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
       (現居越南)
更多>>>   
麒麟◎從探索生命到回歸生命──值李偉賢文友散文集《屋樑》出版而寫

從探生命

──值李偉賢文友散文集《屋樑》出版而寫

麒 麟


 去年六月,華文《西貢解放日報》年輕記者、青少年文友俱樂部副主任李偉賢出版了個人的第一本文學作品──詩集《燃燒歲月》,還記在發行儀式當天,得到社會各界朋友的踴躍出席和認購,場面好不熱鬧。逾一年後,經過一段時間的策劃和籌備,偉賢再接再厲,出版第二本作品──《屋樑》散文集,這無論是對於他本人還是越華文壇而言,誠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

其實,偉賢踏入文學之路正是由學生時代的一篇篇散文開始。19938月,他的一篇校園作品《兩祖孫》在當時的“幼苗版”上見報,這篇普通的學生文章給了他莫大的鼓舞以致讓後來的李偉賢在散文創作上一直筆耕不斷,尤其是自1996年下半年開始,他的文藝創作開始登上“文藝版”,這也是偉賢創作路途上的一個重要的分水嶺,不少作品就是在那個時候讓形成了自我的創作風格:對生活的深入洞察,對人生的細緻感悟。19998月,加入華文《西貢解放日報》的大家庭,取筆名為寰宇”。雖然作為一名記者的他已將大部份時間用於新聞寫作上,但,偉賢體內固有對文學創作的熾熱仍在燃燒不斷,我們仍不時在“文藝版”上看到他一篇篇感人落淚的抒情文章

打開《屋樑》散文集,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對生命從開始至結束的漫長重播,他對親情的描繪有著非一般的詮釋:“原來真正難受的日子是來自四十九日之後。沒有母親的那種狼狽就在生活的每個細節上表露無遺。第一次拿起燙鬥燙衣服的時候,當燙鬥燙過衣服發出蒸發淚水的沙沙聲時,我驀然覺得沒有母親的孩子是多麼可憐。、“以後每天醒來的時候,我都努力學會接受家裏少了一個人。接受了,就不再掙紮了。”(見《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從這一段有血有淚的文字中,我們可以看到每個人都必須要走過的那一段人生經歷,只有過來人,才能深刻體會到箇中的無奈。我們再看看《沒有母親的母親節》:“回想起那一千個日日夜夜的歲月,有哭泣,有歡樂,哭泣是因為還有很多事情想不開,歡樂的是因為自己還好好的活著。沒有母親在身邊的日子雖然學會了自立,但到目前為止還是認為那代價太貴。”、“三年來,我一直很想寫封信給母親,很想知道您在西方極樂世界過得可好嗎?我很想告訴您我們都過很好您別再為我們操心,很想告訴您二姐姐快生孩子了您又多了個外孫了很想告訴您潮潮今年小學畢業了,他長得比大姐姐還高了很想告訴您父親三年來每月定期兩次風雨不改的去給您掃墓,有幾次他病倒了我們勸他別去但都勸不來我很想告訴您我們非常非常想念您……”對人生中一些逝去如煙的人和事,只有親情,才能永遠存在,從上述的幾段文字中,我們看到,偉賢的執著,在他的追憶和思念中恆久如一,放下,對於年輕的他似乎是不件不可能的事。

父愛於許多人來說,是一種沈默的細細領會,也是一種無發表達的內在情感,對於偉賢,也何尚不是如此:“現在靜下來回想起那十幾年來的倥匆時光,歲月在給我們帶來成長的喜悅的時同,也無情地捲走了雙親的年華,當一天我扶著父親下樓梯時,才發現,我走起路來有多快,其實父親就老得有多快。這個時候,我與父親之間的步履,是很不協調的,就像小時候他拖著我走路時一樣……”(見《踏上人生的渡口》)去年聖誕節那天,偉賢的父親永遠地離開了他,作為他的摯友、也曾承受過喪父之痛的我,對偉賢有著感同身受的體會收錄在《屋樑》散文集裏的三篇抒情文:星夜留痕相送屋樑是作者對父親的離去以及失去雙親時的無聲控訴,以上三篇未曾在任何媒體上發表過的文章,有著入木三分的真情剖白,也是全書最發人深省的作品之一。

從《燃燒歲月》到《屋樑》,可以說是偉賢在文學創作上一個“從探索生命到回歸生命”的過程,這個過程有喜樂,有淚水,有得失,有成敗,而能夠讓一路走來絕不放棄的,就是獲得正如他書中所圍繞的主題──親情的默默支持,親情作為一種對人生的支撐,讓多少人能在迷惘中找回自我,在徬徨中找回自主,在失敗中找回自信,這些,都可以從《屋樑》散文集裏找到恰如其分的駐腳。

今天,《屋樑》出版了,但在發行儀式上再也看不到父親如上次般,在偉賢兄弟姐妹的扶持下,登上禮台接受孩子的敬禮和孩子在各界朋友的掌聲中主持切蛋糕儀式的感人場面……此時此刻,我們相信《屋樑》也是偉賢在亡父周年祭來臨前給父母獻上的一分深切的懷念。值此,我們希望,也祝願,在親情的支持下,偉賢今後將繼續在文學創作的路上,大放異彩!

圖片:越南胡志明市部份尋聲同仁恭賀李偉賢散文集《屋樑》發行儀式並拍照留念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