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心淡情濃詩意新---讀冬夢《心淡》等三首小詩

心淡情濃詩意新   楊永可


---讀冬夢《心淡》等三首小詩

與越南尋聲詩社結緣之後,跟冬夢主編偶有會面,常在快餐廳吃頓快餐,海闊天空談的總離不開文學。文學使我們相識相知。我們也常互贈書報。一舉一動,一言一語,總纏綰著文學的彩軸。

新近,冬夢贈了20l3年8月出版的「新世紀文藝」第11期大型純文學雜誌給我。我時而撥冗翻閱,把視角投向東南亞各國的文學領域。

在「越南之頁」專輯上,看了冬夢的三首小詩,深感詩意盎然,能以小見大,使之摒棄「小」字,登上大雅之堂,甚喜。我認為冬夢這三首小詩,有如下三個佳處。

一是言在此,意在彼,詩核深藏。冬夢為文作詩,都樂於也善於做到言在此,意在彼。他的精美小散文《險別愛妻》,寫的是愛妻號洗衣機,但他卻以「愛妻」著筆行文,使對用了多年的洗衣機,更彰顯出摯愛之情,很有以假亂真的情趣。他的小詩《心淡》亦如此。開頭三段,是言此:

廚房的盥洗盆內/我看見幾條抹碗碟的/浸泡的小毛巾/親愛的/請加些許漂白水/妻的聲音從客廳傳來/幾分鐘清洗過後的小毛巾/果然/光潔如昨。這裡入詩的分明是漂洗小毛巾之事,但卻是為了服務於最後一段的言彼:可惜我詩心在歲月磨洗下/愈漂愈白/愈白愈淡/。寫詩的人都懂詩貴含蓄。言在此,意在彼,其實就是一種含蓄。詩人揭示詩核,就借用言此來鋪墊,最後來一個眾山拱伏一峰尊,突出了意彼。「辭源」道:「藏深意而不顯露也叫含蓄。」詩人對自己的詩心,經歲月的磨洗,愈白愈淡,先不張揚述說,通過一件瑣事一路鋪墊過來,最後水到渠成地聳矗詩的主旨。如果直說,便變成了說教,必「詩將不詩」了。詩中之白,可視為純真;詩中之淡,可視為深沉。這也是含蓄。使詩有了新意,不落巢臼。詩是濃情物,詩人無濃鬱之情,怎能寫出如此好詩。

二是先言事,後立哲,叙議相融。哲理,是詩骨,是詩魂。沒有哲理之詩,就失卻大氣,失卻靈性。詩人的《妻買了一對絨毛睡鞋》就是這類好詩。詩的開頭兩段,先叙瑣事:妻在新年前買了/一對絨毛睡鞋/給我/已接近暮春/難得喜見/兩隻鞋子仍然夜夜耳鬢廝磨/。這裡叙事的目的,是為了最後托舉哲理:寒流一點也不可怕/我和你們同樣需要/愛的温度來/保暖。詩人在最後一段,言明了愛能給人以温暖。而這,詩人通過絨毛睡鞋的買和穿,以終極踐現。這就使這首小詩「天真活潑,生動可愛」了。詩人叙和議的有機融合,深顯功夫。

三是以微小,見巨大,增詩容量。小詩要寫大事件或大道理,若侃侃而談,就成了大叙事或大議論了。詩人的《一隻灰鴿》就是一首短小精悍而又善於叙事述理的佳品。詩人在此詩要譴責的是戰爭給人民帶來了禍劫。鴿,在人類心目中,如同橄欖枝,是和平的象徵。和平鴿應是白色的,為何成了灰鴿?詩句中透露了是「硝煙戰火」染灰的。此詩最富有神采的是第四段:當年爸爸媽媽替我抹的/那滴早已風乾的淚/藏在抽屜內寄不出的信麼?詩人用詩性語言佐證了杜甫的經典詩句:「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妙哉!

如果要挑這三首小詩的微疵,我認為有兩點。一是詩人直截了當錄入杜上面的兩句詩,似乎有點剽取之嫌。引用名詩名句入詩,要化用、活用,這樣搬入,應說不好。二是一些詩句,口水味濃了些。我一向反對寫口水詩。如果能像「妻買了一對絨毛睡鞋」的第三段,一個「耳鬢廝磨」,就使人對物鍾愛之情,濃得化不開了。

我不嫌淺陋,說出粗糙之見,冀拋磚引玉,能得大家的指教。

附:冬夢三首原詩

一隻灰鴿    

灰灰的天欲雨
記憶彷彿
沉澱在1975年的夏天

一隻灰鴿
停定在我窗外的電線上
咕咕叫著

是1975年西貢的天空
冒著硝煙戰火飛來的
那隻麼?

是當年爸爸媽媽替我抹的
那滴早已風乾的淚
藏在抽屜內寄不出的信麼?

烽火連三月
家書抵萬金

心淡     

廚房的盥洗盆內
我看著幾條抹碗碟的
浸泡的小毛巾

親愛的
請加些許漂白水
妻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幾分鐘清洗過後的毛巾
果然
光潔如昨

可惜我詩心在歲月磨洗下
愈漂愈白
愈白愈淡

妻買了一對絨毛睡鞋    

妻在新年前買了
一對絨毛睡鞋
給我

已接近暮春
難得喜見
兩隻鞋子仍然夜夜耳鬢廝磨

寒流一點也不可怕
我和你們同樣需要
愛的溫度來
保暖
 


 

回應
杨老师这篇文章,无异是给我上了堂,写诗技巧的课。看完感到受益匪浅,谢谢!
留言 : 钟灵, 13-Oct-06, 23:56:3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