言。

愛德華霍普畫作盡多是空虛感,予人感覺即使活在大都會裡,人們亦驅除不了「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淚下」之大漠孤寂,尤其白得令人有嚴重貧血感的燈影,以及望向天空或大街的巨大窗口,總是飽含心靈的震撼,對小說家來說,那些光影反差及都市生活構圖均具濃濃故事性,任何人都可幻想出一個故事來詮釋畫作意境。

圖片:作者提供

即使是電影家亦然,希治閣和大衛林奇兩大師便最常參考愛德華霍普畫作來構建自己影片的場景氛圍,他們均拜服對方畫作源源不絕的靈感賦予,前者最膾炙人口的「觸目驚心 」「後窗」就是參考「鐵路旁屋子 」「夜鷹 」,後者的公路故事電影,亦在愛德華霍普世界裡試圖尋找人類的彷徨。還有,丹尼爾霍普執導的存在主義電影「逍遙騎士」,裡面的加油站正好是複製愛德華霍普的「Gaz」!

霍普熱刻在法國發酵,實不無原因,生逢一個精神壓抑的年代,人們越來越覺得在猛烈陽光下,反而越來越難找到一條出路,就好比活在愛德華霍普畫作的大窗口內,終日掙扎於光暗的反差,心緒一直無法獲得平靜!

(曾載於2012年9月16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