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海陸豐竹枝詞

海陸豐竹枝詞   楊永可



竹枝詞是富有民歌色彩的舊體詩,形式上屬於七言絕句,但語言通俗,音律輕快,有時還以一些方言俗語入詩,常用以描寫某一地區的風土人情、風光景物、生活瑣事和男女之間的戀情愛意,很有生活氣息。這是舊體詩向民歌靠近的一種良好的傾向。

海陸豐舊體詩的創作,湧現了很多質量上乘的竹枝詞,一直流傳下來,成為海陸豐地區舊體詩寫作史上閃耀着熠熠輝彩的瑰寶。這些竹枝詞分為兩大類:一是文人作品,二是佚名流傳於民間成為民歌形式的竹枝詞。 丨丨羅公度是撰寫竹枝詞的高手。羅公度(1864-?),又名儀,號叠石,陸豐吉康都螺溪歐田赤犁樹下村(今屬陸河縣螺溪鎮)人,天資聰穎,勤奮好學,清代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丁酉科第一名歲貢生。創設私塾“戇寮”,從事山區教育工作終生。他曾寫有竹枝詞四首,現逐一簡略評介。

其一是:“奴居相對鯉魚潭,新嫁郎君客海南。日覓鯉魚親手剖,恐郎藏有寄奴函。”第一句中的“奴居”,是我的居宅。奴、妾、儂都是往昔女子的自稱。第二句的“客”作動詞,是客居。第四句的“寄奴函”,是寄給我的信。這首竹枝詞以新嫁女的口吻,即第一人稱寫法,寫其思念郎君的深情摯意。甚至“胡思”郎君把信函讓鯉魚吞進肚裡,讓新嫁女宰魚時收到。這個“胡思”,更寫出了情之深,不會讓人覺得荒誕,而更感新嫁女的可愛純樸。

其二是:“隔岸垂楊是妾家,日長無事弄琵琶。夜來猶自嫌燈熱,六板橋頭踏月華。”第四句的“月華”,是月光。這首竹枝詞通過日常瑣事,寫出一個女子的心路幽情,顯得斑斕,可信可愛。

其三是:“人嫌生飯為柴生,罵得奴奴不敢聲。暗祝天神須保佑,人人求雨我求晴。”第一句的“生飯”,是夾生飯。“為柴生”,是因為柴剛砍下不久沒有曬乾所致。第二句的“聲”作動詞,出聲之意。這首竹枝詞寫煮出夾生的原因在於柴,故暗暗求晴,苦中有謔,甚為生動。

其四是:“旗頭嶂上路迢迢,挑擔人家做早朝。鬧得奴奴眠不得,我郎何苦學肩挑?”第一句的“旗頭嶂”是陸河山嶺名。第二句“做早朝”是做早飯,客家話。這首竹枝詞寫身為挑夫要早起,鬧得全家不能睡好,個中包蘊着憐愛郎君挑擔之苦的深情。很有生活氣息和韻味。

這四首竹枝詞都通暢輕快,琅琅上口,宛似客家山歌。作者善於抓住日常生活中的瑣事來抒寫女子的心態和品性。

張鶴也是寫竹枝詞的高手。張鶴,清末陸豐人,餘不詳。他善用竹枝詞形式來或寫陸豐風光景點,或寫陸豐民情俚俗,都明麗生動。

他寫有《龍山》二首。一是:“獨上龍山最高峰,海天一色現蔥曨。漁舟蜒艇紛無數,都在山南夕照中。”二是:“龍山勝會夏時開,消夏爭看大舞台。儂自尋涼人尋熱,許多人自熱中來。”第一首第一句的“蔥曨”,翠綠明麗;第三句的“蜒艇”,疍民漁船。這首竹枝詞寫出了龍山的秀麗景色。第二首第一句的“勝會”,指龍山演戲盛會。這首竹枝詞寫出了龍山演戲的盛大場面。第三、四句頗具生活哲理,耐人尋味。作者以一個女子的口吻,寫她來看戲是為了尋涼(涼爽),人家為了尋熱(熱鬧),許多人是為從熱(熱望)中來。句中的一個“涼”和兩個“熱”,都有深意。是否可以理解為:詩中女子嫁得了如意郎君,故看戲大半為了納涼,人家看戲是熱望從熱鬧尋得愛意戀情?

張鶴也寫有《洛洲》二首。一是:“長日尋芳到洛洲,平蕪綠接古渡頭。停鞭笑指留峰處,雲去雲來幾度秋?”二是:“洛洲勝跡接河圖,可有龜龍負出無?佳氣蔥曨開大地,直從嶺嶠握靈樞。”第一首第三句的“留峰”,指法留山。第二首第三句的“大地”,指廣闊的原野。第四句的“嶺嶠”,是山嶺。嶠,尖而高的山。詩中指圖嶺。“靈樞”,指“洛洲芳草”(陸豐舊八景之一)景魂的重要部位。這兩首竹枝詞寫出了洛洲的勝景,也透露出作者閑適的心情。

他還寫了《法留山》兩首。其一是:“名僧當日舊居遊,僧去長存此法留。欲覓大顛遺跡處,落花流水兩悠悠。”其二是:“法留人去剩殘燈,燈火光中現七星。長夏消閑時過此,寺前水映佛青頭。”第一首第三句的“大顛遺跡處”,指法留山(在陸豐潭西鎮,海拔408米)的山頂,有唐代元和年間大顛和尚居住的石室。第二首第二句的“七星”,指北斗七星。《史記。天宮書》:“北斗七星,所謂璇璣玉衡,以齊七政。”這兩首竹枝詞寫出了法留山的歷史古跡以及作者遊覽避暑時居留在燈光寺時的悠閑心情。

張鶴尚有《圖嶺》一首:“圖嶺巍峨盡大觀,荒碑苔蝕未全漫。海天一色蒼茫處,都付斜陽臥裡看。”第二句的“漫”,是漫滅,模糊。此字與第四句的“看”,都讀平聲。這首竹枝詞寫出了圖嶺的壯麗景色和悠久文化淵源。

張鶴還有《宋帝亭》三首。一是:“夏日登臨宋帝亭,空江日落怒濤生。可憐航海無寧土,不問山程問水程。”其二是:“宋家土宇未全空,剩有荒亭海甲東。石上君臣遺跡在,犒軍千載仰孤忠。”其三是:“宋家已滅剩孤亭,海上當年殺氣腥。世代興亡何處問?舉頭惟見怒濤青。”第二首第一句的“土宇”,指疆土;第三句“犒軍”,是慰勞軍隊。宋帝亭,又名進食亭,在陸豐甲子鎮的待渡山下,宋代承奉郎范良臣進帝食處,故詩中有“犒軍千載仰孤忠”句。此亭為明代參將張萬紀和守備胡文烜所建,1967年“文革”時被用炸藥炸毀。這三首竹枝詞寫作者夏日登臨宋帝亭而勾起對歷代興亡的無限感慨。

張鶴的《金廂》兩首也膾炙人口。其一是:“金廂石外水拖藍,一葉漁舟坐兩三。最是今年風信好,每逢早北晝東南。”二是:“儂家自古生漁家,五月新魷六月鯊。瞥見天南紅一色,明朝又約打梅蝦。”第二句的“坐兩三”,是坐着兩三個人;第四句的“早北晝東南”,是早晨吹北風,白天吹東南風。這種天氣魚信最好。第二首第二句的“魷”,學名台灣槍烏賊;第四句“梅蝦”,學名中國毛蝦。這兩首竹枝詞描繪了金廂港(在陸豐碣石灣)壯麗的海洋風光,以及漁民根據季節、風汛、氣象出海捕撈的細節,生活氣息濃厚。

張鶴的《碣城》兩首,也很有風土韻味。一是:“碣城六月鬧笙歌,競殺豬羊百數多。自詡酬神誠敬處,漫將迷信笑阿婆。”二是:“嬌痴女子學新裝,網髻花簪七里香。笑煞改新仍習舊,猶纏纖足步踉蹌。”碣城,即碣石衛城。第一首第三句的“自詡”,是自夸。這裡有得意之狀。第二首“網髻”句,是把七里香(花名)簪插在網着黑疏網的髮髻上。第四句的“纖足”,是指用布帛纏足,纏出變形的小腳。“踉蹌”,走路不穩、歪斜跌撞的樣子。這兩首竹枝詞極富生活氣息,個中透露出作者反封建禮教的思想感情。

最後捎帶簡介張鶴的另一首竹枝詞《山居》:“淳風最好是山居,松作城垣竹作篱。投市許多山裡客,出擔柴炭入擔魚。”第三句的“投市”是投壚,趕集。“市”是市集。這首竹枝詞并不是全寫作者山居狀況,而是寫了山居處的風土人情,第三、四句是也。第二句寫得很精妙。

章朝賡也寫有《虎山竹枝詞》三首。章朝賡,陸豐坊廊都人,清代乾隆元年(1736年)恩貢。餘未詳。其竹枝詞一是:“帶霧披雲盡日耕,歸來少婦把樽傾。生姜苦筍山中味,還有新鋤黃芋羹。”二是:“重關復嶂路縈迴,繞樹煙雲掃不開。手執竹筐踏歌至,家家皆為採茶來。”三是:“試汲清泉煮嫩芽,清香隱約細如花。九龍峰上多靈草,不及虎山第一茶。”虎山,又名虎頭山,有大虎小虎,其狀似虎頭,在烏坎港。九龍峰,是附近山名。這三首竹枝詞寫出虎山的風物特產及群眾勤勞純樸、樂觀自足的生活情景。

黃漢宗所寫的竹枝詞,在海陸豐地區尤其海豐流傳甚盛。他寫有《竹枝詞》兩首,只有總題,兩首內容不同但沒有標題。一是:“十月山村賽謝神,梨園最好唱西秦。聲容近數興華旦,未許東施強效顰。”二是:“海豐時俗尚營茶,牙鉢擂來豈一家!厚薄人情何處見?看他多少下油麻。”黃漢宗(1814-1887年),又名黃海,字衍潛,號夏帆,海豐石塘都可塘黃厝港村(今海豐縣可塘鎮)人,清代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癸卯科舉人,善詩聯詞賦,海陸豐地區廣泛流傳他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第一首第二句的“梨園”,借喻戲班。“西秦”,我國古老稀有劇種之一,即西秦戲,植根於海陸豐,流行於粵東、閩南、台灣一帶。第三句的“聲容”,指唱腔、姿色。興華旦,清代道光年間海陸豐地區一位聲色并茂的著名西秦戲旦角演員。第四句的“顰”,是皺眉。東施效顰可見於成語辭典。整句的意思是興華旦演戲演得好,未許他人像東施效顰一樣,以醜拙強學美好。第二首第一句的“尚”,是崇尚,即俗語“時興”。“營茶”,指擂煮成茶。第四句的“他”,也可以是“她”,當時“她”字尚未造出來。“油麻”,即炒熟的芝麻。這兩首竹枝詞是兩幅清代海陸豐人情風俗畫。第一首寫十月秋收後農村唱戲酬神的情景,寫出了西秦戲在海陸豐之盛行情況。第二首寫海陸豐盛行擂咸茶自吃或招待客人,個中以下芝麻的多少來影射人情的親疏厚薄,深有意味。兩首都淺白生動,極富生活氣息。

陳寶琬的《歡送抗日遠征軍》也是以竹枝詞形式來寫的:“夫婿從征振義師,燈前惜別訂心期。久聞島國櫻花豔,莫趁歸裝折一枝。”陳寶琬,民國時期海豐捷勝(今屬汕尾市城區)人。生卒時間不詳。此詩第一句“夫婿”,是丈夫。第三句寫妻子婉轉勸告丈夫不要喜新厭舊、貪求身外之物,這也是妻子心中的期望。個中也透出妻子樂觀和必勝之情。這首竹枝詞是作者以妻子歡送參加抗日遠征的丈夫登程的口氣來寫的,生動淺顯,而有文采。此詩為竹枝詞通過生活細節來寫重大題材,作出了範例。

鄒魯夫的《河田道中》,是一首很好的竹枝詞:“道旁茅店賣糍粑,秋水送波又送茶。甜到心頭甘到口,阿誰還不愛山家!”鄒魯夫,當代陸豐文人,東海鎮人。一生筆耕,文學造詣深,善雜文,工詩詞。生卒時間不詳。第一句的“糍粑”,是一種糯米粉蒸製的食品。第二句的“秋水”,指女子眼睛。“送波”,指眼送秋波,這裡指熱情可親之意。第四句的“阿誰”,即誰,誰人。“阿”,語氣助詞。這首竹枝詞是作者寫自己在陸河河田鎮道中的所見所感,意在寫賣糍粑的山妹子熱情大方,令人喜愛而眷戀山鄉。

林相永的《漁家情歌》也是一首竹枝詞:“輕舟一葉逐清波,哥撒網來妹掌舵。脈脈兩情無放處,滿船恩愛灑銀河。”林相永(1936-2006年),廣東潮陽人,退休前任汕尾市人大常委會秘書長。這首竹枝詞寫出了漁舟碧浪,兩情脈脈,恩愛滿河,很有生活和情愛韻味。也為汕尾漁歌與竹枝詞之間架上了一座小橋。
流傳於民間成為民歌形式的竹枝詞,目前搜集到的是《陸豐消夏竹枝詞》,共21首。因篇幅關係,待另文陳述。本文資料來自於楊永可、葉良方主編的《汕尾古今詩詞選》(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1997年2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