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振煜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謝振煜◎老謝文學書簡7-8

老謝文學書簡7-8    謝振煜


7/錯



圖片:林小萍(右)向謝振煜講述「孤單的美國人」的寫作經過

小萍:
「孤單的美國人」有些錯,給妳參考。
祝好!
振煜 民 103.6.13堤岸

封底裡第三段「西貢快淪陷的前幾天…急忙搞到戰火頻仍的西貢。」楊文明廣播放下武器,西貢並無戰火。(下略)

樹木
老師,
哈哈!您真是一位新聞評論老前輩,仍然是新聞專業的!
新聞評論的手法與寫法畢竟與創作文學不一樣。
封底的“戰火頻仍的西貢“ ,“戰火頻仍”, 並非傳達西貢在打仗的實際意義,而是一個形容詞。這是一個創作文學上常用的寫法。
如果您再細讀第十六章“尋找愛瑪”,您就會了解為什麼要用這個形容詞。
老師您是否捨本逐末,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呢? (一笑)
謝謝!
小萍  2014.6.13

森林
小萍:
「戰火頻仍的西貢」是樹木,「並非傳達西貢在打仗的實際意義」是森林。
「我愛林小萍」是樹木,「我愛林小萍愛不下」是森林。
祝好!
振煜 民103.6.13堤岸

[按]林小萍美華女作家,英文小說「The Lonely American」、中文「孤單的美國人」作者。台灣淡江大學外文系英文演講「The Art of Translation」


8/火冒三丈



圖片:右林明賢、右二黃寶芝右一二林明賢、黃寶芝

圓山大飯店與臭豆腐

我給林明賢發送我的「一〇二/老謝」一則:

 民一〇二•一二•一八(星期三,晴)
 臺灣一個基金會邀請澳洲一個協會參訪台灣,我是團員之一。我告訴一個在臺灣的老朋友,要見她一面,請她安排,怎麼樣見面好?她說:

「終於等到見您面的時候了,別了整整三十五年了啊,您有了鬍子和白髮,我也有了皺紋和幾顆老人癍,您問我怎麼樣見面好? 怎麼樣? 就見面啊,在哪兒見都行,日子讓您挑,時間由您選。

我請她安排,是暗示她請我上圓山大飯店,她倒老奸巨滑,只想請我吃臭豆腐:

「您來台灣,行程太趕根本是走馬看花,很不值得,台灣不是讓人一見就鍾情的地方,您要慢慢走細細看才領略到她的韻味。我想帶您去逛誠品書店,帶您去深坑吃豆腐,帶您去淡水看夕陽。噢!還有要帶您去烏來找當年和您有一段緣的原住民少女,您卻只給我一天時間怎麼夠? 就看您怎麼樣才好?」

罷了,見面時我數她的皺紋,她數我的鬍子,寫一頁老英雄美人!

旅遊指南
謝老師:
您好!看了您與黃寶芝老師之間的通信,很為您們倆的即將會面感到高興。三十多年未見的老朋友各自經歷了人生的風風雨雨之後再度重逢,一定感慨頗多。 您一向是幽默的,喜歡調侃自己,也喜歡調侃別人。不過,您的朋友都知道您的性格,自然都是會心一笑的。您在臺灣留過學,自然有濃郁的臺灣情結。此次能重返 臺灣,您一定很激動。我也為您感到高興哩。寄給您的書《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應該能在您赴台之前送到您手上,正好可作為您臺灣之行的旅遊指南。
祝好!
明賢敬上

我的祖國
給林明賢看我的「我們祖國多麼遼闊廣大」:
六十幾年前我在芽莊華僑公立中華學校唸小學的時候,老師從大陸跑到越南窮鄉僻壤幹革命,教了幾首革命歌曲,我六十幾年來還朗朗上口,「我們祖國多麼遼闊廣大,它有無數田野和森林,我們沒有見過別的國家,可以這樣自由呼吸…」

我的祖國,六十幾年了,又一個中國、一中各表;又和平統一,又不統!

六十年,當我這個海外孤兒哼着我們祖國多麼遼闊廣大的時候,兩岸學者、作家,要不要一同哼哼!

民一〇二•一二•二五堤岸

六十幾年了
謝老師:
我理解您的心情。如您所說“六十幾年了,又一個中國、一中各表;又和平統一,又不統!” 這麼多年來,祖國讓您失望了。近三十多年來,改革開放讓大陸經濟迅速發展,大部分人的生活水準提高了,但我們也喪失了許多中華民族引以為傲的傳統美德。在大陸,無論是上網還是看報紙、電視,每天都充斥著假煙、假酒、假藥、毒奶粉、地溝油、瘦肉精等食品安全問題的相 關報導,民眾對“中國製造”已經沒有信心了。說實話,不能總批判國人“崇洋媚外”,是我們的國貨問題太多。周圍的同事朋友如今都是這麼教育孩子的:“要吃 放心食品,就得到國外去。要想出國,就得學好外語。”因此,出國熱成為年輕人的時尚。據說現在的上海女孩找男朋友的條件之一是有美國、澳洲或歐洲國家的綠卡。這算是中國人的悲哀嗎?
明賢敬上

☆祖國路遙
明賢:
妳寄的書還沒收到。我說過,祖國路遙,再過六十年,不知祖國會跟我接近一點嗎?而我愛祖國不會稍減。

「我們祖國多麼遼闊廣大」我讓六位祖國作家教授學者看,只有天真爛漫的林明賢無異是「皇帝的新衣」中天真爛漫的小孩子,等著瞧,這個小孩子將寫出沒穿衣的中國史。

韓寒去了臺灣,李承鵬去了臺灣,都大做文章,林明賢除了天真爛漫,有大志也去臺灣做個文章嗎?

祝好!
振煜 民102.12.31 堤岸

咬文嚼字
謝老師:
您好!您的漢語水準實在令人佩服啊!您讓我意識到咬文嚼字的重要性與必要性。漢語真是博大精神,您瞧,發佈、發刊,看著挺像,其實意思和用法各不相同。這兩個星期一直忙著給 學生修改畢業論文,常常被氣得火冒三丈。很多留學生來我們這兒留學四年,寫的畢業論文不但句子不通順,詞不達意,論文的結構也顛三倒四,給他們提了修改意 見,也不知道是不是沒聽懂,交上來的論文還是亂七八糟,不知所云。靜下心來想想,學生寫不好論文,歸根結底還是我們做老師的沒教好。學生在我們這兒花費了 四年的時間和大量的學費,可是臨畢業卻寫不出一篇通順的文章,這不是我們的錯嗎?
今晚還得繼續修改論文,再聊吧。
祝好!
明賢敬上  2014/05/12
                                                         
☆不是好東西
明賢:
給妳一 讚,我又飄飄然要表現一下妳所稱讚我的漢語水準了。妳說「您讓我意識到咬文嚼字的重要性與必要性」。好文學碩士,妳用錯成語了!「咬文嚼字」不是好東西, 非但不重要、不必要,反而壞事。新華辭典「咬文嚼字:形容過分斟酌字句或死摳字眼」,我讓妳意識到過分地斟酌字句或死摳字眼呀?不過,說真的,我直覺咬文 嚼字細細咬文慢慢嚼字才能寫出好文字。許多成語都變了質,而有新的、好的用法,如「日不暇給」變了「目不暇給」,「今非昔比」也不知哪個是哪個非了。我們 來創造歷史,林明賢與老謝把咬文嚼字用活了。
祝好!
振煜 民 103.5.17堤岸

不留餘地
謝老師:
您好!慚愧慚愧,本想誇讚您一番,沒想到卻用錯了成語。雖然我的出錯效果沒有陳水扁當年讚揚臺灣義工時用錯成語,稱其貢獻罄竹難書那麼嚴重,但也同樣貽笑大方。謝謝您的指正。

昨天再讀您的散文《曇花一現》,寫得真好,把您對曇花的好奇之心、喜愛之情寫得太細膩生動了。感覺您的散文頗能體現您的赤子之心。您的雜文和評論則風格迥異,嬉笑怒駡,不留餘地。我想您的朋友更喜歡寫散文的您吧。
端午節將至,謹祝您節日快樂!
                                                
明賢敬上
[按]林明賢廈門華僑大學文學院講師、文學碩士、文學評論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