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讀郭乃雄的《禱》

讀郭乃雄的《禱》  ◎王婉娜◎

少年時代郭乃雄(圖片  郭乃雄提供)

祈禱是神與人的一種交流。

詩人與神之間的距離由裊裊青煙連接起來,他擁有一段「歲月的重,夢的輕盈」的舊事要向神祈禱。

整首詩用詞若水墨畫的淡,然而訴說的卻是一個層次顏色分明的故事。

故事由三炷香的朦朧煙雲開始。

浪來浪去,歲月匆匆,詩人的感情並沒有因時空而改變:「水瓶座因而禪定」。

他期盼的是什麼呢?他的「深情的告白」是什麼樣的告白呢?為什麼「欲言又止」呢?一連串的疑問吸引我們把詩讀下去。

我們讀到詩的結尾,線索才顯示出來,詩人的浪漫情懷原來是來自少年校園。他曾在鳳凰樹底埋下的一段少年維特的煩惱,忽如「春雷」驚蟄,破土而出,那是一個白襯衫校服的純純少年心事!記憶裡的鳳凰花,如「焰火跳舞」,也似「放肆的夕陽唇印」,伴隨詩人的想像力而重新活現於紅得有點「頑皮」的圍巾上。

他的情,苦中帶甜,彷彿那片可可高含量的巧克力。

歷盡風霜的臉,還是仍然輕盈年輕的心唏噓那段蒙塵的過去。

這是一段若有若無,朦朧的感情,這段情到底有沒有發生過呢?還是僅僅南柯一夢?這種思念的情懷隨迎著每年的鳳凰花眷戀而來,美麗回憶的光彩比螢火還閃亮,他思念的人在遠方:「正好給遠方人兒捎去一縷繆思的靈氣」,尋尋覓覓,找的是化在霧氣裡的夢中伊人。

文字優美,表層是淡淡的愛,核心卻是濃濃的情,好比一杯芬芳醉人的法蘭西雞尾酒,混和了許多美麗元素,讓人輕易動容。人生,錯過了一些,又得回更好的一個一生一世的迴夢。

風霜的臉,灰白的髮,藍色的布衣掩蓋不住詩人的傲氣,擁有過就是永恆。詩人描寫自己的孤高心境:「誰說一個人,就唱不出春天的浪漫紅歌」。

這是首顏色極端豐富的詩,「梧桐」是綠色,「青煙」是帶灰的,「浪花」淘出白色,「遲暮的髮絲」是銀色,藍色的「麻質布衣」,金色的「星光」,橘色的「夕陽」,白皓皓的「雪地」,黑色的「巧克力」,「螢火蟲」的閃光,「鳳凰花」的鮮紅。

全詩籠罩在一種神話的氣氛,連詩人自己也迷惘了!「倏忽如斯朦朧,霧化於人生長鏡頭外的尋尋覓覓」也不用去計較是真是幻了:「何不讓往事如進水的信瓶子,永恆沉睡千年河床」。


附:郭乃雄原詩《禱》

願念向神的權杖聚焦
手中三炷香
盛載歲月的重
飄不出夢的輕盈
以梧桐的筆直站姿
適度展示一份凡夫俗子的期盼
青煙的嫋嫋
一手牽了靈魂
溫柔飛向太虛

嘗試讓願念組織起來
點亮默禱的心燈
仍待一聲春雷
炸開糾糾結結的哀愁
灰隕落一地
是那欲言又止的深情告白
折翼冰冷塵土
置身人海
沉默築起了巨堤
擊退那七嘴八舌的滔滔浪花
神的權杖啊
請別介意眾生蒙了塵的虔誠

何不讓往事如進水的信瓶子
永恆沉睡千年河床
失焦的魚尾紋
茫茫然游過了
風霜的臉
遲暮髮絲映照浪跡天涯的雲朵
呈傲氣的白
麻質布衣迴轉暗夜藍調
折射一串詩的憂鬱星芒
夕陽唇印儘管放肆
在圍巾印下了頑皮密碼
正好給遠方人兒捎去一縷繆思的靈氣
雪地橋影
倏忽如斯朦朧
霧化於人生長鏡頭外的尋尋覓覓
炷香涅槃過後

一片可可高含量的巧克力如春陽下的雪絮
緩緩融於多愁善感舌尖
水瓶座因而禪定
合什的粗糙手掌
依然輕度失溫
今夜廣陵南柯入夢
再也無需美麗螢火掌燈
五月戀戀鳳凰花季將至
祈求焰火跳舞依舊
即使不復勾著白衣領訴說昔日的繾綣情事
誰說一個人
就唱不出春天的浪漫紅歌

2013/3/7 巴黎


 

回應
多謝妳,婉娜。

能把詩評寫到如此境界,對拙作又能如此透視入微,我還能說些甚麼?作為原創人的我,反而有點汗顏,對詩的態度今後不能不更嚴謹,不能不更自我砥礪。

正如妳說的「祈 」和「禱」之分別,拙作在孕育過程中,的確曾在這兩者之間頗為苦惱地來回擺蕩。

妳說的「執有」和「執空 」,曾讓我有過小小的掙扎,以致作品一改再改,尤其後半部從「何不讓往事如進水的信瓶子 / 永恆沉睡千年河床 」到結尾,改來改去,總是難以輟筆,當時心境之亂,想妳亦知之。不過趙州和尚說的「平常心是道」,倒也令我寫出了「水瓶座因而禪定」的句子,還好,最難產的作品幾經折騰還是有其呱呱墮地之終極時刻。

在寫「禱 」之前的某年冬天,我曾到過塞納河畔的巴黎奧賽博物館,駐足於法國巴比松畫派田園畫家米勒的畫作「晚禱 」前面,做了一個咫尺之隔的近距離接觸,這幅曠古爍今的19世紀油畫充份展現了人類禱告之至美、至善、至誠!畫中一對貧窮農民夫婦在蒼茫日暮之下,如何在聽到遠方的教堂鐘聲,立刻停掉手上農活而雙手合什低頭禱告,儘管他們窮得衣衫襤褸,但無減他們對神之感恩,畫作所傳達的崇高宗教意境,曾深深震撼了我。

當然,我寫於新年期間的「禱 」,乃凡夫俗子之作,根本就不足跟米勒的「晚禱 」相提並論。不過「晚禱」原名是「三鐘經 」(經文讚美瑪利亞獲天父傳訊將懷聖嬰之偉大神跡),倒是啓發了我,故以裊裊的「三炷香 」來帶出自己對穹蒼大地之謙卑,還有對鳳凰花開少年往事之追憶,最終就是妳所說的一系列對人生賦予多重注解之顏色。

夢的輕盈,歲月的重,合譜生命際遇的一曲低音藍調。

再次多謝婉娜的詩評。
留言 : 郭乃雄, 13-Mar-19, 23:04:09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