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粵東陸豐消夏竹枝詞

粵東陸豐消夏竹枝詞    楊永可



陸豐消夏竹枝詞,原是清末從陸豐眾多竹枝詞中遴選出來的優秀之作,其中有被評為第一名者。是當時陸豐文人創作的富有地方特色之作品。曾被選編入「陸豐鄉土誌」,原題為「陸邑消夏竹枝詞」。為什麼題目有「消夏」一詞?我認為,當時遴選時可能是夏天,同時所選作品多涉及夏日內容。但由於沒有署名,故因佚名而先流傳於文人口中,再流傳於群眾囗中,成為一種口頭文學。

竹枝詞,也叫做「竹枝」,樂府「近代曲」名。本是巴渝(今四川東部)的民歌。唐代詩人劉禹錫根據這種巴渝民歌改作新詞,多詠三峽風光和男女愛情,婉約流露其心情。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晴(晴諧情)」,就是流傳悠廣的名句。由此,竹枝詞便盛行於世。歷代文人就多寫竹枝詞了,內容也多詠吟當地的風情俚俗、男女愛戀、景物勝跡,形式都是七言絕句,但語言輕快,琅琅上口,富有民歌風。

「陸豐消夏竹枝詞」,也具有上述特色。許多應是竹枝詞中的上品。現逐一以簡介。

(一)龍山隱的浸霞溪,風入城南柳堰堤。放艇順流波如練,一彎斜月掛橋西。

此詩首句很美,繪出了一幅淡逸的彩墨畫:龍山朦朧隱約倒影浸於霞彩徘徊的清溪。第二句的「堰」,本指攔河壩一類的排灌工程設施,詩中指岸。

(二)仙橋夜熱艇如梭,北解開門月碎波。上下清澄凉世界,轉疑身是住天河。

此詩第二句的「解」,是分散、散開。「開門」,是敞開的閘門。第四句的「轉」,是轉移,詩中指感覺的轉移。「疑」,好像。此詩既寫景,又寫感覺,情景交融。

(三)相隨琴鹤碧溪頭,放鶴彈琴趣自幽。一片冰心無苦熱,亦搖官艇憩中流。

此詩第四句的「官艇」,是衙門之艇或官員租用之艇。此詩透露出身為文士,有清高閑適的心意。

(四)村落牆陰綠樹遮,科頭箕坐夕陽鈄。何如斗室臨溪岸,竹裡蕉青日傳茶。

此詩第二句的「科」,是圪坎。「箕坐」,坐時兩腳張開,其形如箕。第三句的「何如」,詩中是哪裡像、哪裡比得上。此詩主要是寫作者對臨溪而居的思慕。

(五)君去鋤禾妾拜香,橋東水鏡是禪堂。願求滴下楊枝雨,灑我農夫曝背凉。

此詩第一句的「妾」,與儂、奴都是女子自稱。第二句的「水鏡」,本是以水和鏡的清與明比喻人的明察或性格爽朗。也可指月亮。詩中指水清如鏡。全句意是:在橋東水清如鏡處有禪堂(寺廟)。第三句的「楊枝雨」,即楊枝水或楊枝露。
第四句的「曝背」,被烈日暴曬之背。此詩以女子第一人稱的口氣,祈求佛能灑施楊枝水,解除農夫暴曬之苦。這種憫農之心,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六)大安艇放趁溪流,暑熱炎炙薄暮收。南北市城中是水,半船明月一船秋。

此詩第一句的「大安」,是陸豐大安鎮。第二句的「炙」,是灼、烤。末句的「秋」,是秋意,即凉氣。此詩寫薄暮放艇,一船凉氣。末句甚妙。

(七)山內乘凉樓上樓,海濱避暑舟復舟。兩圩人家夾溪岸,一般風月幾般收。

此詩第三句的「兩圩」,指東海鎮新舊兩圩。「圩」,農村往昔集市,即市場。此詩也寫作者羨慕夾溪而居。末句很佳。

(八)移家水疍逐清波,入夜江風發睡魔。郎住船頭妾船尾,誰云牛女隔銀河。

此詩第一句的「移家」,是移居。「水疍」,是疍家,詩中借指水上居民的漁艇。第二句的「發睡魔」,是強烈勃發渴睡之意。第四句的「云」,是說。「牛女」,牛郎織女星。

此詩借「移家」而寫水上漁民生活,很有情趣。

(九)濯慮澄懷暑自消,靈臺一點本逍遙。任他酷熱侵冰簟,雲在青山月在霄。

此詩第二句的「靈臺」,是心。第三句的「冰簟」,是冰凉的竹席。此詩寫能「濯慮澄懷」,暑氣自能消散,心中就感到逍遙(安閒自得),任他「雲在青山月在霄」(即有魯迅「管他冬夏與春秋」的詩意)。

(十)深巷频聞布榖聲,農夫課雨又祈晴。陰晴不定增愁思,多得老荊慰藉情。

此詩第二句的「課」,是占卜。第三句的「思」,可平可仄。第四句的「多得老荊」,是好得老妻。「荊」,是古人對人稱自己妻子的謙稱。此詩寫忽晴忽雨,惹增愁緒,好得妻子慰藉。個中也透出對妻子的深情。

(十一)端陽競渡鼓頻頻,粉黛裙釵燦水濱。儂是初春新媳婦,敢將媚眼數遊人?

此詩第二句的「粉黛裙釵」指女人。「燦」,暗指服飾艷麗。此詩寫端午競渡,女子簇岸,作為新嫁婦,不敢媚眼數遊人。但詩中卻藴有想為而不敢為之意。寫其心路,煞是委婉。

(十二)六六良辰敢憚煩?殘篇古本曬晴暄。雖除潮濕仍防燥,吩咐風前子細翻。

此詩第一句的「六六良辰」,指中午十二時陽光最好之時。「憚煩」,是怕麻煩。詩中是未敢怕麻煩。第二句的「暄」,是溫,暖。第三句的「仍防燥」,是仍然還要預防曬得過火。

末句的「子細」,是仔細。此詩寫曬古書,一句一意,寫得細致。

(十三)學堂暑假少勾留,同入龍山快一遊。廓峻南薰吹不到,相攜更上讀書樓。

此詩首句的「勾留」,是逗留。第二句的「快」,是暢快。第三句全句是:廣闊高峻之處,南風吹不來花卉的香氣。此詩寫一放暑假,學生即相伴到龍山暢遊,最後上了讀書樓,不忘學習。

(十四)觀劇龍山結伴來,酒樓菜館啓林隈。付嫌煩熱無清趣,雲樹風篁對舉杯。

此詩第二句的「啓林隈」,是開啓在樹林的拐彎處。第三句的「付」,本是給與,詩中有「附帶」之意。第四句的「篁」,竹的統稱,也指竹林。此詩寫龍山看戲,林隈舉杯,不亦樂乎。

(十五)郎着通紗妾着羅,相看牛女隔銀河。人間團聚無虛夕,轉笑天孫別恨多。

此詩首句的「着通紗」,是全身穿著輕紗做的衣服。第二句的「着羅」,是穿著輕軟細密的絲衣服。第三句的「牛女」,是牛郎織女。第三句的「無虛夕」,是沒有空夜。末句的「天孫」,指織女。織女為民間傳說中巧於織造的仙女,為天帝之孫,故名。此詩寫一對夫妻同看牛郎織女星,自感人間團聚長久,不比雙星別恨多。

(十六)赤帝司權不可當,流金爍石苦炎陽。任君借得龍皮扇,不及仙橋夜月凉。

此詩首句的「赤帝」,中國古代神話中的五帝之一,指南方之神。「司權」,掌權。第二句的「流金爍石」,極言天氣酷熱。「苦」,形容詞活用為動詞,是苦於,以??為苦。第三句的「龍皮扇」,指唐人故事記王元寶家有一皮扇子,製作甚佳,每暑月宴客,必置此扇子於座前,使新水灑之,則颯然風生。(後稱此扇為龍皮扇。見五代後唐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下」。)此詩前三句作鋪墊,最後托出「仙橋夜月凉」。

(十七)油麻茶熟太張皇,竹塢松陰納午凉。吸盡鯉潭多少水,盧仝七碗當尋常。

此詩首句的「油麻」,是炒熟的芝麻。「茶熟」,是茶煮好了。「張皇」,是慌張。第二句的「塢」,是四周高中央低的山地。第四句的「盧仝」,唐代濟源人,號玉川子,好學,博覽,工詩,好飲茶。有作茶歌,句多奇警。有詩集行世。世有「邑有盧仝煮茶泉」之句。全句是:像盧仝一次飲了七碗也是平常之事。此詩寫飮茶納凉,引入盧仝軼事,增添了情趣。

(十八)大水汪洋萬馬奔,連宵知是雨傾盆。仙橋不見疑龍窟,溪畔人家盡閉門。

此詩第三句的「疑龍窟」,好像蛟龍棲身的洞穴。此詩寫連宵傾盆大雨,造成洪患,一片汪洋,流水急似萬馬奔騰,淹沒了迎仙橋,使之成了龍窟,臨水人家都關上了門。此詩把洪水寫得有聲有色。

(十九)妾住村莊君住城,妾容不比君容清。郎愁暑熱妾耕織,轉笑儂郎太痩生。

此詩第二句的「容」,是容貌。「清」,是清秀。第四句的「瘦生」,是嬌生。此詩寫郎在城裡(未言職業),妾在鄉下耕織,雖然妾比不上儂郎清秀,但不會像郎一樣嬌生慣養。詩中透露出勞動婦女的一種自豪感,濃增了詩性。

(二十)李公堤上栁絲絲,柳綠柳黃柳映堤。今日李公何處去?柳風吹暑過前溪。

此詩末句的「暑」,是暑氣。此詩重復用字,如共用了五個「柳」字,卻毫無重復之感,而覺得很順口,很完美。詩中雖有感慨,但筆意輕快,且有文采。

(廿一)萬億百千佛化身,燈光寺裡證緣因。蓮花開遍池塘上,盡是慈悲救苦人。

此詩寫在陸豐燈光寺裡看到蓮花開遍池塘,認為是佛的化身,都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者。此詩禪味很濃,把蓮與禪融為一體,深得禪詩之道。

以上21首竹枝詞,或寫景狀物,或言情道愛,或借景抒情,都富有濃郁的地方特色和生活氣息。海陸豐地區流傳於民間的竹枝詞佳品還多,有待大家搜集整理,使不遺珍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